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歷史與《臺灣文化志》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01/24

content-2-2

地點|誠品書店敦南店 2F 藝術書區閱讀桌

時間|2018年1月17日

講者 | 詹素娟(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林正慧(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國史館薦任協修)

 

記錄/KT

「族群、歷史與《臺灣文化志》」為「伊能嘉矩再發現」系列演講的最後一場專題講座,由誠品書店敦南店與大家出版主辦,並邀請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詹素娟、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與國史館薦任協修林正慧兩位老師擔任主講。伊能嘉矩在《臺灣文化志》中對原住民與客家族群的調查描述,皆為近代研究臺灣史的重要資源,本場演講由兩位老師從各自的研究領域的出發,分別從平埔與客家族群的角度探討《臺灣文化志》這部歷史巨作如何影響後來的族群研究與認同。因受限於篇幅,本篇活動報導主要記錄詹素娟老師對於《臺灣文化志》一書與臺灣平埔族群關聯的分享。

01

詹老師首先提及,要了解臺灣原住民族的歷史與知識體系,不能不認識伊能嘉矩這位重要人物,而談《臺灣文化志》不能忽略伊能嘉矩作者本身,因為他在臺灣的研究事功與《臺灣文化志》這套書的形成息息相關。原住民族領域中,伊能嘉矩的龐大身影無所不在,針對此次演講的主題,詹老師將從三個重點來分享:一、作為人類學家的伊能嘉矩;二、作為歷史學家的伊能嘉矩;三、歷史的復返(舉例說明伊能嘉矩如何影響百年後的當代臺灣。)

一、作為人類學家的伊能嘉矩

伊能嘉矩求學時期的人類學知識與現在臺灣的人類學知識相當不同,為演化人類學史觀的時代,因此受到自然史觀與種族分類架構的研究取向影響,他對探究不同種族與人群的體質、風俗、文化及歷史習慣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興趣,來到臺灣後,自然對於生活在臺灣的「人」的種類有很大的興趣。首先區別出當時臺灣有所謂的「漢人」、「非漢」的人,「非漢」的人即為他努力探究的面向,這也是他在臺灣研究的起點。

伊能嘉矩與田代安定組織臺灣人類學會,經由檔案整理、史料編纂與田野調查等方法,來做當時的民族誌調查,將原住民族的語言、生活、種族與口傳神話各方面,將之予以記錄調查,以期將臺灣原住民族群的分類跟文化發展狀況建立起來。因為當時臺灣對原住民族的認識尚淺,伊能嘉矩首先須辨明。這樣的分類,其實是一種以漢人文化或說是以國家為主體的華夷之辨。接下來,確認「生蕃」與「熟蕃」是相對於漢人不同的馬來人種之後,他將「生蕃」與「熟蕃」放在同一種族架構下,「熟蕃」內部是否有不同的類別,「熟蕃」與平埔族是否相同,都是他必須先釐清的要項。

之後,伊能嘉矩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功:原住民族分類體系的初建立。1895到1900所著《臺灣蕃人事情》可說是總集成,該書將臺灣原住民族分類為泰雅族、布農族、鄒族、魯凱族、排灣族、卑南族、阿美族以及平埔族,這樣的看法與過去一般臺灣人看原住民族的方式類似,並進一步指出平埔族內部又有馬卡道、西拉雅、魯羅阿、貓霧捒等不同的族別。他不僅將蕃族予以分類,更描述與指出其分布空間,從今日來看其研究儘管多有錯誤,仍不可忽視他是第一位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分出來的人。1899年,他再度分類臺灣平埔族,說明平埔族內部有10族,也將其在臺灣生活的對應空間圖描繪出來,畫出《臺灣平埔族的分類與對應空間》,這是他體內人類學家的血液促使他完成這項創舉,儘管現在我們已不會去採用當時的分類方式,但伊能嘉矩無疑是這樣分類知識體系的奠基者,也深刻影響現今的原住民族族別的認定與認同。

BOOK

二、作為歷史學家的伊能嘉矩

伊能嘉矩在寫《臺灣文化志》時回歸其歷史學家的身分,他將作為人類學家的興趣、概念與研究方法,在著作本書時予以切割,以歷史學家的角度來處理《臺灣文化志》內提及的原住民族。《臺灣文化志》統合了兩種體例:傳統志書、近代的歷史書寫以及附記(用以表達作者的注解與看法感想)。

《臺灣文化志》談的是清代治理下的臺灣歷史,是從國家官方立場出發的書寫,對原住民族的定位,從歸化之有無的政治概念來命名為「生蕃」與「熟蕃」,並採用當代的用語(生蕃、熟蕃、化蕃)。他以歷史材料來編纂,書中雖看不到他長期田野調查的素材,但作為一位人類學家對當代現象的理解,此理解讓其在論述歷史時能有個對照與互動。

此外,伊能嘉矩十分注重歷史的連續性,《臺灣文化志》中他回溯了荷蘭時代與西班牙時代的歷史,並將荷蘭治理時期的制度與清領時期的制度做連結,也用了荷蘭、西班牙時代的文獻、新港文書、地契文書等資料。書中記錄的雖然是清代治理下的臺灣歷史,但他擴大使用更多元的史料。儘管《臺灣文化志》是從國家立場出發的書寫,身為人類學家的伊能嘉矩亦相當重視原住民族的社會生活、風俗習慣,更按年代條列出原住民的重大歷史事件。他關注原住民族的主體,章節內不僅包括原住民族的創世神話,更講述海外的人如何描述臺灣(內的原住民),書中可以看到原住民族和其他島嶼的互動關係,這些都是屬於民族學的關懷。

三、歷史的復返

1996年時,介壽路改名凱達格蘭大道,當時受到很多人的反彈,但在現在的眼光看來,改名是政治正確的。凱達格蘭族身為臺北盆地的主人,即使當時尚未開始文化復振,族人仍積極參與相關活動,凱達格蘭族的兄弟友族噶瑪蘭族也一同慶賀,在更名儀式上帶來歌舞表演。

而噶瑪蘭人是出於何種理由來參與凱達格蘭人的盛事?基於伊能嘉矩對三貂社的研究論述,三貂社是西部平埔族中一部分族人最初登陸的地方,也是淡北及宜蘭兩方面平埔族的「第一形成地」。意即為「兩支枝枒的主幹,也是兩條支流的源頭。三貂社可以說是溝通這兩方面平埔蕃社的起點。」依據伊能嘉矩的調查,凱達格蘭與噶瑪蘭兩族就是以當時的三貂社為始,分別前往不同的根據地,所以在更名儀式上,方以關係密切的友族身分出席典禮。當然這樣的說法是否正確還需費些篇幅來討論。

在這樣的政治事件中,伊能嘉矩在1898年的論述被拿來使用,論述中提到 「祖先來源地」、「登陸地」,並「將凱達格蘭視為開基祖」,因為是從這裡分家與流布出去的。伊能嘉矩選擇以「歷史記憶」、「傳統文化」作為論述的切入點,並將海外來源說與高山起源說對等並立,凸顯凱達格蘭族在原住民族群中的正當性,,可見他深刻且長遠的影響力。

總而言之,身為人類學家的伊能嘉矩對於如何分辨臺灣原住民族的族群來源與建置原住民族在臺灣的分類體系,可說是一位奠基者。在撰寫《臺灣文化志》這本鉅著時,伊能嘉矩恪守歷史學家的本分,與其本身具有的人類學者關懷保持距離,純粹從國家主體立場書寫原住民族在臺灣歷史中的角色。然而,對當代平埔族中的凱達格蘭而言,伊能嘉矩百年前具有創發性的研究,變成凱達格蘭復名運動中的重要論述,此例說明伊能嘉矩雖然是百年前的人物,但多年後在臺灣仍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不斷「復返」,讓人無法忽視!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