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臺灣棒球中的原住民身世與東部傳統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08/25

 

106年7月27日@國史館四樓演講廳

主講人:謝仕淵(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研究員兼組長)

文/ 游凱婷

content-2-2

本次演講主講人謝士淵老師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所博士,專攻體育史、棒球史之研究,是著名的棒球史文字工作者。這場演講便由謝老師以東亞棒球史的視角切入,帶著大家來認識臺灣棒球中的原住民身世與東部傳統。

首先由現代職棒的選手身分組成談起。2008年,六支職棒隊伍共183名球員中有76名為原住民,又以阿美族球員為大宗,占原住民球員的84%(64人)。為何原住民會選擇打棒球?在〈運動參與的族群不平等:觀點和範例〉一文點出三個因素:1.原住民先天的體能優勢與天賦;2.從政治觀點而言,打棒球讓原住民得以文明化,也有助於凝聚國族意識和提升臺灣在世界的能見度;3.從經濟誘因來說,打棒球可以改善其經濟條件。因此,提供原住民棒球知識傳承的教練人才,打球成為維繫部落的社會網絡和社交工具,甚至發展出棒球部落和家族傳承的趨勢(如台東陽家即為著名的棒球世家)。棒球是原住民(尤其阿美族)集體情感和記憶的交織核心,也是他們身體實踐和族群認同的關鍵所在。

戰後初期,花蓮棒壇有位留日回臺的阿美族人,人稱「伊藤先生」,日治時期被稱為伊藤正雄,戰後改名為莊初明,很受地方民眾的尊敬。另一位姓伊藤的伊藤次郎,與伊藤正雄一樣,經歷能高團、平安中學、法政大學,最後成為東京參議員,沒有回到臺灣。兩位伊藤在1920年代以能高球員的身分走上歷史舞台時,分別被稱做ロオサワイ、ロオドホ,這應該是最接近族語發音的名字。1980年代後,當我們重新書寫棒球史時,他們則分別名為羅沙威與羅道厚。ロオサワイ、伊藤正雄、莊初明、羅沙威指的都是同一個人。

野球於20世紀初,由在臺日人傳入臺灣。1906年,進行在臺的第一場正式比賽,1910年代,野球已在臺灣各主要城市發展。然而,當時的臺灣人對棒球仍然陌生,有將棒球稱做「柴球」,並認為被打到有可能致死。直至1920年代,因為武士道棒球精神獲得認可,以及軟式棒球的發明,透過少年野球的推廣,及全國性比賽的舉行,臺灣人開始漸漸接觸棒球。

東部棒球的開端,肇因於當時在臺日人的休閒活動。1916年,臺東棒球以糖廠與實業界的從業人員為基礎而開展。1920年代,花蓮棒球也在相似的社群中發展成幾支球隊,兩地棒球進一步的發展均有賴具有較佳球技的棒球選手。1920、1930年代,東部鐵路與臨海道路的完工,提供了連繫東部各地的重要網絡,因此花東、花宜的棒球聯誼,一直是豐富比賽的重要節目,而在特定的節點上,興建如鹽糖等工廠,糖廠的勞動力,日後在特定的契機中,也吸引了原住民參與棒球。

東部棒球發展史中,有位關鍵人物林桂興。其1899年出生於臺東,北上就讀國語學校,1914年,未完成學業就回到臺東,進入賀田組的關係企業櫻組工作。1919年,林桂興來到花蓮,就職於賀田組,此後定居花蓮。1921年,因工作的緣故管理許多阿美族原住民,進而組織高砂棒球隊(能高團的前身),也是臺灣第一支由原住民組成的棒球隊。1925年7月,能高團訪問日本,進行9場比賽,能高團在比賽中展現驚人的跑壘能力與強大的臂力,以及勝不誇,敗則悲的精神,且常保持合宜的謙遜,因此贏得日本球迷的肯定。能高團回臺後,花蓮西本院寺住持聽到能高團遠征日本的佳績,對伊藤正雄與伊藤次郎等球員的棒球天份大為讚賞,因而著手安排包括他們共四位球員到日本平安中學。1930年前後,也由於能高球員的加入,平安中學成為甲子園常勝軍。

1920年代,糖業景氣,許多人都想進入製糖產業,例如南師的陸森寶、嘉農的陳耕元。據當時報紙記載,1931年嘉農棒球隊中,同樣來自臺東的上松耕一(陳耕元)、真山卯一(拓弘山)、東和一(藍德和)、平野保郎(羅保農)等人,都是臺東公學校畢業,就讀一年高等科後,參加競爭激烈的入學的考試而入學,報導中並未提及考試有何優待原住民之處。1931年,嘉農奪得甲子園大賽亞軍,也為這群球員開啟不同的人生。1960年代末期,臺灣面對接踵而來的外交危機,1968年紅葉少棒的崛起,卻一舉改變了經濟的貧困,心態的自卑與外交的危機,臺灣棒球也展開另一段故事,這是棒球被認為是「國球」的起源。

臺灣的「後山棒球」被看作東亞棒球世界中的他者,深受帝國同化與文化政治的影響,總背負著身為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靠著先天的條件,但球技不夠全面與沉穩,只能以「怪」來形容。但其實從能高團征戰日本的表現,除了驚人的速度與臂力,球員的防守表現亦是可圈可點。

演講尾聲,老師介紹了岡村俊昭這位同樣來自阿美族的旅日球員,其於1950至1960年擔任南海鷹隊的教練,1990年代於日本過世。但在1950年代的《野球界》中,岡村的簡歷卻寫著「京都府生」(意指土生土長的京都人),隻字未提其臺灣出身,推測可能為考量到當時戰後的背景,故巧妙地避開其與臺灣的關聯。到了1980年代,岡村俊昭的名字被改為葉天送,應與當時以中華民國為認同對象的棒球史成立,及其溯源背景有關。不論是岡村、或葉天送,或其他關於岡村族名的拼音,這些不同名字的出現,及被使用的背景與脈絡,都是一段身為他者如何面對自身命運的故事。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7/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