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紅頭嶼研究第一本文獻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8/25

《紅頭嶼研究第一本文獻》

鳥居龍藏原著 ; 李文茹、徐佩伶、楊智景譯註;原住民族委員會,2017。

文/布朗

content-3-1《紅頭嶼研究第一本文獻》是一本以日本人類學者鳥居龍藏在蘭嶼進行田野調查後所發表的相關著述為內容進行譯註、彙整的翻譯著作,包含其於1899年的《人類學寫真集臺灣紅頭嶼之部》、1902年的《紅頭嶼土俗調查報告》及其與紅頭嶼相關的文章發表。紅頭嶼其實就是我們所熟知的「蘭嶼」,1947年因島上盛產蝴蝶蘭因而更名「蘭嶼」,而「紅頭嶼」一名起於何時未能考究,但在〈紅頭嶼地名考〉一文中,鳥居龍藏論及紅頭嶼之名最早出自《番俗六考》(1722年),可見得至少在當時(清初)就已知該島並稱之「紅頭嶼」。

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日本為了有效統治殖民地臺灣遂展開各方面調查工作。隔年,年約26歲的鳥居龍藏在東京帝國大學派命下,帶著舊式相機滿懷壯志地前往臺灣進行調查研究,至1900年為止共來到臺灣進行四次調查工作。此四次調查時間集中在日本領臺初期,在「理蕃」、「討蕃」等政策尚未全盤施行的年代,透過鳥居龍藏著述的民族學誌及拍攝的照片,後世得以窺視百年前臺灣原住民各族群的面貌、衣飾與生活(鳥居龍藏是首位將攝影機應用在臺灣田野調查的日本人類學者,共留下834張臺灣原住民族照片)。這四次調查中,在1987年10月至12月這段期間,鳥居龍藏來到臺灣進行第二次調查,主要的目的地是臺灣本島東方海面上的島嶼──紅頭嶼。

清朝向來視臺灣後山為「化外之地」,臺灣東方海面上的小島自然更是無人問津,身為第一位前往紅頭嶼進行調查研究的人類學者,鳥居龍藏不懂島上語言,且當時亦無人通曉,因此也無法偕同口譯員前往[1]。在這樣的情況下,島居龍藏於島上進行為期兩個月調查工作,稱島上族群為「雅美族[2]」,並從考古、體質、語言及社會文化等人類學方法對雅美族進行綜合性調查,並在調查工作完成後完成《紅頭嶼土俗調查報告》及《人類學寫真集臺灣紅頭嶼之部》兩部受有高度評價的民族學誌作品。《紅頭嶼土俗調查報告》是第一部蘭嶼的人類學論著,從頭髮及身體裝飾、衣服、房屋、食物、食物料理食材與日用品、農漁業用具、武器、宗教等各方面對雅美族群有細緻的紀錄,且在記錄之外不乏鳥居龍藏之觀察心得,將雅美族與之曾閱讀過的其他民族學誌或其他田野經驗互相對照。《人類學寫真集臺灣紅頭嶼之部》則概述紅頭嶼的位置,並記下當時鳥居所建的八個部落,以及記錄對當地百餘人的體質量測、語言、傳說等,尤其珍貴的是當時在島上拍攝的許多照片,包含紅頭嶼地景、部落景觀、雅美人的外貌、衣飾、器物、拼板舟等等。

content-3-1-2過去,鳥居龍藏有關臺灣原住民族相關著述的中譯出版,如楊南郡老師譯注的《探險台灣 : 鳥居龍藏的台灣人類學之旅》(1996,遠流),該譯作是鳥居龍藏在臺灣進行人類學調查的選集;再者有林琦翻譯的《紅頭嶼土俗調查報告》(2016,唐山),針對其原書進行中譯,兩者分別將焦點放在鳥居龍藏於臺灣的「調查過程」及「單本專著」。本書則將焦點集中在「紅頭嶼」,彙整鳥居龍藏於紅頭嶼的調查成果,更值得注意的是,本書翻譯團隊採跨領域組合,包含日語專業團隊李文茹、揚智景、徐佩伶三位教授、田野調查專業團隊林嘉男博士、長期與達悟族互動對其有深入認識的林建享導演、達悟族作家夏曼藍波安以及其所帶領的島嶼民族科學工作坊等,將這些珍貴的紀錄在語言及文化的翻譯下,確實傳達原文語意且透過翻譯增進對該民族更深刻的了解。也因此,我們可在書中能看見一些田野註腳,如鳥居龍藏寫下:「紅頭嶼並無野生苧麻,但當地人會在住家附近栽種。」此處註腳為:苧麻都是野生的,沒有在家裡附近種植(p.22)。這樣經過田野調查(或該族群知識)所註下的說明彷若也是一種提醒:鳥居龍藏其研究成果固然令人景仰,但其四次臺灣調查之旅,或者在紅頭嶼為期兩個多月的調查活動,始終是一種片段的觀察、他者的觀看,原住民族是靜默的被觀察者。

孫大川教授曾道:「身為原住民,面對鳥居龍藏這樣的大人類學者,我們的情感往往是複雜且矛盾的[3]」。這股複雜與矛盾主要來自於原住民族對於自我認知來自於祖先的口耳相傳與生活實踐,是長久且確實的存在,並非是經過人類學的調查、分析、比較、命名、分類、描述了以後,才得以被證明的存在。而這或許也是本書出版的重大意義,首位踏上紅頭嶼的人類學家在當地調查的民族學著述,由其觀察對象──紅頭嶼上的島民參與翻譯並出版,而這「第一」本研究紅頭嶼的文獻的譯註,紀錄的內容正是百餘年前達悟族被動與外界接觸的開始。透過本書的譯註完成,或許我們能期盼,臺灣各族群能在其過去的文獻紀錄與自身族群記憶的雙線引導下,形塑出追索族群文化的寬廣路徑。

 

—————————————————————————————————–

[1] 當時除了島上居民外,無人知曉當地語言,因此也沒必要口譯,〈臺灣通信─紅頭嶼行〉

[2] 彼等如何自稱筆者尚難以斷言,但觀其經常提到Yami,若Yami此一詞為其當地人之名稱,如此應可
稱其為Yami族。(《紅頭嶼研究第一本文獻》,〈紅頭嶼通信〉,p.107。)

[3] 《跨越世紀的影像 : 鳥居龍藏眼中的臺灣原住民》,p.53。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7/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