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世忠原住民研究的古典再現與又見經典新書發表會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10/24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B1國際會議廳

時間:106年10月15日

文/圖:mercury

 

活動海報
活動海報

今(106)年10月原住民族委員會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下稱原圖中心)與玉山社共同辦理「從意識喚起的清晰記憶,到深刻親臨的當代情境──謝世忠原住民研究的古典再現與又見經典新書發表會」。本次新書發表會共有兩部作品一同發表:其一,再版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系謝世忠教授30年前《認同的污名:臺灣原住民族群變遷》(下稱《認同的污名》)此一古典之作;其二,隆重出版謝教授今年甫完成之今典──《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臺灣原住民前後臺三十年1987-2017》(下稱《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透過本次新書發表會,讀者們可重溫古典同時新知今典,除了對臺灣原住民族相關研究課題有入門的認識外,關於原住民族實際面對的日常生活與歷史境遇也將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本次新書發表會主持人為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林志興副館長,其幽默風趣的開場及串場,讓整場活動從頭到尾歡笑不斷,一掃各界與會人士冒著大雨前來的不適。接著,由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光華館長致詞,提及《認同的污名》一書自1987年出版後至今30年,已成為了解原住民社會以及研究臺灣原住民族的必讀書籍,其首開以族群、族群意識、族群變遷作為原住民族研究課題的先例,在現今原住民族意識逐漸釐清的時刻,該書的重新出版格外具有時代意義。該書內容討論「污名化的認同」與「族群運動」這兩個存在的現象,經由兩者的相互作用因果,從而瞭解到現今臺灣原住民族群意識變遷的過程。而《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更是延續前書《認同的污名》的精神,是謝教授長年貼近族人,與族人相處的心情故事的匯集之作。過去幾十年間,謝教授觀察出原住民運動不斷湧現,充分展現了臺灣原住民族社會文化的活力,因此對上述原住民族各方面之進展透過脈絡性的分析獲得較具深度的瞭解,且用更宏觀的視角透析原住民族展現於外的樣態(前臺)和日常困境(後臺)的落差,試著了解臺灣原住民族對自我價值的重塑、「污名化」外衣的褪去與否,以及在原住民運動這條路上所遭遇的困境與迷惘, 帶給大家不同的思考方向,以及很好的對話。

左圖為主持人-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林志興副館長,右圖為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光華館長
左圖為主持人-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林志興副館長,右圖為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陳光華館長

接著,本次活動的主角-─謝世忠教授上台分享本次新書出版的心情感想,兩部相距30年的作品一同發表,謝教授以自己30年前與現今照片之對比,幽默地讓大家經由髮型之變遷來感受時代之改變。隨後簡介兩書之起源:《認同的污名》的背景落於1980年代,一群背負污名茫茫無望的原住民族人在當時發起泛原住民族群運動,從抗原演化至抗體,這現象引起民族誌學者謝教授的注意,開始進行調查相關研究,並完成專書問世。而《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則是謝教授很早以前便想動筆撰寫的著作,曾經在2010年國史館臺灣文獻館標案中有過大好時機,卻悻然未果。然而「謝翁失標,焉知非福」,如今回想,幸虧他沒能獲得那次機會,否則全書將只有七大社會運動(第五章至第十一章),內容也將是照片填充又引經據典,一堆參考,同時也會有好幾位補助單位官員的序文在前頭,最後只能像一般學術書籍,了無新意,也缺乏閱讀的喜悅感,難成為珍藏。而且當時對於新書的概念仍只是單元而非二元,倘若真以單單一元來描述後認同的污名時期的原住民族狀況,那將會錯失現在新書內容中許多精彩的部分。謝教授直到2016年身處幽靜市(Eugene, Oregon)時受到啟發,並於同年11月開始正式動筆,同時前後臺的二元思維等內容也一一浮現,當初大費周章從臺灣搬了許多參考書籍至美國,卻一頁未翻,全憑靈感泉湧直筆而下,一氣呵成完成共10萬多字,沒有引用書目和註解,相較其他艱難晦澀學術期刊的人類學文章,完成了這部平易近人的人類學作品。

謝世忠教授分享寫作過程
謝世忠教授分享寫作過程

後續由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浦忠成院長及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盧建榮教授兩位與談人各自表述對於本次新書之見解。浦院長對於謝教授真實的呈現原住民族展現於外的樣態(前臺)和日常生活面的種種困境(後臺)兩者相對性的落差特別認同,期許原住民族在悲喜交加的生活下能夠持續進步及強大。而盧教授對於本次新書的評論則認為謝教授站在比較世界族群文化的高度去進行既有深度又有廣度的全新知識探勘之旅,高度肯定作品的可看性。

上圖為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浦忠成院長,下圖為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盧建榮教授
上圖為國立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浦忠成院長,下圖為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盧建榮教授

在發表會的尾聲開放現場Q&A,首先提出的問題是:關於新書《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在內容當中並未見謝教授對於《認同的污名》的情況是否已經去除或改善加以論述,不知道其意涵是否為待留30年後再探討呢?謝教授針對其問題回應:新書的命名原先預計設定為《後《認同的污名》》,以利形成與《認同的污名》強烈的對照感,而謝教授對於新書的核心定位於《認同的污名》一書出版30年後對於兩個世代原住民的影響。意即《認同的污名》僅為他個人研究的結果,但尚難稱為一客觀事實,故亦無解釋《認同的污名》的去除化已否的立足點。而後浦院長補充,以目前西拉雅族、巴宰族、馬卡道族等原住民族人都積極恢復原住民身分的情況來看,30年前《認同的污名》的現象已有顯著的改善,而盧教授則呼應謝教授的說法,認為法律面下人人平等,但社會的歧視其實無所不在,原住民族人在30年後的生活依舊是非常辛苦的。後續讀者提問交流愈發熱絡,其他有讀者認為相較其他國家,臺灣地區似乎較少人研究臺灣原住民族,故對於研究臺灣原住民族之路感到憂心,也有年輕一代讀者提出希望謝教授能夠勉勵新世代的原住民族等意見,謝教授及與談人回應說明,臺灣相較其他國家研究臺灣原住民族的能量是相對強大的,未來也將成立原住民族大學,勉勵新世代的原住民族要多面向多專業性的堅持自己的腳步前進。

各界與會人士共襄盛舉且提問踴躍
各界與會人士共襄盛舉且提問踴躍
左圖為謝教授及兩位與談人與讀者雙向交流,右圖為謝教授簽書會
左圖為謝教授及兩位與談人與讀者雙向交流,右圖為謝教授簽書會

認清現狀是進步的首要步驟,藉由謝教授新書的問世,我們可以更進一步了解臺灣原住民族在社會與自身的情況,進而打破困境再前進。

兩本大作已經在原圖中心熱騰騰地上架了!歡迎大家踴躍來原圖中心閱讀。

謝世忠(2017)。認同的污名 : 臺灣原住民的族群變遷。 臺北市 : 玉山社

content-2-1-1

 

 

 

 

 

 

謝世忠(2017)。後認同的污名的喜淚時代 : 臺灣原住民前後臺三十年。 臺北市 : 玉山社

content-2-1-2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8/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