太過野蠻的(あまりに野蛮な)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1/04/25

太過野蠻的書名:太過野蠻的(劃一題名 あまりに野蛮な. Chinese)
作者:津島佑子
譯者:吳佩珍
出版日期:2011年02月
出版項 : INK印刻文學
ISBN: 9789866135187 (平裝)

館藏連結

文/賴世敏

本書自二○○五年動筆,至二○○八年完成。本文作者津島佑子(太宰治之女)親赴台灣取材探查,對考據巨細靡遺,從植物、昆蟲到台灣新舊地名與地理位置,一一細心記錄。其實,很難能可貴的是,作者對於日治時期的台灣風貌,特別是大台北地區的地理環境,還有當時漢人的裝扮及日台人民間文化隔閡上的對比,都有相當細膩的描述。讓身處現代的我們,逐漸能夠喚回那一段失去的歷史回憶。特別是溫州街、青田街/昭和町這段的描述(P.70第4段起),即使直到今日都還看得到早期的日式建築佇立在街道的二旁,那幽靜的氛圍常讓我不自禁的悠然神往。而彼時日漢二種不同文化,究竟曾經產生過怎麼樣的衝擊,不免激起了我個人想去發掘探索的好奇心。

全篇以過去(主角:美霞/美世)與現在(主角:莉莉)、現實與夢境交錯的敘事手法,探討三○年代日本人以什麼樣的意識生活在殖民地,呈現出家庭、性愛與殖民統治無法切割的複雜交疊。非「家國」視點的女性個人生命史書寫更為傳真,讓人動容。而從主角之一的美霞眼中,我們可以看見婚姻之中究竟存在著怎麼樣的男性主義直觀式的歧視及傳統男權社會下女性地位卑下的不平等待遇,讓人們更能理解隨時可能因這樣的無形壓力下崩潰的美霞那種無依無靠,想反擊卻又無力反擊的無奈心境。

小說的訴求並不在譴責日本殖民地主義過去的醜惡。不論美霞或是莉莉,還是在旅館所結識的台灣人楊先生,都擁有著因為無法拯救自己的孩子,而「讓他(她)死去」的共同體驗與記憶。他們一邊背負著無法承受的記憶,同時從目前的意識中將之消解。「如果不能疏離記憶和意識,我們就無法活下去。」而常在美霞幻境中出現指點迷津,代表抗拒威權的賽德克族英雄莫那‧魯道,卻成了他們之間最後的救贖。(P.458第二段起楊先生/莫那‧魯道用大眼睛一個人一個人確認……由於這是莉莉與美霞的夢,這便成了自然的結局)

作者本身對於「霧社事件」的描寫目的強調絕非是「事件報告的書寫以及正確地還原事件原貌」,而是試圖理解這樣的慘劇是遭受如何的國家(男性中心)暴力壓迫下才產生的緣由,將這樣的立場轉換到婚姻受到男性主義壓迫的美霞身上,恰巧相互呼應著,我想這點才是作者本身最想表達的觀點。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7/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