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大龜文‧淮軍‧獅頭花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10/24

content-2-2

地點|國史館

時間|2017年9月28日

您知道曾有近二千名淮軍埋骨台灣嗎?您知道南台灣曾有「大龜文酋邦」嗎?您知道「上琅嶠十八社嗎?」您知道鳳山曾有「武洛塘山淮軍昭忠祠嗎?」談原漢轉型正義,請先了解原漢之間的歷史。(國史館活動文宣)

文/布朗

106年9月28日國史館的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邀請到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暨小說家陳耀昌先生擔任主講,分享其最新臺灣史小說創作──《獅頭花》的創作背景與心路歷程。陳耀昌教授自2009年開始進行寫作,2011年完成《福爾摩沙三族記》並入圍2012年台灣文學獎圖書類長篇小說;2016年出版的《魁儡花》也獲得2016台灣文學獎圖書類長篇小說金典獎。今年10月出版的《獅頭花》為陳教授的臺灣史小說的第三部曲,《福爾摩沙三族記》描寫17世紀的世界大航海時代據臺荷人、原住民(西拉雅族)及來臺漢人間的互動、衝突、交融;《魁儡花》以1867年羅妹號事件為主題刻畫19世紀(清治前期)屏東恆春半島的原住民與其他國家的接觸;《獅頭花》則以牡丹社事件的隔年(1875)在今屏東獅子鄉發生的「獅頭社戰役」為題材,書寫清軍與大龜文原住民間的戰役,也是今日演講的重頭戲!

content-2-2-2

 

談起臺灣史小說的寫作經驗,陳教授認為過去普遍對臺灣史的認知是充滿了不正確與漏洞,歸咎其原因有三:一、官方文書紀錄簡單而不明瞭;二、民間記憶失真;三、缺乏原住民族第一手觀點(原住民族在20世紀年因無文字記載,導致大半記載皆為統治者片面之詞)。曾有一位日本記者野島剛說:臺灣這個並不算大的島嶼上,那充滿著民族、族群、政治勢力、外國(當然也包括日本)彼此糾結交織關係的近現代史,確實令人由衷感到驚訝不已。顯示臺灣歷史複雜的族群關係與統治者輪替快速的歷史經驗交織成極為複雜的歷史境遇,這也是以史為本的小說創作的艱難所在。

回到《獅頭花》一書的創作歷程,本書所寫是牡丹社事件後清軍與大龜文原住民的衝突,「獅頭社事件」為清朝積極治臺開山撫番政策下的第一場戰役,由於發生在獅頭社(今屏東縣獅子鄉),因此書名取為「獅頭花」。有關大龜文王國之記載,早在荷蘭時代已出現,稱為上琅嶠(琅嶠分為上、下琅嶠18社,上琅嶠為大龜文,下琅嶠主要為斯卡羅人),相較下琅嶠(包含牡丹社)因臨近海運要道,常有洋船失事而外界記載較多;上琅嶠因山高封閉在外界紀錄較少。1874年牡丹社事件發生,日本派兵攻打臺灣琅嶠下十八社,北路日軍駐紮在楓港。清廷為了應付牡丹社事件派了6500名淮軍精銳駐在鳳山,結果牡丹社事件時沒跟日本人交鋒卻在事件落幕後與當地大龜文原住民發生戰役[1]。探究獅頭社事件的發生原因,除了長久存在的漢番仇殺、雙方交惡的遠因外,牡丹社事件後,沈葆楨麾下王開俊受派至臺接收琅嶠、駐楓港,而1875年初王開俊因其手下被社番殺害爰率兵突襲內獅社,反被殺害。王開俊之死成為獅頭社戰役的導火線,開山撫番變為「剿番」,沈葆楨出動淮軍征剿之,戰役中淮軍戰死數近三分之一,有1918名淮軍骨骸埋於鳳山,為「昭忠祠」。部分因傷或其他因素未返而滯留臺灣的淮軍約有200名,成為了現今臺灣人祖先的一部分。陳教授也跟大家分享他在鳳山找尋「昭忠祠」的過程,原來埋葬淮軍的「昭忠祠」在日據時代改建為神社,國民政府之後將神社拆除,後來就設立了鳳山醫院,淮軍的駭骨就在臺灣政權不斷輪替下被深埋。

承上所言,由於歷來對上琅嶠(大龜文)的文字記載很少,加上清廷對牡丹社事件記載則大而化之,日人雖記載詳細,但僅記到1974年底為止。而這一場大龜文原住民與清軍之間的原漢戰爭,要如何以大龜文原住民角度進行書寫?皆是小說撰寫時所遭遇的重重難題,為了瞭解當時原住民觀點,包含由誰領導戰役?戰役的過程?以及如何增加更多小說素材等,陳教授多次前往戰役地點進行田野調查並訪問大龜文後裔之耆老,從耆老張金生口中得知戰役當時大頭目的弟弟戰死,陳教授後來靈光一閃拿出楊南郡老師贈與的《臺灣原住民族系統所屬之研究》翻查,竟找出有關連性的家族族譜(如下圖),陳教授透過田野調查並佐以其他文獻進行推敲發展,終於描繪出一場原漢戰爭、一場原漢愛戀,並勾勒出時代下各族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

content-2-2-1

講座的尾聲,陳教授從獅頭社戰役談到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的落實並提出三點建議:一、在內獅部落原址立古戰場碑(如牡丹社事件);二、建阿拉擺像(在內獅瀑布);三、訂定原住民英雄日或原住民受難日。並強調其撰寫花系列臺灣史小說的目的(《獅頭花》為第二部)是希望能建構多元史觀,以促成本土認同及轉型正義的落實。

 

文章參考:淮軍在台灣

 

[1] 牡丹社事件落幕後,開山撫番成為清廷治臺的重點政策,開山分別由北路羅大春(蘇澳至新城)、中路吳光亮(八通關古道)、南路張其光(浸水營古道)三路進行,牡丹社事件時派往臺灣的淮軍則成為撫番的戰力。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lose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