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以文寫史:記憶洄游中的泰雅故事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7/26

106年6月22日@國史館四樓演講廳

主講人:馬紹.阿紀(世新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學系助理教授兼原住民族學生資源中心主任)

文/布朗

content-2-2

在《泰雅人的七家灣溪》出版近20年後,馬紹.阿紀在去年(2016)年底出版了最新長篇小說《記憶洄游:泰雅在呼喚1935》,這是一本串聯中部泰雅人、七家灣溪及櫻花鉤吻鮭歷史故事的小說創作。本次國史館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邀請到目前於世新大學任教的馬紹,向大家介紹他的最新小說,以及小說創作的心路歷程。

談起本書寫作緣起,馬紹回溯到20幾年前跟著一位泰雅族耆老Yutas Yovao(泰雅語:優豹爺爺)到七家灣溪的經驗,老人家說起以前在七家灣溪附近耕作、打獵,也捕食櫻花鉤吻鮭的情況。他心想:被封為國寶魚的櫻花鉤吻鮭怎麼能夠吃的?老人家的故事引起他的好奇,並在心中埋下撰寫這個故事的種子。這個經驗馬紹也曾在其散文〈泰雅人的七家灣溪〉中述及(收錄於《泰雅人的七家灣溪》,1999晨星出版),當時馬紹帶著澳洲SBS電視臺的記者跟著Yutas Yovao到七家灣溪,Yutas Yovao回憶年輕時經常與父親到七家灣溪耕作、打獵的情形,以前一共有七戶泰雅人居住在那邊,後來,土地被國家徵收變成今日的國家公園。Yutas Yovao說:政府說要我的地,我只能給他們了,我離開那裡,到現在政府也沒有任何補償。(《泰雅人的七家灣溪》,1999,p.52)

content-2-2-1臺灣國寶魚櫻花鉤吻鮭在尚未被世界發現前,被泰雅人稱為Bunban(泰雅語),而1918年大島取得櫻花鉤吻鮭的標本後,於1919年與美國喬丹博士共同發表命名,正式學名為Salmo formosanus,日文名為Saramao masu(薩拉茂鱒),是櫻花鉤吻鮭第一次被世界看見,意指在泰雅族的Saramao部落居住地採得的鱒魚,此一部落位於今梨山附近。而1935年大島正滿實際走訪七家灣溪,在隔年提出生態報告建議臺灣總督府指定「薩拉茂鱒」為天然紀念物,於1941年將撒拉茂鱒指定公告為天然紀念物一員並受到保護。

《記憶洄游:泰雅在呼喚1935》之情節緊扣櫻花鉤吻鮭的身世而展開,櫻花鉤吻鮭與泰雅人的共生共存與櫻花鉤吻鮭的命名史如何寫成一部小說?馬紹說,為了撰寫小說,從2015年開始進行田野調查,包含小說的主要場景:志佳陽部落(今臺中市和平區環山部落)、比亞南部落(今宜蘭縣大同鄉南山部落),以及周邊如七家灣溪、思源啞口等地,並分享了田野調查的趣事以及許多蒐集到的老照片。為了撰寫小說而下足準備的馬紹也特別感念楊南郡老師、徐如林老師對原住民族主題的多所著述,以及感謝宜蘭縣史館出版並熱情贈送《臺北州理蕃誌.舊宜蘭廳》,本書整理了宜蘭地區日據時期的理蕃紀錄,正因為有前人的著述,後浪才能按圖索驥爬梳歷史。在小說創作過程的照片分享中,除了田野調查的趣事、為了逃避寫作而忙裡偷閒的練就烤麵包專長,馬紹也分享了他的創作工作桌旁邊放的臺灣地圖,為的是在寫作時隨時計算小說中的方位,從A點到B點應該路程多久,也利用比例尺精算出來,展現其小說創作對事實與邏輯的掌握,誠如孫大川老師(監察院副院長)於推薦序中的讚譽:「馬紹厲害的地方在於他對故事發生的地理和歷史有非常充分的掌握,因而小說不同主線的空間移動和時間序列,交織安排的天衣無縫,既自然又令人驚奇。」足見作者忠於表現中部泰雅族部落對土地以及獵場的概念,跳脫現代行政區的思維,真實地在小說中呈現泰雅族人的空間思維。 (more…)

殺戮的權利(Tu Pug Imatuy)電影放映會暨映後座談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6/26

時間:2017年6月23日(五)14:00—17:00

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文/布朗

殺戮的權力 poster

《殺戮的權利》(Tu Pug Imatuy)是來自菲律賓民答那峨島(Mindanao)的獨立電影導演Arnel Barbarona於2017年最新上映的作品,本片榮獲馬尼拉獨立電影節2017 Sinag Maynila 六座獎項,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攝影、最佳音樂和最佳女主角,堪稱本年度最值得關注的菲律賓獨立電影。

電影簡介|

本片改寫自真實故事,描寫在菲律賓民答那峨島上一對Monobo族的夫妻,在跨國採礦業者及部落軍事化的威脅下仍努力養育小孩,並給予小孩教育。

居住在缺乏醫療的山區,他們最小的孩子因病去世,而這僅是一連串悲慘的開始。他們遇上一對軍人,夫妻在軍隊的脅持下與孩子分離,被迫引領軍人們找尋山上的反叛軍游擊隊,過程中遭受各種凌辱。而誓命圍剿反叛軍的軍人,也威脅到其他村的學校老師與婦女孩童。鏡頭跟著主角夫妻,呈現的是當地原住民族在國家駐派軍人於部落遭受的侵害以及資本主義經濟的邊緣化雙重影響下的人權喪失、生存危機。

導演簡介| Arnel Barbarona

content-2-2-2Arnel Barbarona是來自菲律賓民答那峨島的獨立電影導演,同時是劇本作家也是攝影師。Arnel曾於2001年至2014年在臺灣臺南當過廠工,當時就對美術與攝影十分有興趣的他,在臺灣合約結束之後,回國開設影像工作室,並開始接觸電影拍攝。

雖非電影專業出身,但近年來Arnel Barbarona與其他知名導演合作多部紀錄片或電影,屢屢獲得提名及得獎。其影片多聚焦在其家鄉民答那峨島的議題,從原住民族、穆斯林衝突,到該地域與馬來西亞之間人口販運的問題,期盼給予世人在「大馬尼拉觀點」以外不同的視角。

映後座談|

影片播映完畢後現場先是沉靜一片,隨即響起一陣掌聲。本片探討菲律賓的原住民族群Lumad在國家政府與反叛軍持續內戰的不安與官商勾結嚴重的礦產經濟兩者雙重壓迫下的悲慘命運。影片裡民答那峨島美麗風景卻上演著殘酷而悲傷的真實故事,也令現場許多觀眾表示觀影後的震懾不安。片名Tu Pug Imatuy菲律賓語譯為「殺戮的權利」,導演表示,影片中出現非常多生與死的畫面(無論是人或是動物),這樣的片名是希望讓大家對影片有開放性的思考。

民答那峨島有三個族群,最早住在這裡的稱為Lumad(Lumad一詞來自宿霧語,指居住在民答那峨島上來自不同部落的方言族群,而也有人將他們泛稱為所有居住在民答那峨島上的原住民,本片主角Monobo族為其中一支族群),接著是14世紀進入的Moro人,他們是穆斯林;最後是19世紀從呂宋島(Luzo)與維薩亞斯群島(Visayas)的移民,本批新移民主要信仰天主教徒,並成為民答那峨島最主要的族群。也因為不同族群的存在,民答那峨島上一直存在衝突,政府也難以滿足各族群的需要。如本區的原住民Lumad,影片一開始因缺乏醫療主角夫妻的最小孩子逝世;因缺乏教育當地自行建立學校,卻又因政府駐派的軍隊以找尋反叛軍的名義遭受騷擾。 (more…)

《部落書寫體──針路》工藝職人創作歷程分享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4/26

content-2-2

 以針代筆,以線代墨,部落裡頭最溫柔的書寫方式。

地點︱河邊生活(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16-1號)

時間︱106年4月21日(五)

文/莎歷瓦勞 ‧ 布朗

 

2017年4月21日河邊生活 Liv’in Riverside邀請了《部落書寫體──針路》作者之一,卡塔文化工作室的林秀慧來分享本書的創作歷程。卡塔文化工作室以排灣族花紋珠子的族語正式稱法qkata而命名,以琉璃珠創作為主,執行長林秀慧是臺東的排灣族人,致力於排灣族文化工作。

為孩子親手做件文化衣裳

談起《部落書寫體──針路》的發行緣起,秀慧回溯到卡塔文化工作在五年前發起的活動──為孩子親手做件文化衣裳。

以排灣族為例,在以前,為了讓家族兒女能在圈舞時展現自信並表現家族身分,女性長輩精心製作服飾,服飾圖文鑲嵌著各種神話傳說、部落故事,針針縫製的是對穿衣者的愛意,但由於現今許多婦女並不熟稔縫製衣服,加上工作室林立,便常以購買取代親手縫製,從而也衍生出一些問題。秀慧談起某一次偶然看見朋友父親所繡的一件卑南族男子上衣,其領口做工的精細與雅緻程度令人驚豔,她因此發現不過一個世代時間的流轉,服飾上圖文繡工的雅致與美感卻已走味,在這樣的啟示下發起「為孩子親手做件文化衣裳」這個活動,邀集臺東各部落有志一同的人找回原住民衣飾刺繡圖文與針法,為孩子縫製一件延續祖先叨叨絮語的衣服。 (more…)

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特展講座:賽德克族部落的文化復振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4

主講:伊婉貝林

文/莎歷瓦勞•布朗 圖/臺大人類學博物館FB

1782581_573052502850585_5367956766122960000_o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的「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特展第二場講座,講題為「賽德克族部落的文化復振」。開場的王梅霞老師說道:大家可以發現到本次「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特展,其實是部落族人從部落的文化復振過程中慢慢累積而來的。本次講座邀請到伊婉貝林前來分享本次這特展的經驗,以及眉溪部落文化復振的點點滴滴。

ㄧ開始,伊婉先帶觀眾仁愛鄉中各族群部落的位置,仁愛鄉除了賽德克族、泰雅族、布農族,在大同村(尤其是清境)更是有新住民,如果看過《異域》這部電影,就知道這個地方有許多當時跟國軍一起過來的少數民族,人數不多,但是有八、九個中國少數民族分布在榮星、翠華、大同一帶。可以見得,仁愛鄉內的族群分部是非常豐富的,伊婉也大致介紹賽德克族的位置。

部落族人的迴響

「這次的賽德克族特展,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有我們部落族人給我的感動。」伊婉說,接著她開始述說自己與族人在佈展過程的心得:

「一開始我找部落的人一起來臺大人類學博物館,看這裡藏有一些日治時期賽德克的衣服,看有沒有可能我們可以有新的想法。好比這次特展展出的一件裙子,那是以前我們跳舞的時候穿的裙子,可是現在部落的人已經沒有看過或是不知道織法,但這件裙子的織法是屬於中等的技術,如果去學習是可以很快復振的。這件裙子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它分成三片,每一片都是用織的,看到這件裙子我真的很興奮,這次就跟一些對織布有興趣的婦女一起來看。

佈展的時候,我帶了兩位獵人一起來,這兩個年輕人就從部落帶石頭和木頭上來,到了之後他們就思考要怎麼佈置陷阱,最後的成果他們很滿意,其中一位說:『我沒想到我這麼厲害耶。』甚至還想到說在這裡可以佈展,那麼回到部落自己的露營區後也可以在旁邊做類似的展,讓來玩的人可以了解到賽德克族的文化,也可以透過導覽將自己生命經驗可以分享出去。」

(more…)

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原住民族重大事件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4

原住民族重大事件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文/林恬慈20151204

政大民族學系的王雅萍副教授10月21日在國史館舉行「原住民族重大事件研究的回顧與展望」演講,分享她在從事原住民族專題研究的過程中,對原住民族史這塊新興領域的觀察與省思。

在1998年以前,小林岳二曾提到,跟原住民族相關的歷史研究中,以霧社事件與高砂義勇軍成果最為豐富。1998年之後,政府與學界陸陸續續開始原住民史的考察研究,如中研院的臺灣史研究所漸漸出現以平埔族為主題的研究,中研院民族所則在2003年成立歷史人類研究群,也漸漸有原住民學生以部落史為主題撰寫論文,民族史的概念漸漸開始發展。

王教授提到,民族史的定義不只有一種詮釋方式,可以是跟民族相關的歷史研究,例如專題史、部落史、家族史、氏族史,也可以指稱以整個民族為單位的修史,可以確定的是,沒有專一專門研究民族史的學門。在臺灣目前從事原住民族的民族史研究的,有歷史學、人類學、以及政大的民族系。因此原住民族的民族史研究,通常是跨學門的研究。隨著對原住民族群的了解,研究也從一開始較粗略的開發史觀發展到分類越來越細的議題。

參加地方志編撰也影響到人類學與歷史學的研究方向。1990年代後,先後有24位人類學者參與地方志纂修工作,其中有一位人類語言學家、五位考古學家和18位文化人類學家。這些學者的工作成果中進一步為臺灣史與臺灣原住民族研究注入了新的成份,不過擁有歷史學背景的王雅萍教授卻認為,參與地方志的纂修證明人類學有民族志的能力,卻不代表有民族史的研究能力。因為前者偏重空間,而後者卻偏重貫時限的研究,因此臺灣人類學界藉由參與地方志得以蒐集大量研究材料,卻也產生處理歷史史料的焦慮。針對這個現象,中研院民族所的黃應貴所長也曾提出人類學研究全面歷史化的論述。2003年中研院民族所主辦「人類學與歷史學的結合:以台灣南島民族研究為例」學術研討會,人類學與歷史學科開始正式對話。不過總體而言,歷史學門對於民族單位的界線處理地較模糊,人類學目前的研究則較偏重部落民族志,而非整個民族的民族史。 (more…)

【圖書】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4

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
Indonesia Etc.: Exploring the Improbable Nation

Elizabeth Pisani 著;譚家瑜譯;聯經,2015

文/盧育嫺20151203

臺灣人的「印尼印象」來自於幾個關鍵字:印尼看護、東協、峇里島、紅毛猩猩、排華暴動、巴東牛肉、不吃豬肉的穆斯林國家等,處於東南亞與東北亞之交的臺灣,對「印尼」的感覺其實很陌生,然而,本書作者伊莉莎白‧皮莎妮(Elizabeth Pisani)卻點出這種「印尼陌生症」竟是「全球共通」。她自己多年的經驗是,無論在紐約或倫敦參加各種酒會,若提到「印尼」兩個字,總會引來對方緊張、茫然、不知所云的表情,皮莎妮借印尼華裔企業家瑞迪(John Riady)的話認為:「印尼恐怕是最被世人忽略的國家。」全世界對印尼的認識如此貧乏,使得《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一出版,即被《經濟學人》喻為:「在坊間屈指可數有助於一般讀者了解印尼的著作中,本書為箇中翹楚。」

《經濟學人》推薦《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是認識印尼的優先選擇,但是我們為什麼需要認識印尼?消除誤解可以是一個理由。以本文開頭所舉的幾個「印尼印象」中,可看到對印尼的普遍誤解,例如:印尼雖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信徒占總人口85%以上),但並非所有印尼人都是穆斯林,全國一萬多個大小島嶼仍保有各種族群的傳統信仰,其中許多族群靠著舉辦重要儀式,現場宰殺豬隻牛隻,立即分享全族共食,以此形成緊密的互惠連結。即使受伊斯蘭文化影響的地區,傳統信仰仍有根深蒂固的力量,各種千奇百怪的涵化變形儀式,每每教外人瞠目結舌。

另外,我們知道班納迪克‧安德森以其印尼研究為基礎寫成知名的《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1983年首刷出版),伊莉莎白‧皮莎妮卻在《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書中檢視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印尼仍相當鬆散的國族認同:峇里島民不認同自己是印尼人;各島島民也總認為所謂的「印尼」是指爪哇島上的雅加達統治者;而全國六成人口聚居的爪哇島上,各現代城市的居民則認為自己優越獨特於印尼之外……。 (more…)

【圖書】文物、造型與臺灣原住民藝術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3

文物、造型與臺灣原住民藝術──臺大人類學博物館宮川次郎藏品圖錄

20151202胡家瑜 编著;臺大出版中心,2015

文/翁稷安

 

以研究西方上古史聞名的義大利知名歷史學家Arnaldo Momigliano,曾經為文分析古物研究者或收藏者(Antiquaries)和上古歷史研究之間的關聯,在他看來,古物研究者過去的學生,但不同於歷史學者,他們不是按照時間而是按照器物系統分類的方式書寫;另外,歷史學者對史實的列舉是為了解釋特定的歷史情境或狀況,古物研究者們雖然對同一類別的收藏品特別有興趣,卻不見得具有問題導向。這樣獨特的身份,在西方可溯源至公元前五世紀下半的希臘。Momigliano一文的重點不只在區隔歷史學者和古物研究者間的差異,恰恰相反,他企圖勾勒出兩者之間時而交互影響,時而敵對鄙視的千絲萬縷。其中值得注意的,他指出在近代史學雖然對這群以收藏古董、器物為專業者多所鄙視,但在近代史學自身價值觀成形的過程中,古物研究者或收藏者看待器物的態度與方法,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帶來深遠的刺激和影響,將近代史學從十七世紀以來的「歷史懷疑論」中解救了出來。

Momigliano的目的除了勾勒出近代史學基本性格的形塑外,可以猜想多少也有點想為古物收集者、研究者平反之意,尤其當在今日「論述」成為學術主流時,這些藏家搜集的貢獻,往往只被視為基礎、低階的工作。然而,學術的風向因時而變,這些收藏採集的工作,反而提供了不變的基石,從歲月流逝中搶救下難得的吉光片羽。

由國立臺灣大學人類系胡家瑜教授編著的《文物、造型與臺灣原住民藝術──臺大人類學博物館宮川次郎藏品圖錄》一書,不僅展示了珍貴的原住民族藝術品,更重要的,是挖掘、還原了收藏家宮川次郎的一生。在本書三百多頁的篇幅裡,我們透過宮川的眼光欣賞著原住民族留下的藝術,又透過胡教授的爬梳剔抉認識了這視線的主人,一層又一層的讓我們認識了曾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事物。

(more…)

【圖書】蘭嶼、飛魚、巨人和故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3

20151201蘭嶼、飛魚、巨人和故事

張友漁 著;四也資本,2015

文/廖偉辰

《蘭嶼、飛魚、巨人和故事》是作家張友漁的青少年冒險小說,故事描寫四個達悟族少年索瑪、普普肯、妮嘉樂和薩達信彥與一個善良的阿尼杜(惡靈)馬羅思,為了馬羅思沒有聽完的故事,在蘭嶼島上,橫衝直撞的冒險故事。

本書主角薩達信彥,有一個漢人母親在高雄工作,而他和亞蓋(達悟族語中祖父的發音)一起住在蘭嶼。即將讀國中的他,其實有隱藏在心裡的煩惱,就是他的媽媽希望他能去臺灣讀國中,可是他一想到亞蓋會傷心、寂寞,就不太想去臺灣唸書,但又不知道該怎麼樣拒絕媽媽,才不會讓她不開心。索瑪、普普肯、妮嘉樂則是薩達信彥的好朋友,其中,索瑪是一個飛魚會主動跟她說話的小女孩。

本書另一個主角馬羅思是一個來不及聽完巨人與漁夫的故事就過世的達悟少年,但是他的靈魂流連在蘭嶼四十五年,常常回來偷聽故事,但是再也沒有聽過關於屬於他未聽完的巨人故事。但因為強烈想要聽完這個未聽完的故事結局,而不願離去。馬羅思甚至不知道自己已在人間流連多年,還一直以為時間靜止在他聽故事之前,所以連家人、朋友的容顏變化都不知道,以為他們都離開了。 (more…)

【原圖中心十一月週六電影院】

Categories: 活動消息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0/23

201511
播放日期:11/7、11/14、11/21、11/28

播放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臺大圖書館B1中庭廣場旁)

◎場次一

片名:姐妹
片長:10:00~12:25 (145分鐘)

1962年美國南方密西西比州,23歲白人女孩史基特剛從大學畢業返鄉,個性善良的史基特發現為白人一手帶大孩子的黑傭,不論在生活或態度上,時常得到不平等的待遇。抹日,史基特的朋友希莉草你一份衛生計畫,她恐於黑人身上帶有病毒,建議為幫傭另蓋廁所。

對此感到不平的史基特,決意著手一個大膽的寫作計劃:採訪黑傭在白人家庭工作的甘苦,並從她們的角度寫成一本書……。透過黑傭訴說人生,白人女孩紀錄故事,越來越多的黑傭透過她們願意說出故事,她們的相遇是民權運動發生前,黑與白搭起最初的橋樑……

——————————————————————————————

◎場次二

片名:救救菜英文
片長:14:00~16:14 (134分鐘)

莎希是名傳統的印度家庭主婦,她看似幸福美滿,但是她的破英文卻是一大致命傷,令莎希非常受傷又缺乏自信。

某天姊姊曼紐邀請莎希一家人去紐約參加女兒蜜拉的婚禮,莎希在興奮之餘卻也擔心自己的菜英文,於是瞞著姊姊和家人報名了四週的英文會話速成班。

莎希從不敢開口講英文,道慢慢能以英文和同學溝通。一趟紐約行讓莎希從一名傳統自卑的家庭主婦,逐漸蛻變成充滿自信、快樂的現代婦女,也讓她和家人間重新找回對彼此的尊重

=============================================

※週六開放六歲以上讀者入館:

一、6-11歲讀者請由家長陪同入館。

二、十二歲以上請憑學生證換證入館。

三、請遵守本館閱覽規則。

※觀賞假日電影院時,請攜帶證件登記入館,並遵守中心閱覽規則,請勿任意移動椅子。

Va’ay:第六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0/23

圖、文/林恬慈

1
開幕式,由左至右分別為臺南原住民事務委員會汪志敏主委、原民會陳張培倫副主委、臺灣文學館陳益源館長。

由原住民族委員會支持、山海文化雜誌社舉辦的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今年移師臺灣文學重鎮——國立臺灣文學館舉辦。在開幕式中,臺灣文學館陳益源館長提到,原住民文學會是臺灣文學館近年的發展軸心之一,並舉不久前至臺灣史前文化館參訪以及此次的文學論壇為例,肯定臺灣文學館拓展、發揚原住民文學的主動性。參與開幕式的原民會副主委陳張培倫也補充,過去的原住民書寫大多都是以他者的角度觀看,希望原住民文學可以發揮文字軟性的力量,影響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的瞭解,另外也很期待有一天能有一本臺灣原住民族史的專門教科書問世,讓大家有更全面的管道,而非只是現有的研究專書去認識原住民族的歷史。而臺南市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汪志敏主委這次也應邀出席,並回應主持人巴代對於西拉雅文學的期待,表示臺南市目前正大力推動西拉雅族群的正名與文化復振,也很期待可以看見平埔族文學將來能與論壇有更多連結、互動。

(一)年輕世代原住民文學的研究與觀察

2
上圖由右至左為宜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敬介、政大台文所博士許雅筑、政大中文所博士陳伯軒

第一天的場次由靜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敬介主持,兩位博士研究生開場,發表他們正在進行的原住民族相關研究。政大台文所博士生許雅筑藉由大量史料閱讀,分析二二八事件鄒族受難菁英矢多一生(高一生)的思想,並指出矢多一生接受了相當日化的高等教育,相對於其他人的武力反動或改革,實行的是在現有體制內推動民族自治的理想;而他因為提倡泛臺灣原住民族的族群意識受國民政府質疑,成為時代的變遷下的犧牲者。政大中文所博士生陳伯軒的研究主題則是臺灣當代原住民漢語文學的自我符號化與遊戲性;在文明象徵著符號化,而原初的生活代表著越接近存在本體的前提下,陳伯軒主張,原住民族群身為長期被觀看的對象,在文學作品中的漢語書寫,可能是翻轉文明化的符號的手段之一,藉由戲謔、反串與把玩知識擁有者拆解符號的研究習慣,試圖奪回文化的詮釋與主導權。

 

(二)從《雲豹的傳人》到《消失的國度》——談奧崴尼・卡勒盛的文學創作

 

3
主持人作家巴代與與談人作家奧崴尼・卡勒盛

論壇的第二場次原定由作家舞鶴和奧崴尼對談,但因為舞鶴臨時因病無法出席,改為與奧崴尼也相當親近的晚輩作家巴代上陣。對談的軸心主要圍繞在奧崴尼的著作以及奧崴尼寫作的初衷。

用巴代的話來說,寫作對奧崴尼來說就像是「遲來的春天」,遇見了作家舞鶴與攝影師王有邦之後,他開始用文字紀錄舊好茶部落、也紀錄了自己的生命軌跡。《雲豹的傳人》是因為想念豐年祭族人一起唱歌的畫面而寫;《野百合之歌》是因為兒子的驟逝,而轉向發掘父親的生命故事;爾後出版的《神秘的消失》則回頭描寫了兒子、妻子的消失;即將出版的《消失的國度》談的則是村落的消失。奧崴尼感嘆,舊好茶的消失,在莫拉克風災後,不再只是文化、部落的滅絕,曾經生活過的村落,那些原本可以觸摸、生活於其中的風景,也隨著土石洪水一併消失了。言談之中,奧崴尼的語調和緩,但是面對親人、文化、村落漸行遺落,奧崴尼寫作的心意很是堅定,也期待能有後起之輩,和他一齊扛這隻紀錄的筆。 (more…)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