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擬造新地球:當代臺灣自然書寫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5/04/23

擬造01新地球:當代臺灣自然書寫

李育霖 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5.01

文/盧育嫺

《擬造新地球:當代臺灣自然書寫》是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所長李育霖教授新作,他以吳明益、劉克襄、廖鴻基與夏曼‧藍波安等四位當代臺灣作家自然書寫作品為文本,運用法國思想家德勒茲(Gilles Deleuze)與瓜達希(Félix Guattari)的哲學理論,探討作家們各具獨特創造力的「新地球」想像。

臺灣當代自然寫作的發展,一般認為約莫在八○年代後,從散文創作開始,作家們開發出一種新的寫作趨向,不再滿足於集錦式的個人生活感懷,轉而聚焦於單一主題。這時期,專題化與分眾化的散文創作是主流,包括自然書寫在內,飲食文學、旅行文學、原住民文學等秀異作家紛紛出線,文壇呈現一片各領風騷的繁華榮景。本書作者李育霖認為,吳明益於2003年編選的《臺灣自然寫作選》便忠實地記錄並見證了臺灣當代自然書寫的這一發展過程。

在臺灣,要討論自然書寫研究,吳明益是一個標竿。李育霖教授指出,雖然從1990年中期以後便陸續出現相關研究,但直到2004年,吳明益出版專書《以書寫解放自然:臺灣現代自然書寫的探索(1980-2002)》,才算是正式樹立臺灣自然書寫研究的里程碑。吳明益對「自然書寫」詞彙的界定、特色歸納、文學史發展與演化脈絡、對相關研究的回應與修正……皆是臺灣自然書寫研究者必經的指標道路。吳明益認為,自然書寫是以文學性的手法處理生態問題或自然經驗,或在處理生態問題與自然經驗時,筆下散發出文學質素;是一種呈現出人與自然互動歷程的書寫,隨著不同時代作者的相異經驗與文字,呈現出有別其他文學形式的書寫性格*(註1)。此外,在探討發展脈絡上,他認為須將範疇擴大,納入非文學作品。時空廣度上,則須上探至西方、日本探險家以及中國官方的地質書寫。另外,作家自我的心態上,除了早先的戀土情結與自然關懷外,應擴大為對「自身居住地的重新檢視」。

李育霖指出,就吳明益標誌的這個脈絡而言,臺灣的自然書寫與西方晚近興起的「生態批評」有平行發展之勢。因此,在《擬造新地球:當代臺灣自然書寫》書中,對西方生態思想家,如:葛蘿芙蒂(Cheryll Glotfelty)、佛洛姆(Harold Fromm)、布伊爾(Lawrence Buell)等的論述,皆有精要介紹和參照。然而本書的創新之處,並非以生態批評為滿足,作者對臺灣自然書寫研究首先提出哲學命題,以德勒茲與瓜達希哲學中有關生態與藝術的思考做為全書的論述主軸。

李教授說,德勒茲與瓜達希在著作《何謂哲學?》(What Is Philosophy?)中,提出「地理哲學」(Geophilosophy)概念,以地球與領域之間的關係定義思考,意圖更新西方傳統哲學主/客觀的思維架構。地理哲學不再以「人」作為思考主軸,而可以看作是對於「地球」的思考,他借用藍柏特(Gregg Lambert)的說法:「『地理哲學』是一套相對於歷史物質主義的話語,關心的命題是『地球想什麼』。」有趣的是,地理哲學與法蘭克福學派的「烏托邦」概念還有深刻的內在聯繫。其美學基礎,更可追溯到以尼采與柏格森哲學為基礎的「重複」與「虛擬」美學。為了探討兩人地理哲學中的文學與藝術思考,李教授進一步介紹了瓜達希的著作《混沌宇宙:倫理美學典範》(Chaosmosis: An Ethico-Aesthetic Paradigm)和《三維生態學》(The Three Ecologies),有關將自身領域「打開/開放」(opening-out),並與周遭的語言、符號、物種、社會與環境重新連結的生態藝術論述。

在瀏覽過德勒茲與瓜達希的哲學思想後,讀者們將可接續欣賞作者靈活運用各家當代西方思潮,進行臺灣自然書寫批評的繽紛展演。第一章,闡述吳明益在蝴蝶書寫中特殊的行為倫理,作者運用德勒茲與瓜達希根據史賓諾莎《倫理學》中的身體定義,並參照于庫爾(Jakob von Uexküll)的生物環境理論,將吳明益的蝴蝶書寫標誌為「流變蝴蝶」(becoming-butterfly),以進一步闡明他所組構的流變世界。第二章,披露吳明益水文書寫中的景象與聲響,專注探討吳明益如何以步行做為思考,引介歷史之外的烏托邦,並擬造出一個新地球的「情動力」。第三章,聚焦於劉克襄的鳥類書寫,動物的當代問題是李育霖的批評重點,他加強運用德希達、傅柯、阿岡本等論述,總結提出「流變動物的政治」。第四章,來到廖鴻基的海洋與鯨豚書寫,以德勒茲與瓜達希的「平滑空間」(smooth space)、「游牧藝術」(nomad art)等概念切入,解讀其生態倫理與書寫美學中的多重面向。最後一章,以夏曼‧藍波安的原住民自然書寫,援引瓜達希的「三維生態學」概念,將夏曼‧藍波安的書寫視為生態智慧的「繪圖學」,解讀他如何透過聲響、符號、身體與時間等主體化要素,在書寫與生活實踐中,創造出一條結合倫理、政治與美學的生存路線。

《擬造新地球:當代臺灣自然書寫》最終章結論,李育霖教授高舉「新野蠻主義」。他說夏曼‧藍波安以「野蠻」重新歸納自己的生存處境與作品描寫,賦予野蠻不同的註解。無獨有偶,在《三維生態學》中,瓜達希也提醒大家某種「野蠻內爆」(barbaric implosion)之必要,李育霖歸納認為:「我們確實需要一種新的野蠻主義,這一主義所標榜的是一個生態智慧的描圖,同時也是一個倫理、美學與政治典範的考察,借用瓜達希的語彙,這是一個前個人的主體化過程的探求,一個社會微觀政治的革命,以及發現環境中新可能的連結。」他期待:「臺灣的自然作家繼續書寫那些『野蠻』的故事……,兇悍地在故事的重複中,創造並擬造一個新的人民與尚未存在的地球。」

*註1:

《現代文學》,鹿憶鹿、胡衍南、許應華編著,臺北:空大,民97,頁140。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7/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