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依海之人

content-3-2《依海之人》

俐塔・雅斯圖堤(Rita Astuti)著 ; 郭佩宜譯;新北市:左岸文化,2017

文/廖偉辰

《依海之人》主要講述住在馬達加斯加西南部海邊,說著南島語,以捕魚為生的斐索人(Vero)的故事。除去導論和結論外,本書共有七章,分為兩大部份,討論斐索人看似互為矛盾,但又巧妙並存的認同。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透過游泳,造舟,駕船,捕魚蝦,吃魚等等在田野調查中遇到的例子,討論住在當地的女人、男人和小孩,是如何經由行為和互動變成斐索人。作者發現,不論其種族、身分為何、即使對海洋一無所知也沒關係,當任何人住到斐索海邊,透過學習,最後懂了斐索人所懂的,做著斐索人日常所做的,他就能成為斐索人。這意味著「斐索性」不是一種人們與生俱來的存在狀態,而是一種人們透過實踐而成為「斐索」的行為方式。斐索人將外來人群透過學習成為並具有斐索性的過程,稱為「mianatsy havezoa」,字面意義為「學習、研習斐索性」。不過,斐索性作為一種行為認同,是間歇、非持續的,因此,一個人類學家只不過在海中游泳,她就「具有」斐索性,一個小孩把槳扛在肩上,人們會說這小孩「具有」斐索性,但小孩是在船上暈船時,他就「不具」斐索性,而是其他種族的人,因為,只有符合斐索人認同的行為,才能「成為」斐索人。

根據作者的分析,斐索人認為斐索性是一種「做」的方式,決定於當下的觀念,這和另外一個想法密不可分,對於斐索人而言,斐索性不由過去決定,也不會決定他們的未來,因此,子女和孫子女應該跟隨其父母長輩的腳步成為斐索人,而非原本如此,因此,即便是斐索父母生的小孩,也需要透過學習、研習斐索性,才能跨代繼承,最終成為斐索人。

此外,斐索人深知從過去而來的傳統,習俗和禁止事項的限制力量,因此,斐索人總強調自身無法適應太多困難的事情,並有意識的選擇了自己實際上可以忍受的「習俗」和「禁忌」,並將之溫和化、輕鬆化。這種態度也表現在對婚姻的看法上,斐索婚姻最重要的特色是,不會將一個人與另一個人永遠束縛在一起,婚約很容易訂定,但也容易取消,雖然斐索人總說婚姻關係是「無人在下,無人在上」的平等關係,但他們其實也深知,實際上女方是損失一個女兒,因為男性並不會入住女方家。為了平衡這種狀態,斐索人透過複雜的求婚過程,一次又一次的貶抑男方的地位,並提高女方的地位,以最簡單、溫和且輕鬆的方式,來消除婚姻所帶來的不安與羈絆。

在第二部分,作者從斐索人的親屬觀開始,將焦點放在過去在斐索人身上所遺留下的固著性現象。作者在本書及後續研究中指出,對於活著的斐索老人而言,他們的親屬(匹隆勾阿)可以說是海納百川、無限擴張的,他們自己的子女,兄弟姊妹的子女,父系的,母系的後輩,只要他記得的,都是他們的親戚,這也可說是斐索人活在當下、流動、缺乏固定觀念的一個例子。但作者觀察到,斐索老人身故之後就只能是單一祖先的後代,生前無限制的親屬關係也都會被解消,對於斐索人而言,活著的人可以有無限的親屬,但死後只能是一個祖先(拉颯)的後代,因為死者沒有呼吸、無法行動,不能透過行動展現自己的斐索性,他們被稱做是「拉颯」,是同一類人。

對於斐索人來說,從無限的匹隆勾阿到只能是單一拉颯的後代,是一個極大的轉折,因此,斐索人努力用各種方式來區隔生者與死者,而且,他們相信死者脾氣壞、狂野而且具攻擊性,如果生者沒有為死者建造美好、乾淨、合宜的房子,死者會透過惡夢或生者的小病痛來表達他們的不滿,因此,生者需要經由在墓地娛樂死者,為死者修建墳墓等種種儀式,來分隔生者與死者的世界與空間,避免死者侵擾生者的生活。

讀畢本書後,筆者深深感佩作者敏銳的分析以及溫暖的描寫,讓冰冷的學術著作有了「人的溫度」,除此之外也反思,一個人究竟可以如何被定義,其族屬、身分等歸屬性是永恆不變的嗎?還是有另外的可能性?如同作者在本書所描述的,一個人的斐索性可以因為某些行為而突然擁有或取消,一個人在活著的時候可以擁有無限的親屬,但死後卻只歸屬於一個祖先的後代,展現種種互為矛盾,但又巧妙並存的現象,從斐索人的故事中,我們看到了歸屬與認同的另一種可能。此外,譯者在本書各章之後,適時加入延伸補充,更加深本書的可讀性,推薦給有興趣的讀者參考。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 2018 -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