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太陽的孩子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06/24

content-3-1

《太陽的孩子》

鄭有傑, 勒嘎舒米編劇.導演 ; 謝君堯製片 ; 飛行國際,2016

文/Cihek Sin

《太陽的孩子》電影於去年(2015年)在臺灣上映,由鄭有傑與勒嘎・舒米(Lekal Sumi)導演聯合編導,女主角由歌手與主持人身份的阿洛・卡力亭・巴奇辣(Ado’ Kaliting Pacidal)飾演,以及曾演出電影《賽德克・巴萊》的徐詣帆共同演出。劇情敘述一位族人回鄉復育土地,並與村民互助合作抵抗財團入侵的故事,是一部散發溫柔且堅毅精神的電影,儘管《太陽的孩子》劇情不花俏又不激情,卻也能因它的樸實與真摯而感動。

《太陽的孩子》是改編自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真實故事,《海稻米的願望》此部片是導演勒嘎.舒米拍攝自己母親舒米.如妮(Sumi Dongi)為守護傳統,向林務局申請補助,並與部落族人尋找過去水源、修築水圳、整理荒地、插秧等復育經過,後來與導演鄭有傑因緣際會下,認識他們母子倆,因而催生了《太陽的孩子》這部電影。

電影劇情以「回家」作為開場,女主角林秀玲為了給父親與孩子更好的生活,隻身前往大城市工作,再次回到家鄉竟是因為父親罹癌病倒,記憶中,她的故鄉花蓮有著寶藍色的太平洋,金黃色的稻浪梯田,怎知此次返家,卻看見村莊裡湧入大量的遊覽車,一畝畝從小養育她與族人長大的良田,卻即將變成觀光飯店,為尋回家園,她重新學習農耕知識與技術復育梯田,更決心把水圳修好、恢復耕作,只希望留住童年記憶裡那個美麗的家給下一代。

電影一開場林秀玲的女兒Nakaw(Dongi Kacaw 吳燕姿飾演)騎著摩托車去景點北迴歸線前跳舞,只要穿上阿美族傳統服裝、跟著音樂手舞足蹈,就可以拿到觀光客的人民幣賞金,隨著部落觀光產業的發展,畫面中東海岸的兩旁沿路都是大型觀光遊覽車,同時也可以看到一面又一面的土地買賣插牌,金錢的交易在家鄉以無形、有無的方式充斥著Nakaw的視界,甚至是大家都很有印象Sera小弟(Rahic Gulas 林嘉均飾演)說的「人民幣好強啊!」更暗喻了外來資金強權侵踏的現象,當原鄉面對資本主義的生吞活剝,下一代又該如何解決?

整部電影以秀玲復育土地的過程為核心,為了復耕家鄉的梯田,除了學習農耕知識與技術外,也運用她從工作上學習的技術:書寫企劃書、募集資金、架設網路平台販售農產品等,逐漸展開她的「梯田復育」計畫。然而她所面臨的挑戰亦跟著劇情起伏排山倒海而來,像是說服村民復耕農地,將荒田變良田,以及村長故意散布的流言、官僚的多方掣肘、建商的巧言哄騙,甚至是女兒的不諒解與質疑,這些情節皆呈現在人們逐夢過程中那些無法避免,且無可或缺的坎坷經歷。此外,《太陽的孩子》不僅講述了部落產業為對抗社會資本化的種種困境,也悄悄帶進了部落所面臨的問題之一,電影中有一位想認真種田的長者,因建商與怪手的入侵才驚覺土地不是自己的,詢問公所卻被用「颱風吹走土地登記證明文件」一句話就將之列為國有地,這場糾紛是族人與國家之間的官司訴訟,眼看稻米即將收成,族人一同出面抗議、不讓怪手進田挖地,或許等不到判決的那天,建商早已將稻田夷平變成冷冰冰的水泥建築,如同現在原鄉地區的開發與否、土地爭議問題,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另外,電影還點出一個話題值得眾人討論,在復育梯田的過程中,林秀玲為募集資金在教授、學者面前訴說了自己的人生經歷:林秀玲是漢名,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名字,但她有個美麗的阿美族名字「Panay」,Panay是阿美族語,意指稻穀,讀音動人,含意卻不俗,但是每回要向別人介紹自己時,她總是說:「大家好,我是林秀玲。」Panay講起漢語字正腔圓,聽不出任何原住民口音,讓人驚豔,所以小時候經常在演講比賽中名列前茅,很多人因此以「部落之光」形容她,但她一點也不覺得光彩,她努力擺脫身為原住民的那一部份,以及所做所為都符合漢人標準,只為看起來像「大家」一樣。不過這回林秀玲不再想跟大家一樣了,她要做自己,她要大家叫她Panay,叫回自己的名字,她是Pangcah(阿美族),就像預告片中,她為了激勵女兒反覆大聲呼喊「妳是誰?」「我是Pangcah!」,同樣的告訴自己:「我是Pangcah,我是阿美族人!」短短一句話,引起了許多人強烈的共鳴,在身分認同這條路上,或許有些人曾經迷失,無論最後的選擇為何,傾聽自己的心,問心無愧,每個人有權利決定自己是誰。

整部片雖充滿歡笑與淚水,卻也堪為學術性質電影,集結臺灣當前土地不正義、人民心血遭掠奪的悲慘情況,當中所要講述的資訊非常多,劇情裡的細節隱隱揭露部落所發生的議題,在觀賞這部電影的同時,觀者易與自我生活作聯結,進而縮短了一段距離,給予省思的空間,導演們也高明的利用故事要角的心境,審視他們的矛盾,理解他們如何突圍抉擇,突顯了這部片人文關懷的特殊性。

影片盡收的金黃色稻浪,是農民們汗水的結晶,也是人們對土地最美麗的憧憬,同時密集穿插阿美族的吟唱歌謠,豐富視覺與聽覺的享受。筆者認為《太陽的孩子》所要講述的對象不僅僅是原住民族,更是所有住在這片土地上的臺灣人民,期望那一把把自省的秧苗插下觀眾心中,日後結成飽滿而謙虛的Panay。

2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1. 李孟賢 說道:

    您好: 我是剛退休回鄉學習種田的實習生,偶然在公視觀賞到這部影片. 劇情讓我很感動,也讓我感促良多.但我要表達的是我想知道在劇中一些原住民朋友在田裡工作時穿的遮陽蓆在何處可以買到?或在哪個單位可詢問?因為這種蓆子讓我在大太陽底下工作很實用的.敬祈回音.感謝您! 李孟賢 啟

    • tientzulin 說道:

      讀者您好:

      很開心您也喜歡這部片子!
      由於原圖中心僅提供資料徵集、典藏之服務,遮陽蓆的取得可能要麻煩您逕向農業相關單位詢問,或許他們能給您實用的訊息。

      感謝您~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