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8/02/22

content-3-2《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

梁瑜著;大塊文化,2017

文/填詞

2016年4月,以青壯年人類學家為主組成的共筆部落格「芭樂人類學」刊登了一篇來自北京大學社會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生的文章〈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如果有,喝兩碗〉,文中作者梁瑜是臺灣土身土長的原漢混血(據書中所言作者較常稱自己為原住民),以她在新疆田野調查的親身經歷,詳實介紹了哈薩克民族的飲茶文化,獲得了各方,包含新疆哈薩克朋友的好評與迴響。一年後,作者出版了散文隨筆集《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承襲前篇文章的旨趣與風格,將她在北京生活、求學、田調的心情札記集結成書,分享予更多讀者。

「旅行是終究會離開的到訪,而生活不是,至於田野則像一場很長很長的旅行,你必須以生活來體驗。」這是作者在中國經營求學與田野生活的出發點,她將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用人類學的田野方法觀察、調適,例如在北京,她認真練習北京話,並視情況調整口音,如果是比較嚴肅、需要表現專業的場合,就使用北京口音,與朋友聚會的輕鬆場合,則不刻意隱藏臺灣口音;在田調時,她從哈薩克的孩子們身上學習哈薩克語,並留意家庭分工,將自己從享用奶茶的主客座席慢慢調整到負責盛裝奶茶的座席,成功見證自己成為寄宿家庭一員的時刻;身為研究員所培養出的田調習性,則讓她在生活中對於異文化產生了先入為主的誤判,例如作者一次受邀參加北大校內舉辦的穆斯林古爾邦節,她用好奇的學者心態品嘗探詢所有食物,卻誤認了平常最熟悉的飲品──可樂,逗趣的失誤映照出研究者跨越異己文化之間想像失準的現象。種種適應異地生活的細節,原本只會成為普通的散文或雜記,但經過作者以人類學的視角有意識地鋪陳,使讀者與這位研究生一起參與了思辨的壯遊,理解原來人類學科的精神,始終圍繞在「人」這個核心主體上。對於人在生活中的行動、對象、方法、地點、原因的探索,原來就是人類學在日常生活中的具體實踐。

人類學對於社會大眾來說是一門冷門的學科,即使知道這門學科,被賦予的刻板印象常常是辛苦的考古工作、以及跑跑田野,挖掘一些主流之外的民族軼事。《沒什麼事是喝一碗奶茶不能解決的》有趣的是,雖然副標寫的是「我的人類學田野筆記」,但是更像是作者以「人類學」這副眼鏡所望出去的,她在北大三年來的求學與田野日記:裡面除了記錄生活中的吉光片羽,也記錄著對於自己的質疑以及身份的定位,包含作者的臺灣原住民身分、對中國遠距的批判與近距離的生活接觸所產生的微妙落差,還有每次進入田野,為了減緩身心轉換的焦慮與痛苦,總選擇搭上的那班長達三十多個小時的長程火車……。人類學者因為在異文化間頻繁穿梭來去的性質,使得他們對於異己文化間的身心失衡更為敏銳易感,也因為如此,對於作者來說,人類學更是一門「解決個人問題的學科」,因為「再沒有任何知識,能像人類學這樣同理那些因成長背景的結構和歷史所造成的傷口;也沒有其他學科鼓勵你承認己文化的侷限、正視異文化,或是民族知識的獨尊地位」。如此,作者一篇篇看似隨意實則與中心命題環環相扣的日記,不是為了記錄與分享而已,而是藉由這樣的過程治療與反省自我。

雖然本書的定位不是專業的學術書籍,但是不了解田野工作的氛圍,或是不清楚人類學核心關懷的讀者,若看完作者這一本看似輕薄短小、實則清澈凝重的求學記錄,反而更能體悟到「同吃同住同勞動」的田野精神重現於研究、生活、文化壯遊中的質地與樣貌。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Close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