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臺灣的原住民與古道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7/11/27

content-2-4地點|國史館

時間|2017年10月26日(四)

主講|徐如林

紀錄/布朗

楊南郡、徐如林老師於合歡古道合影(圖片來源:林務局)
楊南郡、徐如林老師於合歡古道合影(圖片來源:林務局)

徐如林女士與楊南郡博士從事了四、五十年的百岳攀登、古道調查與部落遺址探勘,以及二、三十年的文獻翻譯譯注與田野調查的訪問,並在國史館、林務局、原民會等政府機關之委託下,出版《能高越嶺道》、《浸水營古道:一條走過五百年的路》、《合歡越嶺道:太魯閣戰爭與天險之路》、《大分‧塔馬荷:布農抗日雙城記》等書籍,以古道為線索,引領讀者走入臺灣鮮為人知的歷史,而這些歷史絕大部分是有關臺灣原住民族的故事。106年10月26日,國史館臺灣原住民族史系列專題演講以「臺灣的原住民族與古道」為題,邀請徐如林老師前來分享多年奔走與研究臺灣古道的心得,當日現場也吸引眾多徐老師的粉絲與學生們,十分踴躍地進行交流互動。

徐老師從臺灣這個多山小島上的豐富族群開始進行介紹,早期抵達的泰雅族、賽德克族、布農族、魯凱族與排灣族的祖先為了避開平原的溽熱與蚊蚋而遷居山區;陸續從中南半島遷移到臺灣的族群則有巴賽族、凱達格蘭族、馬卡道族,以及東部的噶瑪蘭族、阿美族、卑南族等等,在臺灣這一座叢爾小島上早有豐富的資源與人文景象。

直到距今四百年前,大航海時代的驅使下荷蘭人來到臺灣大員建立殖民地,外來的殖民者在臺灣建立政權。荷蘭人為了經貿運輸等理由開始建設道路,當時已有南北及東西兩要道。根據荷蘭的文獻,南北要道從臺南安平出發到臺北淡水八里坌需十天路程,徐老師也透過「康熙台灣輿圖」讓與會者看見這一條牛車路,這條路也成為後來省道1號的前身;而另一條東西向要道是從屏東枋寮到臺東大武,也成為後來幾百年來的重要道路,現稱「浸水營古道」。清朝治臺時,為避免接近山區的漢人移墾與山區原住民族發生衝突而定下「番界」,且沿線每個數里設有瞭望台,隘丁於瞭望台之間往來行走所形成的道路,就是今日所稱臺三線。到了「牡丹社事件」後,清廷轉向以「開山撫番」為策進行積極治臺,陸續在北、中、南開闢了北路蘇花古道、中路八通關古道,以及南路崑崙岰古道,在這些古道的兩旁也是發生漢番戰爭的主要地點。

到了日本時代,初期延續清代的作法以「隘勇線前進」的方式逐步縮小原住民族的活動空間,直到大正年代讓大部分原住民「歸順」之後,每個部落設置的駐在所串連成為「山地警備道路」或稱「理蕃道路」。先前開山撫番道路或隘勇路的目的是為了盡快通向後山,因此是以「最短路線」規劃,有大量高低落差之處須以石階處理,並要遠離原住民族部落以免挑起事端;「理蕃道路」則不同,為使日警駐在所的日常補給及砲車通行,採用和緩平坦的路面,並穿過部落,因為認為理蕃道路的闢建是為了長久統治,工程考究並由駐在所警丁每日巡視,因此路況保持良好。理蕃道路連接各部落形成網絡,如霧社即為能高越嶺道、合歡越嶺道、松嶺越嶺道、武界警備道路等理蕃道路的交會點,有「蕃山的箱根」之稱。

可惜的是,這些極具歷史背景的古道到戰後被荒廢、無人問津,直到民國七十年代後,因為徐老師與楊博士的踏查、田野與研究,並受委託出版成書後受大眾多讀者的喜愛,才促使古道又受到重視,重啟對其的調查與修復。透過本次徐如林老師的演講,我們得以瞭解臺灣的古道闢建的脈絡與臺灣原住民族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也等於是外來殖民者對原住民族進行統治的一項工具,因此,在古道的兩旁所呈現的即為外來者與原住民族的互動,甚或戰爭,而透過對古道的認識,我們也能更進一度了解臺灣原住民族在過去四百多年來的遭遇與歷史,原圖中心藏有許多臺灣古道研究相關之書籍與影片,也歡迎讀者前來觀賞。

content-2-4-2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