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隨風而弒

by ann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2/21

content-3-3《隨風而弒》

Bence Fliegauf 編劇、導演;Mónika Mécs, András Muhi,Ernö Mesterházy製片;智軒文化事業

文/ann

《隨風而弒》是根據吉普賽人遭滅門屠殺的真實事件改編而成的電影。2008年至2009年間,吉普賽人所居住的地區,發生了汽油彈及獵槍攻擊事件,許多吉普賽家庭遭到攻擊且死亡,此部電影將呈現一家四口吉普賽家庭在案發前二十四小時的生活追蹤。

導演以紀錄片的方式拍攝此部電影,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客觀地觀察吉普賽家庭的生活及遭遇。電影的呈現相當寫實,讓人宛如身歷其境。影片一開始便以字卡敘述連續攻擊事件的發生,伴隨著低沉的配樂,彷彿暗示著危機的逼近,當鏡頭帶到這一家四口的日常身影,便讓人將角色與前述事件建立聯結,開始為他們的結局感到不安。

吉普賽人起源於印度北部,為散居於全世界的流浪民族。但因為長期流浪與貧窮的生活困境,使得他們善於行騙、偷竊,然而也因為這樣的犯罪行為讓他們不斷地遭到歧視和迫害。吉普賽人沒有國家、地位,雖然曾於1971年成立國會正名為羅姆人(Roma),不過並未得到太多的共鳴,歧視及壓迫仍舊存在。

隨著影片鏡頭慢慢帶到一家四口羅姆人的生活記錄,讓觀眾們從那狹小又髒亂不堪的屋內,看到了他們低劣的生活品質。這一家四口包括中風在床的爺爺、擔當一家之主的媽媽柏蒂及14歲的姊姊安娜與11歲的弟弟里奧。

媽媽柏蒂平時照顧著爺爺的一切生活起居並上班賺錢養活一家人,除了一大早到高速公路撿垃圾外下午更在學校擔任清潔工,身兼兩份工作的她只為了早日存到錢舉家移民至加拿大與孩子們的父親相聚,重新生活。然而身為羅姆人的柏蒂,她的身分,讓她在上班遲到的小事件上成為了威脅著其是否能保住這份工作的危機。而姊姊安娜是個相當守本分的學生,但身為羅姆人便被校方質疑為偷竊電腦等校園財產的嫌疑人,對於師長及鄰居的冷眼冷語她早已看似司空見慣,此外,她親眼目睹校園暴力事件卻為了能繼續在學校上課便選擇沉默不語,然而弟弟里奧則是個愛翹課,成天遊走於森林間,隨手偷竊他人家中的生活日用品及食物,只為逃難做足準備的小孩。

伴隨著種種看似小事、沒有生命威脅的壓迫及漠視累積起來,已經足以讓人明顯地感受到整個社會對於羅姆人的不友善及不平對待,這樣的行為也漸漸侵害到他們基本的生存權,不過這些司空見慣細瑣的不平等對待,早已摀住羅姆人的口鼻,他們無從反抗,只能選擇逃避。

看著羅姆人的遭遇,導演似乎沒有要刻意替他們解釋、平反。在記錄他們受到壓迫外導演也紀錄下了吉普賽人隨手偷竊的行為,不管是弟弟闖入兇殺案現場偷竊又或姊姊使用學校電力充電等,這似乎是想要傳達事出必有因、某些厭惡其來有因。

夜晚到來,在槍林彈雨及尖叫聲響中,這一家人的生命也結束在夜幕之中,羅姆人仍舊逃不過這場屠殺。弟弟里奧最後雖然幸運地逃出了這場血案,但在當代社會及身為羅姆人的社會邊緣人宿命,他最終也只能在角落流竄,繼續著流浪生涯並期許下個漂流之地不會再有屠殺。導演更透過兩個員警在羅姆人遭屠殺的血案現場之對話來揭露這一連串屠殺事件背後的動機,他們提到羅姆人是這個社會的亂源,屠殺羅姆人只是為了解決長期以來累積的問題,因此必須斬草除根連小孩都不能放過,因為羅姆小孩最大缺點便是他們會長大。員警間的隨口閒聊道出了羅姆人的生存危機,但我們都清楚這並不符合比例原則,他們自以為的解決問題方式已經嚴重損害到他人的生存權力,這並不像是在維護社會秩序及安寧,更像是對於社會安定製造出更嚴重的亂象。《隨風而弒》沒有任何激烈的控訴,所有人都只能默默地承受結果,看完這部影片,心情感到相當沉重,或許是對於羅姆人的憐憫又或許是對於多元社會中一直存在著種族歧視的無奈。我想在現今的多元社會中我們必須面對歷史,同時自省,包容、尊重不同文化及族群,否則多元文化社會的稱號,終究是偽善的。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7/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