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發聲‧我是噶哈巫特展開幕暨《pakaluluzuax》紀錄片放映暨座談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11/28

content-2-1

時間:2017年11月11日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總圖書館1樓日然廳

文/高紫瓊

「在地發聲──我是噶哈巫」特展於2017年11月11日上午10點於國立臺灣大學館1樓日然廳進行開幕儀式。此特展由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國立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下稱臺大原民中心)共同主辦,並與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以及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下稱原圖中心)合辦,而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物館亦提供館藏與噶哈巫相關之珍貴衣飾展出,使此特展內容更加豐富,讓民眾能對噶哈巫的衣飾文化有基本的認識與理解;特展在噶哈巫耆老的祈福儀式下就此展開,並期許接下來一連串的系列專題演講活動順利、圓滿。

content-2-1-1
祈福儀式

為了讓社會大眾看見、聽見噶哈巫,族人們遠從埔里北上,希望藉由此次特展,將這些年來文化復振之成果呈現予社會大眾。族人身穿族服踏入會場,大多數已是年邁的長者,可以深刻地感受到族人對自我族群的認同與期許自己族群文化被看見地熱切。族人也為特展開幕展現四庄的迎賓舞蹈、族語與歌謠,並清唱族語歌曲「小白花」及呈現重要祭典儀式「牽田」。

content-2-1-2
族人為特展帶來了四庄的迎賓舞蹈。
content-2-1-6
族人演唱族語歌曲-小白花。
content-2-1-3
族語/歌謠呈現
content-2-1-4
部落青年潘正浩用族語呈現。

在本次開幕活動中,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將未曾出版之族語書籍與紀錄片等珍貴之圖書資料贈予原圖中心館藏,原住民族委員會(下稱原民會)主任委員夷將‧拔路兒也蒞臨現場並頒贈感謝狀以資感謝。此次特展對族人而言,是相當重要的開端,因此,不僅原民會主委親自出席,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館長陳光華、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所長胡台麗、主辦單位臺大原民中心主任童元昭,以及原民會教育文化處處長陳坤昇、科長洪玲等長官皆親臨特展開幕,給予族人加油、打氣,獻上祝福。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頒贈感謝狀予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理事長劉俊源。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頒贈感謝狀予南投縣噶哈巫文教協會理事長劉俊源。
content-2-1-7
族人、與會長官及來賓合影,特展開幕活動於歡笑中圓滿結束。

 

本次噶哈巫系列專題演講第一場次「噶哈巫的族語還在嗎?《pakaluluzuax》紀錄片放映暨座談」在當天(11日)舉辦,邀請該紀錄片導演吳心蘋擔任講者,並由噶哈巫文教協會常務監事潘正浩擔任與談人。《pakaluluzuax》紀錄片可作為噶哈巫語保存之影像實踐,吳導演花費三年的時間於部落進行蹲點,記錄耆老及族裔傳承族語之努力,並保存珍貴的影像。此紀錄片亦呈現在漢文化的影響之下,噶哈巫依舊存在,從未消失過。本紀錄片內容以生活化的方式呈現,記錄噶哈巫的命名文化、織布工藝的再現、語言的保存及復振過程與祭儀文化的重現等重要影像。

導演吳心蘋於《pakaluluzuax》紀錄片播映前作引言介紹。
導演吳心蘋於《pakaluluzuax》紀錄片播映前作引言介紹。
content-2-1-9
《pakaluluzuax》紀錄片的片段畫面,族人至臺大人類學博物館參觀過去祖先所留的文物。

紀錄片於放映後由吳心蘋導演與族人潘正浩與民眾進行更深入地對話。紀錄片有段是族人們遠從部落北上至臺大人類學博物館,找尋過去祖先們遺留的珍貴衣飾與物品,找尋祖先們的足跡。為紀念如此重要的時刻,族人潘正浩與另一名部落青年唱著Aiyén(祭歌),而詞有經過改編。對此,有民眾認為祭歌進行改編的作法較不妥當,將祭歌歌詞改編的想法為何?而是否能說明將其放至影片之意義。潘正浩表示,Aiyén的結構組成為曲頭、故事、曲尾,而會將詞改編是為為紀念重要的事情,如傳唱根源、歷史等,已故耆老潘郡乃早年投入於語言保存工作,而Aiyén所傳唱的即是神話故事,爾後Aiyén再也沒有進行詞的改編,藉由此次機會,才將Aiyén的詞改編成與織品相關,紀念此次重要的時刻。

而有民眾也很好奇此紀錄片於部落放映時,族人的反應為何?導演期許透過此紀錄片欲傳達怎樣的意念?潘正浩說,族人並不排斥外地來的朋友,都是相當熱情。紀錄片完成之後,導演仍持續性地回到部落,看看這裡的老朋友,關心耆老們,亦將所有拍攝資源無償分享於四個部落播映與使用,與族人的關係很貼近。潘正浩也感慨地說,現今年青人皆至外地念書、工作,部落就業機會少,相對青年人口外流嚴重,生活於部落多數為小孩與老人。語言的流失與斷層相當快速與明顯,期許未來能將語言扎根於國小,從小開始學習,語言的復振才得以看見新的希望與新苗的茁壯。導演也透露,拍攝此紀錄片當下並未設定主題,任何題材皆拍攝並記錄下來,未來可建置成影音資料庫。任何畫面都有其重要性,若只專注於某題材,忽略了其它記錄價值,對我而言,是件很可惜的事。而族人透過紀錄片,看見自己的所熟識的親人、朋友,是很新奇且讓人懷念,因紀錄片裡,有些耆老已逝世,對他們來說,是具有紀念的意義存在。

對於織布的原料,有民眾感到好奇,而另一位則提出因過去學者將噶哈巫族歸列為巴宰族的支族,巴宰族人是否有看過此紀錄片? 如果有,巴宰族人對此有何看法?而單就語言接觸上,兩族群是否能互通?潘正浩說明,織布原料即是苧麻,而織布不同階段所使用的族語也完全不同,如搓線、捻線、上線架、漂白、舂線等等。而針對語言是否能互通,潘正浩表示,部份巴宰語噶哈巫族人可聽得懂,但奇特的是,巴宰族人卻聽不懂噶哈巫語。對於巴宰族人是否有看過此紀錄片,導演表示這部份很值得一試,未來會作相關的安排。針對語言,導演亦提出她的看法,現今已將其作學術性的分類,可能因通婚,語言、族群與環境的因素,將不同的區域、社群進行切割,也表示相當支持「一個部落,一個國家」之理念,是屬於部落自己的族群識別。

最後,潘正浩被問及對於族群認同,是如何看待自己?他說,生長於臺中市區,現今都於此地生活和工作,是所謂的「都市原住民」。而後花費十年的時間,回到部落重新找回自己,學習自己的文化、語言,慢慢地清楚理解自己所求,文化族群意識逐漸清晰,同時更加深「我是噶哈巫」的族群認同。非常希望透過「在地發聲──我是噶哈巫」,擺脫學界的枷鎖重新詮釋自己,讓更多人看見、聽見與理解,我們是噶哈巫!

content-2-1-10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