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森林系演講: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實踐與挑戰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3/21
content-2-2
官大偉老師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森林系館一樓林一教室

時間|2017年3月1日

文/林恬慈

2017年3月1日的臺大森林系專題討論課,盧道杰老師邀請了國立政治大學民族系副教授官大偉老師前來演講,主題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實踐與挑戰」。

2015年6月,《原基法》第21條修正,原住民族委員會(簡稱「原民會」)取得了訂定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的授權,並於2017年2月14日公佈「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此舉引發了原住民族族群的不滿與抗議。參與過原民會傳統領域土地調查的官老師,在演講中向學生說明了臺灣原住民族土地的概念與現況,並解釋為何此次公佈的命令會引來這麼大的反彈。

官老師一開始首先提到的是墾殖國家(settler country)的難題。墾殖國家指的是國家在建立之前,土地上已經有在原居地生活已久的住民。身為外來者,這導致墾殖國家在建國後,必須面對、檢討與處理當初向原居民取得土地的倫理道德問題。擁有墾殖國家特質的臺灣,如何面對過去那段黑暗的歷史,妥善處理原住民族的土地權益,是非常重要的課題。

content-2-1-1
原民會傳統領域調查成果報告內容(民95年)

現今原住民族土地可大致分為原住民保留地與傳統領域土地。其中原住民保留地是屬於私有地,判定標準根據的是日治時期調查所留下的條文,但關於涉及族人生活、祭祀、狩獵場域的傳統領域,則沒有明確的規範,目前朝向屬於原住民族「集體共有」的概念去界定。因此,從民國早期到最近的許多原住民族土地爭議事件,都再再顯示即使公家單位或私人機關願意承認傳統領域的存在,但部落卻不一定有資料去證明傳統領域的範圍,也沒有法規明確保障他們行使對該土地的知情同意權。

官老師在演講中一再強調,雖然一路上經過不少協調磨合,但社會與政策對於原住民族權益的重視是持續在進步的,而最新公佈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引起爭議的原因之一是:部落的決議在新的條文規範下,必須經過主管機關同意,但主管機關的立場常與部落的價值相衝突,使得大家對這項規定產生疑慮;另外一個最引起討論的原因則是:這套劃設辦法以保障私人產權為由,排除了私有土地成為傳統領域的可能性。如此一來,在土地私有化過程中所涉及的不公平正義,就完全無法追溯,最常被提及的例子,就是隨著企業私法人化,土地也跟著轉為私有地的臺糖。此外,官大偉老師也指出,部落的權益屬於公共利益,本就不應該為了私人的產權而犧牲,傳統領域的劃設也並不會侵犯到原有的私人財產權,而是保障部落可以和產權擁有者,一起討論、協商傳統領地的發展,達到雙贏的局面。因此,目前此項命令的癥結點在於,原住民族是否能擁有集體的土地權,行使集體所有、處分、使用、收益的可能。

官老師認為,政府的主權與治理方式其實是可以擁有跨文化多元性的,如果讓原住民族與國家政府共同發展協商目標、形成發展策略、並結合跨文化知識達到多元治理的目的,不僅僅是傳統領域,包含狩獵、山林管理、墾殖國家種種倫理上的難題,就可以解決,並讓先來後到者都能共享利益。

最近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觸動了漢人私有財產觀念的緊張神經,但其實社會應該保持開放的心態,持續對話、討論多元治理的可能。演講結尾,官老師引用了去年南島國際會議上,一位美國酋長Ovide Mecredi的話來概括這個精神,並與大家共勉之:

“Reconciliation is a journey, without social consensus, it goes nowhere.”(和解是一場旅程,如果沒有社會共識的話,哪裡也去不了)

凝聚社會共識、啟動對話,這也是實踐傳統領域的起點與挑戰。

 

 

參考資料:

原民會歷年傳統領域調查成果

劃一條「回家的路」──了解原住民傳統領域的16題問答

所有權非「神聖不可侵犯」 原民傳統領域劃設何必避開私有地?

從地圖到自治──魯凱族傳統領域的實踐願景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7/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