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中的臺灣原住民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9/10/12

《重新梳理歷史》焦糖色的皮膚和梅花鹿的大眼睛
本文於2009/10/12取自http://www.yi123.com.tw/forum_52008.html
【時報】 2009/09/05 工商時報
■書名: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作者:龍應台
■出版:天下雜誌  〈編者按〉從1949年開始,帶著不同傷痛的一群人,在台灣這個小島上共同生活了60年。

60年來,我們從來沒有機會停下腳步,問問對方,你痛在什麼地方?

本書作者藉由文學的溫熱,希望引領讀者一同誠實地、認真地重新梳理這段歷史,看見一整代人「隱忍不言的傷」,以及重新凝視關於人的尊嚴以及生命價值,時逢八八水災,本版特地摘錄有關原住民的章節,看看我們還來得及為他們做些什麼?

●水滴

台東卑南鄉泰安村是一個很小的村子,幾十戶人家,大多是土房。村子背山面海,望向山,滿滿是濃綠的椰子樹、檳榔樹,一派熱帶風光。這裡的孩子都有焦糖色皮膚和梅花鹿的大眼睛。17歲的陳清山和同村同齡的好朋友吳阿吉都是利嘉國小的畢業生。

村裡的少年都沒有鞋,赤腳走在開滿野花的荒地裡,鬱悶地思索,前途在哪裡。

這時,村子裡的集會所來了國軍的宣傳員,用流利的日語廣播:有志氣的青年,到中國去,國家建設需要你。月薪2千元,還可以學國語,學技術。

小小泰安村一個村子就報名了20個大眼深膚的少年。

就是這泰安村,30多年以後,在和平的歲月裡,同樣貧窮的卑南家庭出了一個大眼睛的小女孩,因為歌聲驚人地嘹亮動人,走出了村子。她叫張惠妹。

到了台東,陳清山和吳阿吉看見全縣有2百多個年輕人,原住民占大多數,已經集合在廣場上。這些鄉下的少年都不會知道,就在他們加入七十軍、六十二軍的同時,大陸東北,已經山雨欲來,洩洪在即。戰爭的山洪蓄勢待發,但是,一滴水,怎麼會知道洪流奔騰的方向呢?

●船要開出的時候

陳清山和吳阿吉,17歲時,走出台東卑南的家鄉,到了國共內戰的戰場,65年以後,和我一起坐在老家的晒穀場上聊天。

我很想閉起眼來,專心一意地聽他們的口音:那竟然是卑南音和河南腔的混合。

17歲時離開卑南家鄉,他們在大陸當國軍,然後當解放軍,在那片土地上,生活了50年,故鄉只是永遠到不了的夢,因為故鄉,正是自己砲口對準的敵區。

陳清山在山東戰役被解放軍俘虜,換了制服,變成解放軍,回頭來打國軍時,受了傷,「喏,你看,」他把扭曲變形的手給我看,「被國軍的機關槍打的。」

那時吳阿吉還在國軍陣營裡,他得意地笑,說,「會不會就是我打的?」

很難說,因為過幾天,吳阿吉也被俘虜了,換了帽徽變成解放軍,跟陳清山,又是同袍了。

2個80多歲、白了頭的卑南族少年,一會兒鬥嘴,一會兒說到高興處,又合唱起解放軍歌來。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8/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