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 野有蔓草:野菜書寫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3/28

content-3-1《野有蔓草:野菜書寫》

方梓著;二魚文化,2013

文/蕭如雅

出身農家,因自幼在父親田野間玩耍而熟悉植物的作者,透過本書娓娓道來這片土地上的各種野草。物資豐富的現代社會,觀光休閒餐廳開在各處山林裡,桌上少不了稱為「野菜」的珍饈,一鍋土雞湯加必備的麻油炒山蘇、清炒水蓮菜,早已是旅行享受中的一環。但我們所不知道的是,這些搬上桌的「草食」,居然就在日常往返的草叢步道、牆縫間默默生長著,宛如伯樂的作者一篇篇重現它們的樣貌,也回溯歷史中它們各自獨特的故事。

這25篇散文將作者對野菜豐沛的愛躍然於紙上,作者可以忍受日曬步行尋草的過程,如孩子般開心在荒煙漫草中與野菜們相遇,不顧尋找或拔摘時的狼狽。書裡內容豐富巧妙串聯,包含野菜的形貌、料理方式、史實上的使用、個人經驗的記憶、風俗習慣及臺灣各住民(原住民族、漢人、客家人)不同的吃法觀點,書末還有《本草綱目》手繪的各種野草圖示,有意境也具體。

書中從歷史裡對野菜最理解的王寶釧談起,苦守寒窯十八年的王寶釧,據說在孤獨等待時日日用野菜養活自己,談起薺菜如何比男人還重要,到畫作中王寶釧的形象乃是連「肚子都呈綠色」。也許這只是個笑話,但在臺灣早期戰亂的年代,作者父親吃野菜也是為填飽充飢而已,並非真心發覺野菜之美,不同於原住民族將野菜當作生活、祭祀或是其他飲食中的重要元素,「漢人對野菜只當作救荒菜,或養生菜,原住民族對野菜的的感情和創意可是豐富多了……」

阿美族最懂得在田間路邊採集各式野菜,他們號稱是吃野菜的民族。野覓菜加上蝸牛入湯成為黏糊的美味,烹調後有異味的野龍葵,仍是他們喜愛的珍寶。而不同族對同款植物的食用,也有各自的創意,比如刺蔥對太魯閣族來說,是年菜中『祖母湯』重要的香料:太魯閣族的「『祖母湯』就是刺蔥煮雞湯…;土雞要先火烤去毛,並保留外皮薄薄的焦黑,切塊與刺蔥一起煮,雞湯帶著一股淡淡的焦香。」而「邵族將刺蔥稱之為『達旦那』,泰雅族則稱為『tana』,刺蔥的香氣和蛋香融合在一起,是一道絕配的可口佳餚。」

書中充滿作者對野草的想法和記憶,偶爾帶有淡淡感慨。傳統常用來料理或防蟲避邪的艾草,是作者童年嚮往的艾草粿仔糕原料,及未出嫁前在娘家珍藏的掃墓回憶。對日據時代懷有好感的作者父親,雖對野菜無好感記憶,但妻子巧手烹調後的山茼蒿,俗稱的「昭和菜」卻對上作者父親的胃,讓他吃得意猶未盡。其他篇章還有對社會現況的比喻,比如外來種野草「咸豐草」書寫著臺灣新移民的適應和努力。可料理又能當藥草的「車前草」,則是有一連串歷史中拯救軍隊脫離大病的流傳,曾經讓東漢光武帝的部屬馬武將軍發出「全軍死而復生,全仗路旁車前之仙草」的感嘆!

其他《野有蔓草:野菜書寫》所寫的,還有假人參、茯苓菜、麵包樹(巴吉魯)、蕨類(過貓)、銀合歡、茄冬、水蓮菜等等。讓身為讀者的我們受惠於作者對土地的眷戀,對野菜的興趣熱情,得以藉本書一窺野菜小百科,各篇散文考察仔細,用文字雕琢出每種野菜的獨到特質,彷彿一個個具有個性的擬人植物,訴說著自然界不遜於美花名草的創造,值得如食野菜般慢慢品嚼。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三, 2017/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