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縣阿里山鄉立圖書館部落贈書活動報導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1/24

地點︱嘉義縣阿里山鄉立圖書館

時間︱104年10月30日(五)14:30

圖、文 / 游凱婷

部落贈書暨館外書展一直是原圖中心重要的推廣活動之一。目前全臺地區共有55個原住民鄉鎮(區),這些地區多處偏遠,交通不便,居住環境條件相對不利,整體上遭逢諸多困境。因此,原圖中心自2015年起,開始進行55原鄉部落贈書的中長程規劃,旨在將原圖中心的館藏資源分享至臺灣現有的55原鄉,充實原鄉各圖書資訊中心的閱讀資源,也期盼藉此增進原圖中心與部落間的關係。

ali

在今年六月,原圖中心已於花蓮縣卓溪鄉的卓樂國小舉辦第一場部落贈書。下半年度,部落贈書的腳步則來到嘉義縣阿里山鄉立圖書館(以下簡稱阿里山鄉圖),在贈書之前,秋颱剛過不久,將書籍寄過去時,還擔心山路狀況不佳,不知是否會影響預訂的贈書行程?到了贈書當天,館員在達邦部落入口繞了一會,找不到圖書館的方向,所幸親切的鄒族館員立刻趕來帶路,很快便順利抵達阿里山鄉圖。

4

跟一般公共圖書館很不一樣,對阿里山鄉圖的第一印象就是溫馨,不算大的空間內,卻營造出像家一般溫暖的閱讀氛圍,也難怪鄒族小朋友說他們幾乎每天都會要來圖書館看書。如前文所述,阿里山鄉的原住民以鄒族為主,因此,在贈書的挑選上也以有關鄒族文化的內容為主。此外,也從中心內現有的來自各界的贈書中,選出許多適合送給公共圖書館的各種兒童讀物,一起送至阿里山鄉圖。 (more…)

Va’ay:第六屆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0/23

圖、文/林恬慈

1
開幕式,由左至右分別為臺南原住民事務委員會汪志敏主委、原民會陳張培倫副主委、臺灣文學館陳益源館長。

由原住民族委員會支持、山海文化雜誌社舉辦的臺灣原住民族文學論壇今年移師臺灣文學重鎮——國立臺灣文學館舉辦。在開幕式中,臺灣文學館陳益源館長提到,原住民文學會是臺灣文學館近年的發展軸心之一,並舉不久前至臺灣史前文化館參訪以及此次的文學論壇為例,肯定臺灣文學館拓展、發揚原住民文學的主動性。參與開幕式的原民會副主委陳張培倫也補充,過去的原住民書寫大多都是以他者的角度觀看,希望原住民文學可以發揮文字軟性的力量,影響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的瞭解,另外也很期待有一天能有一本臺灣原住民族史的專門教科書問世,讓大家有更全面的管道,而非只是現有的研究專書去認識原住民族的歷史。而臺南市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汪志敏主委這次也應邀出席,並回應主持人巴代對於西拉雅文學的期待,表示臺南市目前正大力推動西拉雅族群的正名與文化復振,也很期待可以看見平埔族文學將來能與論壇有更多連結、互動。

(一)年輕世代原住民文學的研究與觀察

2
上圖由右至左為宜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敬介、政大台文所博士許雅筑、政大中文所博士陳伯軒

第一天的場次由靜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敬介主持,兩位博士研究生開場,發表他們正在進行的原住民族相關研究。政大台文所博士生許雅筑藉由大量史料閱讀,分析二二八事件鄒族受難菁英矢多一生(高一生)的思想,並指出矢多一生接受了相當日化的高等教育,相對於其他人的武力反動或改革,實行的是在現有體制內推動民族自治的理想;而他因為提倡泛臺灣原住民族的族群意識受國民政府質疑,成為時代的變遷下的犧牲者。政大中文所博士生陳伯軒的研究主題則是臺灣當代原住民漢語文學的自我符號化與遊戲性;在文明象徵著符號化,而原初的生活代表著越接近存在本體的前提下,陳伯軒主張,原住民族群身為長期被觀看的對象,在文學作品中的漢語書寫,可能是翻轉文明化的符號的手段之一,藉由戲謔、反串與把玩知識擁有者拆解符號的研究習慣,試圖奪回文化的詮釋與主導權。

 

(二)從《雲豹的傳人》到《消失的國度》——談奧崴尼・卡勒盛的文學創作

 

3
主持人作家巴代與與談人作家奧崴尼・卡勒盛

論壇的第二場次原定由作家舞鶴和奧崴尼對談,但因為舞鶴臨時因病無法出席,改為與奧崴尼也相當親近的晚輩作家巴代上陣。對談的軸心主要圍繞在奧崴尼的著作以及奧崴尼寫作的初衷。

用巴代的話來說,寫作對奧崴尼來說就像是「遲來的春天」,遇見了作家舞鶴與攝影師王有邦之後,他開始用文字紀錄舊好茶部落、也紀錄了自己的生命軌跡。《雲豹的傳人》是因為想念豐年祭族人一起唱歌的畫面而寫;《野百合之歌》是因為兒子的驟逝,而轉向發掘父親的生命故事;爾後出版的《神秘的消失》則回頭描寫了兒子、妻子的消失;即將出版的《消失的國度》談的則是村落的消失。奧崴尼感嘆,舊好茶的消失,在莫拉克風災後,不再只是文化、部落的滅絕,曾經生活過的村落,那些原本可以觸摸、生活於其中的風景,也隨著土石洪水一併消失了。言談之中,奧崴尼的語調和緩,但是面對親人、文化、村落漸行遺落,奧崴尼寫作的心意很是堅定,也期待能有後起之輩,和他一齊扛這隻紀錄的筆。 (more…)

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 特展暨開幕式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0/23

臺大人類學博物館民族學特展暨開幕式: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

文/ 游凱婷

圖/臺大人類學博物館Facebook

title

一直以來,賽德克族長期被視為泰雅族的分支,經過多年努力推動正名運動,終於在2008年4月23日由國家認定為第十四個臺灣原住民族。現今賽德克族主要分布於南投縣仁愛鄉,以及花蓮縣萬榮鄉和卓溪鄉。

「Gaya」是賽德克族的核心概念,意指家中長輩對年輕後輩所留下來的指導與誡命。對賽德克人而言,一個遵守Gaya並善盡家庭責任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在賽德克族的神話中,人死後會走上彩虹橋,橋頭有個螃蟹靈(祖靈的化身),祂會一一檢視亡者手上是否有紅色印記,有紅色印記代表此人生前遵守Gaya,若無紅色印記,螃蟹靈則會用祂的大鉗子將過橋的人丟到彩虹橋下,只有真正的人才能接受螃蟹靈的試煉,進入彩虹橋另一端──祖先的家鄉。

DSC_0004

臺大人類學博物館於2015年10月16日下午二點舉行《走過Gaya、看見彩虹橋─賽德克族》開幕式,臺大人類學系特別邀請賽德克部落族人呈現平常難得一見的文化展演。部落耆老先以酒水祭告神靈,為此次特展揭開序幕,接著由獵人帶來架設陷阱與射箭的演出,箭無虛發,氣勢驚人。賽德克族傳統文化藝術團則帶來精彩的祭典歌舞表演,舞蹈告一段落後,更邀請現場的朋友一起同樂,大家圍成一大圈唱唱跳跳,熱鬧極了!

隨後請臺大人類學系系主任林瑋嬪教授、歷史系周婉窈教授與原民會前副主委洪良全先生為開幕式進行致詞,並由本次展覽的部落策展人伊婉貝林帶領深度導覽。本次特展所展出的主題包含:傳統家屋、編織、狩獵、年祭、樂舞和有機農業等主題。

DSC_0010除了前述動態與靜態的展演之外,當天下午還有一場〈走過彩虹橋〉主題講座,主講人是前原民會主委瓦歷斯貝林,演講內容闡述當代賽德克族人對於Gaya的實踐與追尋。瓦歷斯貝林首先以狩獵為例,向在場讀者解說他對Gaya的理解以及當代族人在傳承Gaya時所面臨的困境,面對外來的政治權力,賽德克人的傳統領域與文化場域正逐漸消失。瓦歷斯也提出當代族人如何藉由部落自治與民族自治的推動回歸部落、回歸Gaya,並分享了賽德克民族會議的籌備與推動經驗。另外,瓦歷斯談到族人過往儲蓄互助社與綠生農場的經驗,其宗旨不在賺大錢而是讓族人們的經濟不匱乏,透過這樣的互助經濟,協助回復部落自主。彩虹橋與Gaya的概念並非簡單一句話就能道盡,但其對於每位賽德克人卻都有著深刻且重要的意涵,最後期盼部落能自主發展,追尋Gaya的生活實踐,讓彩虹橋能夠永續再現。

本次特展展期至11月30日,想更了解賽德克族的文化與精神,敬請把握展出時間,到臺大人類學博物館二樓特展室一探究竟!

 

展覽資訊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二樓特展室 臺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四段1號

展覽時間:2015/10/16-2015/11/30,10:00-16:00(每週二休館)

主題演講

10/16 (五) 15:30 瓦歷斯貝林〈走過彩虹橋〉@人類學博物館

10/23 (五) 14:00 伊婉貝林〈賽德克族部落的文化復振〉@人類學博物館

榮耀祖紋 來義鄉排灣手文展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10/23

文/Cihek Sin

在2013年統計的屏東縣現存34位手文耆老中,來義鄉就有20位,將近佔了其中三分之二的人數,可謂排灣手文耆老的「故鄉」。排灣族的刺文傳統,’iveci’e(發音:依福吉),也就是文身與文手的排灣族語,依循刺文的傳統,男子會刺在身體上半身的胸、背與手臂,女子則刺在雙手背上。一位排灣青年笑說:「男生就是袖套,女生就是手套。」如此美麗又莊重的紋路細細地繡在皮膚上,如排灣的服飾與木雕上的圖案一樣,是一種身份與階級權力的象徵,反映著排灣族社會組織的階序分明。

這項刺文傳統曾在日治時期、國民政府時期當局的禁止下,使其逐漸式微。不過,曾在日治時期及民國的統治政權交接間之短短2年,因族人宗長的鼓勵下有回復過,得以使部分族人仍保留刺文的傳統。而後,這項排灣手文遺產幾乎被人遺忘了60多年,終於被一位鄉內的部落青年——陳文山(Angusan Palivulj 安鷺山‧巴里福樂)所注意到。

陳文山為屏東縣來義鄉原住民文物館的駐館規劃員,因在一次的機緣下,發現了來義鄉這份得天獨厚,卻逐漸凋零的傳統刺文文化,於是徵集鄉內有心的族人,遍訪來義鄉擁有手文的vuvu(耆老),進行田調訪談及攝影紀錄。2013年時,曾在來義鄉原住民文物館推出特展。

0001

今年(2015)國立臺灣博物館(簡稱臺博館)與屏東來義鄉公所(屏東縣來義鄉原住民文物館)合作策展,將陳文山尋根祖紋的故事經重新整理後,於臺博館推行「榮耀祖紋 來義鄉排灣手文展」之特展,10月5日時更舉辦該展之開幕儀式,邀請各界共同欣賞及認識排灣族手文文化。

開幕當天來義鄉的手文耆老與文身青年也北上出席參與活動,並吟唱排灣古謠為整個開幕式揭開序幕,來自來義鄉古樓部落與南和部落的頭目、宗長及靈媒也進行祈福儀式,祈求祖靈保佑部落文化繼續發揚傳承。此外,立法委員簡東明、高金素梅及孔文吉委員夫人陳秋月、原住民委員會族群委員曾華德、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文化園區管理局王慧玲局長等人也親臨現場出席展覽開幕典禮,並在致詞時對部落文化工作者的非物質文化資產保存、記錄與推廣,表達肯定與支持。另臺博館陳濟民館長表示希望透過展覽合作,讓博物館與原鄉建立深厚的關係,傳承及保存瀕臨失傳的排灣手文文化。

貴賓與來義鄉耆老、青年合照
貴賓與來義鄉耆老、青年合照

在開幕典禮的尾聲,族人們在大廳圍起舞圈,邀請貴賓加入,表示儀式結束眾人和樂的一同歌舞歡慶,為當天的開幕式畫下美麗的句點。最後策展人陳文山也簡單帶大家到展區進行導覽,以影像、口述採訪影片及排灣族木雕人像等展示物件,分享手文背後的生命故事,期望經由展覽推廣排灣手文傳統,更能讓民眾近距離欣賞及認識排灣手文文化。

 

 

榮耀祖紋 展覽資訊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 二樓兩側走廊展區
展覽時間:2015/10/06~2015/12/06,09:30-17:00(每週一休館)

104年原視十周年研討會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9/21

104年原視十周年研討會

文/游凱婷、圖/財團法人原住民住文化事業基金會

原視於今年(民國104年)邁入開台十周年的里程碑,為紀念十年歷程,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於9月3日(四)上午九時舉辦「原視十周年研討會」。研討會中,除了邀請紐西蘭毛利電視台台長Paora Maxwell分享其電視台經營的寶貴經驗外,亦有多位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們參與各專題研討。

01

重要貴賓致詞完畢後,研討會上午議程由「紐西蘭毛利電視台與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合作備忘錄簽約儀式」揭開序幕,第一場專題演講是從紐西蘭遠道而來的毛利電視台台長Paora Maxwell的〈The Establishment & Contribution of Māori Television: Strategies and Methods〉,Paora Maxwell的演講中提到, 1978年,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開始要求政府製播毛利語節目,直到1993年,當地政府才開始長期贊助毛利語電視台製播節目,「至今,毛利電視台每年製作2萬小時的節目,擁有祖語台、毛利台兩頻道,節目在數位平台上播映。」毛利電視台在國家與組織層面所執行的策略對於復興當地族語有著正面的成效,經由雙方的密切交流,相信原民台也能像毛利電視台一樣,在復興原住民族文化方面能做的越來越好!

接下來的議程為講次一:「問責機制的落實與需求」,主持人為中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林福岳,與談人則為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以下簡稱原文會)董事王亞維、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原住民族傳播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洪貞玲、原文會執行長拉娃谷幸、及原文會副執長Doyu Masao。原視已走過10年,原視之定位、功能、性質以及原視之主體性,一直以來都有相當的討論。例如:原視究竟是屬於原住民族所有?還是政府所有?原視應向全體原住民族負責?抑或是向全體民眾負責?其經營目的是僅為原住民族?抑或是全體民眾?原視的存在是什麼?又必須向誰負責?各與談人分別就此講題參與討論。

03
講次一之主持人和與談人合影

王亞維提出,我國原民台開播十年,創設初衷是為了呼應原住民族對於建立主體性、傳播權與文化教育傳承的需求,然其所依的法源:《原住民族基本法》、《原住民族教育法》與《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設置條例》僅談及頻道「設置」、「規畫與經營」等字眼,對於電視頻道營運至為重要的定位、業務範圍、節目製播與責任對應等細節無明文規範,經費來源亦無法律保障,尤其自主性與公共性付之闕如,造成政治力長期介入的空間,令原視一直處於相對脆弱的狀態,未來設計法制加以保障非常迫切。原視是少數族群向多數族群政府爭取應有的權利的一環,媒體在此無可避免具備批判的內涵,需要充分的言論自由與自我詮釋並且傳播的能力,方可形成言論公共場域促成完善的公民社會,因此所需法制設計特別需要保障媒體的言論自主性並減少政府、政黨與市場機制的干預。 (more…)

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紀錄片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9/18

Uki Bauki 導演 x 童元昭 教授

天.地.人首部曲《Mainay.男人》紀錄片放映暨映後座談會

00

文/莎歷瓦勞.布朗

臺東的卡地布部落,保持著卑南族傳統社會中男子訓練的巴拉冠制度,這項制度從古到今,歷經中斷失落而後又被振興,到現在,因應當代社會也有不同的風貌。導演Uki Bauki於今年製作完成的《Mainay.男人》,透過鏡頭將現代卡地布部落的巴拉冠制度再現,為與讀者一同來了解卑南族巴拉冠制度的內涵及其重要性,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於2015年8月29日舉辦《Mainay.男人》紀錄片放映暨映後座談會,邀請Uki導演以及臺灣大學原住民研究中心的童元昭主任(臺灣大學人類系教授),透過對談的形式和與會者共同來了解本記錄片的意涵,也透過影片的討論激發對卑南族巴拉冠文化的思考。

座談會的開始,童主任先對Uki導演作簡要的介紹,Uki導演的作品自2009年八八風災後開始出現,而且主要是以行動短片的形式,表現出記錄片的製作是有訊息要傳達的,因此公共性特別的強烈,主要是透過影片與社會進行溝通,當然,本部《Mainay.男人》也是想跟社會有所溝通。介紹過後就進入雙方的對談。

 

為什麼是從男人開始?你的影片叫做「天.地.人」首部曲,為什麼是這麼急切的先處理男人的問題?

0829_3我在卡地布部落拍片,今年是第三年。剛開始我著手的議題其實跟他們男孩或女孩養成的訓練沒甚麼關係,而是關注在「捍衛祖靈,拒絕遷葬」的議題,主要是祖靈信仰與原住民在土地與權利上的抗爭。但在長期的觀察與記錄中,我發現卡地布部落在運動的過程中對外非常團結,而且文化紮根非常深厚,你隨便問一個當地的國中或國小小朋友,他們都可以說出為什麼他們要「捍衛祖靈,拒絕遷葬」,表現出卡地布族人的文化價值觀,而且非常堅持。

至今,運動已進入第五年,一般來說運動的時間一旦拉長就容易潰堤,外在力量透過各種方式直搗文化核心。但在卡地布,外在文化打不進他們的核心,成為他們堅定文化信念的後盾,我認為是巴拉冠。巴拉冠做為卡地布的文化中心點,是文化教育的根基、教育下一代的方式,同時也是卡地布對外處理公共議題的核心單位。所以我想先從男生開始講,其實女生也很精彩,但目前我還停留在男生。拍這部紀錄片,也是希望能傳達「其實這個社會上有各種不同的文化與歷史,如果多一點同理心理解他人,其實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紛爭與對立」。

紀錄片中的故事顯然還沒結束,你的影片標題是「天.地.人」,然後這部為首部。你後續要怎麼發展?或者你已經確定會有幾部曲、分別要講哪些內容,可以跟我們分享嗎?比如從性別角度來看,第二部曲你會處理到「女人」的問題嗎?

其實「天.地.人」是想表達原住民對待土地、萬物的思維,就卡地布來說,如何對待祖先、土地,才能被稱為真正的人,這一串的關聯。包括祖靈信仰對祖先的崇敬,祖先所傳承下來對待土地及萬物的共生關係與敬愛之心等等所形成的一套宇宙觀。就好比現在已經有很現代的食物或烹調的方式,部落的人還是要上山狩獵,儘管現在打獵的方式已經不同,但是一些應該了解的知識和智慧要被傳承下去。

我現在正在進行第二部曲的拍攝,這個系列原本打算就是三部曲。因為就以往看紀錄片的經驗,長度太長的紀錄片可能比較不容易吸收,所以試著將長度縮短,透過音樂和表現的方式,希望讓更多人容易親近紀錄片。

第二部曲一樣是在拍男生,不過是拍小男生:巴拉冠最低的階級──法力勝階級的小男生,跟還不能進到巴拉冠的階級──達古伐古範的小男生。很想要進入巴拉冠的心情,對比進到巴拉冠後做得最辛苦的心情的故事。因為還是希望以集體的方式讓他們自己來講故事,所以並沒有設定主角是誰,內容也比較生活化,主角們大多是國中、高中生,也是跟《Mainay.男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more…)

I Lisin Ko Tafalong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8/24

IMG_1865-2

圖、文/Cihek Sin

Ilisin為阿美族語豐年祭之意,每年最重要的祭典。阿美族語「i」有「在」的意思,而「lisin」是「祭祀」、「儀式」的意思,因此「ilisin」有「正在進行祭祀、儀式」的含義,通常字首以大寫Ilisin來專指這個每年最重要的年祭,對於族人來說是個非常嚴肅的祭祀活動,且在Ilisin期間是禁止吃魚及水產類食物,因魚有魚腥味,會使祖靈因魚腥味而離開。

Tafalong(太巴塱)部落位於花蓮縣光復鄉境內,為花蓮溪與馬太鞍溪所沖積的平原,行政區域包括有東富、西富、南富與北富四個村,又稱為「富田地區」,主要是希望這裡「稻作富饒」。Tafalong部落名稱的由來有兩種說法,其中一說法是阿美族人由Cirangasan(現豐濱鄉里牙津山)下山後建社,以阿美族語稱「下山」為Masofolong,後人訛其音為Tafalong。另一說法則是主要取自阿美族語中「白螃蟹」(Afalong)之意,早期在Ilisin過後都會到河邊去抓魚,據說有一年剛好三、四個月都沒有下雨,河水乾枯,魚群死亡,那時只抓到白色的螃蟹,而這些螃蟹都是靠近河邊濕地挖洞穴居住,且體質上十分耐旱,因此沒有滅種,族人便將該地取名為「Afalong」,日本人依音翻成「Tafalong 太巴塱」。(右圖為Tafalong入口意象)

大約600多年前,阿美族先民從豐濱鄉大港口上岸,部分族人越過東部海岸山脈,到現在部落北方約5公里處的Saksakay舊部落(今東富村11鄰附近)落腳,後來隨著人口的增加,才向西拓展,也就是現在的部落發展,Tafalong為花蓮縣境最大的阿美族部落,也可以說是全台灣最大的原住民部落之一,人口約有4,000人。

阿美族社會運作是由「頭目暨年齡階級」、「祭司(巫師)」、「母系繼嗣」三大要素所構成,年齡階層是由男性所組織,階層內嚴格執行紀律,並承擔族內公共工作事務,目前Tafalong部落共有15個年齡階級組織,大致以五年為一個階層,每個階層都有其特殊的含意與所賦予的使命。 (more…)

2015原住民兒童文學研討會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8/24

001

圖、文/游凱婷

2015原住民兒童文學研討會原訂於2015年8月8、9日在國立臺東大學師範學院淑真講堂舉行,適逢颱風來襲,順延一週改至8月15、16日同一地點舉行,二日的議程包括三場論文發表會與二場主題演講,希望藉由不同面向的主題討論,為原住民兒童文學開創嶄新的視野。首先由臺東大學音樂系薩克斯風快閃團帶來的「來去台東」等曲目的演奏做為開場,以輕快悠揚的旋律讓全場與會者感受到台東才有的熱鬧氛圍。

41818 41819

第一場論文發表主題為「原住民兒童文學中的圖像與影像」,主持人為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美術學系教授陳冠君老師,由擔任童書編輯多年的陳玉金老師與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藍劍虹老師做綜合評論,本場論文發表共有四篇講題:第一篇為高旋淨的書面發表〈布農族主題繪本研究──以《布農族‧法莉絲Bunun‧Valis》為例〉,探討《布農族‧法莉絲Bunun‧Valis》系列繪本之作者田知學如何透過語言、圖像,將族群文化展現其中,並探究臺灣目前以布農族為主題之繪本出版現況,及其涵蓋之文化主題與未來發展。第二篇為林羿均的〈談原住民自我書寫兒童圖畫書中的文化風貌—─以《母親,她束腰》等五本圖畫書為例〉,作者挑選五本作者、繪者具有原住民身分的圖畫書,觀察作品中透過身分、題材、語言和圖像中所呈現的原住民意識,以承先啟後的尋根和傳承原住民文化的教育目的,總結原住民作者創作兒童圖畫書的意義。第三篇論文為耿羽的〈「圖騰的嬗變」:中國少數民族題材動畫的敘事特徵研究〉,作者借用符號學基礎觀點,意欲在梳理中國少數民族題材動畫敘事特徵流變,並呈現出少數民族文化的輪廓變化及可能的未來。第四篇為黃懷慶的〈台灣原住民圖畫書的符號與意義〉,旨在分析原住民兒童圖畫書的繪者們運用了哪些符號描繪原住民族群,盼透過分析這些符號與意義,能提供給創作者、讀者與研究者更敏銳的批判視野,增添更多豐富且深刻的原住民圖畫書新風貌。 (more…)

世紀風情──重塑平埔先民社群樣貌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8/24

主講:謝英宗先生

文/廖偉辰

20150806-05臺灣博物館從本年3月24日開始,舉辦名為「樸埔風情──躍動的先民身影特展」,而在8月22日,由該館展示企劃組副研究員謝英宗先生以「世紀風情—重塑平埔先民社群樣貌」為題,分享在過去兩年,臺灣博物館如何透過文字與圖像史料,試圖再現清初平埔族群的生活身影。

謝先生首先指出,近年來與數位科技的結合,使得以往只能靜態展出的文物有了不同的變化,這同時也是博物館展覽時的一個新方向。於是,臺灣博物館嘗試運用數位科技,以《康熙臺灣輿圖》為主體,結合其他文字與圖像史料,運用動畫的方式,重現臺灣早期平埔族群各方面的生活風俗。

平埔族群,過去稱為平埔族、平埔仔或平埔番,從字面意義來看,「平埔」指的是遠離水域的陸地,而「族」指的是特定人群。於是,平埔族可以說是居住在陸地的一群特定人群的泛稱,後來發現平埔族並非單一民族的集合,於是現在改稱為「平埔族群」。自從伊能嘉矩嘗試對 「平埔族群」加以分類以來,學者對平埔族群的分類相當不一致,有的分為七族十四支,也有分為八族、九族、十族、十二族。對於各式各樣眾說紛紜的分類,更增添平埔族群神祕的色彩。

另外,臺灣博物館也向國立故宮博物院和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借出《雍正臺灣輿圖》、《乾隆臺灣輿圖》和《清乾隆中葉臺灣番界圖》等三幅臺灣全島圖,企圖呈現從清朝統治臺灣初期到中葉,西部平原的所發生的劇烈變化,謝先生指出,在《康熙臺灣輿圖》中,西部平原的聚落,是以平埔族群的「社」為主體,漢人的「庄」和代表統治者的官府只是點綴其中,到了《雍正臺灣輿圖》時,平埔族群的「社」和漢人的「庄」各半,最後,到了《乾隆臺灣輿圖》和《清乾隆中葉臺灣番界圖》時,漢人的「庄」變成主體,平埔族群的「社」只是點綴其中,可以想見當時變化之快。

DSC03513而除了以不同年代的輿圖,呈現平埔族群由多數變成少數的過程外,臺灣博物館也嘗試結合《番社采風圖》和其他文字、圖像史料的記錄,利用數位多媒體、空間情境模擬等展示手法,重現平埔族群的生活情境。但在重現的過程中,謝先生指出,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難,首先在圖像史料上,《諸羅縣志》所附的圖,雖然被認為是最接近平埔族群生活的真實記錄,但簡略的線條,只能做為重建生活場景參考,而不能實際運用在多媒體上。另外,稍晚的《番社采風圖》,雖然內容充實,但有部分的細節,已經是出於畫工主觀的想像,而非平埔族群生活的樣貌,謝遂的《職貢圖》及其後的《東寧陳氏臺灣番俗圖》、《臺灣番社圖》除了因襲前人外,畫工主觀的猜想更多,無法和文字的紀錄相互驗證,相似的現象也出現在十六至十七世紀西方人的風俗畫冊中。

於是,只好以《諸羅縣志》和《番社采風圖》為主,參考同時期的文字史料,嘗試重建平埔族群最原本的樣貌,並配合展出織品配飾、漁獵用具及飲食器具等文物,重建畫師筆下的牽手、漁獵等清初平埔族群的生活身影。

最後,謝先生提出兩點看法。其一,一般認為清代的臺灣地圖,是以北京的統治者為主體,從他們的眼睛看臺灣的樣貌,所以將臺灣島畫成東、西向,但是,謝先生認為,中國傳統畫作往往受限於裝禎技術、閱讀習慣等限制,往往都是立軸較短、橫軸較長,也許是因為外在資料不斷添加,導致地圖本身只好不斷的橫向擴展,最後變成現在我們看到的樣子。其二,族群分類是後人出於統治或是研究需要所進行的劃分,不一定符合族群內部的現實,也許平埔族群內之間的差異,還遠比某一個平埔族與某一個原住民的差異還大。所以,現有的分類是可以作為研究或討論的起點,但並不一定要作為最後的結論,也並不需要被分類所束縛。

謝先生深入淺出的演講,除了引起在場民眾熱烈的討論外,更使得我們對於平埔族群有了更深的認識。「樸埔風情──躍動的先民身影特展」的展期至2015年11月1日為止,其中,9/20(日)與10/17(六),還有由謝英宗先生的專家導覽,歡迎有興趣的民眾前往觀展。

 

樸埔風情──躍動的先民身影特展(點我觀看更多資訊

展覽時間:2015/3/24 ~ 2015/11/1(臺博館開館時間:週二至週日 9:30-17:00)

展覽地點:臺博館本館 一樓101展室 一樓102展室

圓味掘醒:圓山人美食考古學特展 開幕式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7/24

04

文/莎歷瓦勞.布朗

 

民以食為天,古今中外的人總是在飲食上下足功夫,重視享受美食的現代人,是否曾想過遠古時代的史前人類吃什麼?怎麼吃呢?

開幕式由人類學系林主任開場致詞(照片來源:臺大人類學博物館FB)
開幕式由人類學系林主任開場致詞(照片來源:臺大人類學博物館FB)

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博物館在2015年6月26舉辦圓味掘醒:圓山人美食考古學特展開幕式,邀請各界共同一探史前時代的臺北人──圓山人的美食饗宴。開幕式首先由人類學系主任林瑋嬪揭開序幕,林主任先感謝各方嘉賓與同學今日的撥空參與,接著點出本次特展的特點有二:一、透過與日常相關的概念將考古學知識介紹給大眾;二、首次由人類學系同學集體從策展、佈展到行銷都包辦的展覽。期盼透過日常的概念與學生新穎的思維帶給大眾考古學的知識饗宴。

接著,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的吳秀慈館長說:第一次參加由學生自己策展的展覽。吳館長表示每年前來十三行博物館實習的學生,最想做的都是展覽的工作,但總往往實習結束仍無機會嘗試。原因在於展覽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包括展示的主題、架構、展示的陳列、動線的安排、展板的文字、宣傳等工作。其中,宣傳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沒有良好的宣傳,展覽設計的再好,也是乏人問津。吳館長也讚許這次「圓味掘醒」的策展,從海報上就可以展現同學們的巧思,海報乍看之下好像是餐廳的宣傳,而餐具變成了考古的工具,而餐盤中的食物變成了考古遺物,從一個普及的概念「吃」,來吸引人們的注意,配合上展題「圓味掘醒」就帶出了非常有意思的聯想,這就是將考古學的專業轉化成能引起大眾興味進而想要了解的推廣活動。其它共赴盛會的貴賓還有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同時也是人類學系的學長熊鵬翥先生、臺大哲學系主任李賢中,以及來自湖北博物館的代表。

策展學生代表王仲群同學說明這次的策展主題,王同學表示這次選擇以圓山人為主題,是因為前來人類學博物館看展的人還是以臺北人或臺北周邊的人為主,因此希望能提供在地文化、在地歷史給大眾認識,而透過「美食」這個亙古人類對食的嚮往,傳達考古學的內涵給大眾,表現考古學的研究其實就是一種日常,從現代的經驗去聯想過去。這次策展也感謝非常多老師與前輩的帶領,透過這次經驗初步了解展覽的規劃,有非常多的學習,由於是第一次,也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在同學們的感謝下,在場貴賓與同學,也給與這次帶領同學們策展的陳瑪玲教授掌聲,感謝她的帶領。

開幕式最後,由策展同學一一介紹每個展覽單元,包含「垃圾哪裡來」、「圓山人的美食饗宴」、「食材怎麼來」、「煮食的工具」共四大單元,想知道有什麼古老的臺北們的飲食與生活嗎?這次特展展期至八月十日,趕緊把握最後的時間來一探究竟吧!

123

(more…)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