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莉淡》(Mulidan): 部落手札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07/04/11

mulidan

書 名:《穆莉淡》(Mulidan): 部落手札
作 者:利格拉樂˙阿女烏
出版社:台北市 : 女書文化出版;台北縣中和市 : 吳氏圖書總經銷
出版年:1998

〈讀後分享〉
初次拿到這本書,令我感興趣的,不是書的內容,而是書名─『穆莉淡』,多麼嗷口卻又美麗的名字。「Mulidan」是排灣族貴族所使用的玻璃珠種類裡,等級最小的一顆珠子,常被用來給貴族的小孩子或是最小的子女佩帶。然而,為此更令我納悶,為什麼作者要將玻璃珠的名字命為書名呢?

作者的父親是外省人,母親是排灣族人,依照漢人普遍的雄性思維,理當認為作者是外省籍人。況且,在部落的種種規範下,以作者的身分是無法佩戴琉璃珠項鍊的!(作者並非出身貴族)「...因此我從小以來的夢想將無法實現,母親以滿含歉意的雙眸凝視著我,說道:『畢竟妳不是部落的孩子,大家仍然當妳是外省人的孩子看啊!』作者在成長的過程中,內心充滿著認同掙扎及錯亂。直到她的母親親手將鑲有Mulidan的項鍊交給她…「如果有人問起,就說這是從妳的母親 Mulian繼承來的,別人就無話可說了。」

作者將發生在生活週遭的一則則小故事紀錄在穆莉淡裏,整本書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輯,女孩打獵去,第二輯,麗度兒的第一隻豬以及最後一輯,埋伏坪之戀;三個不同的部分,當然所要彰顯的重點也有所不同,主要為:為弱勢族群(原住民、女性)受不公平對待發聲、原住民部落歷史及生活經驗、母性的關懷。

大概是受了大學時期某些女性主義老師所薰陶吧,總覺得自己有某一程度的女性堅持,對於第一輯裏的每一篇文章,有著深深的感觸和感慨!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禮物」。一個看似簡單幸福的家庭,其實就像支已經損壞卻堅持拿強力膠將之固定的花瓶,不堪一擊,我所痛恨且不能忍受的是,為什麼先生要說「妳聰明的話,一切就睜隻眼閉隻眼,否則,難過的是妳」。又為什麼太太要將那條先生原本要送給情婦的頸錬安心且無聲地戴上,繼續照顧兩個孩子直到成年?多麼諷刺呀! 為什麼錯的是先生,而難過的卻是太太呢?!而又是為什麼男人在此時此刻還可以做得如此灑脫、說得如此理直氣壯?或許正如同「樓上樓下」篇章裏所提到的『未婚或未曾生養過孩子的女性是絕對無法知悉一個已婚又有孩子的女性的需求是什麼?』或許真為如此吧?女人有了小孩,就有了牽絆,常聽媽媽說,我們家三個小孩就像是她身上的一塊肉,分不開的,也正因如此,禮物裏的太太,才需要更堅強吧!為了保護她的孩子,忍氣吞聲,脖子的那條鍊子,是自己送給自己的禮物吧!是紀念和丈夫曾經有過的愛情,也紀念自己的勇氣!

腰酸背痛對媽媽來講,可說是家常便飯,常有的事。常聽媽媽喊著,她今天之所以身子會那麼差,都是因為我們三個孩子的關係,坐月子時還要忙著家裏的雜物,沒辦法好好的調養身體所造成的,現在每每回家,還是會聽到媽媽東喊一句「哎唷!我的腰!」西喊一句「哎唷!我的膝蓋」。「尋醫之歌」裏的婆婆像極了我的媽媽,每次回家,要離開時,媽媽的疼痛又會「好巧不巧地」復發,非得要我和弟弟關心她、打電話問候她,媽媽才得到寬慰,覺得自己有’存在感’。話雖如此,媽媽可是鐵造的身體,家裏的大大小小事情全都由她包辦,家俱擺設每個月都不同,尋醫之歌裏的『女人身體所能承受的韌度,常是超乎人類所能想像的極限』這句話果真沒錯!

『女人在經濟上需要完全不依賴男性的提供自給自足,才有可能回過頭來反控男性霸權的壓迫』,這句話我完全地贊同。我也不曉得打從何時起,我就有著「不婚沒什麼不好,自己和自己生活反而自在快活些,況且自己不會讓自己傷心難過!」大概是現代社會上,看了太多的婚姻失敗案例,引起的想法吧!女人經濟上完全自足,就什麼也不必靠男人了,不必看男人臉色,萬一他要妳滾蛋時,妳不用為了錢而向他苦苦哀求不是嗎?多好呀!!我一直主張,女人要有工作,要經濟獨立,即使結了婚生了小孩,一樣得工作。結婚的女人生活不應該只有家庭婚姻,女人也可以去應酬、從事社交活動的!為什麼結了婚的女人就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呢?結了婚的女人,裝扮得漂亮,會被說是花枝招展,勾引別人家先生的狐狸精;結了婚的男人,打扮得帥氣,會被說是事業有成,中年男子所散發出的”男人味”!看完了『兩個女孩打獵去』,我更加確定我的想法是正確的,為那兩個女孩感到遺憾,也為許多部落裏遭受同樣命運的女孩感到遺憾,「我們的男人去打獵看的到獵物,而且也知道他的獵物是什麼?『結婚』對我們來說也像獵物,我們的獵物是男人,但我卻永遠也打不贏,因為我永遠都不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了…..」女人不經濟獨立,即沒有了依靠,假使一天脫離了婚姻,便什麼都沒了!

在部落裏,『公主悲歌』的例子並不少見─都市原住民的苦難以及山地雛妓的悲哀。許多在部落裏長大的孩子,從小父母親為了賺錢,到都市討生活,做的盡是一些勞力工作,水泥工、黑手、搬運工、工地鷹架工人等,孩子便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父母親偶而回來,挣的錢不多,都拿去買”維士比”,說是真正賺錢養家的,少之又少,再說,原住民生性單純樂天,到花花世界受騙者,亦是多,許多父母,或因為都市掙錢夢破碎,或因為身體搞差,而回部落蹲家裏的一堆。孩子從小便沒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學校教育也是,家庭教育也是,因此,家庭命運一直重蹈覆轍,算是一種悲哀吧!

恢復傳統姓名的訴求、感嘆傳統文化失落之危機、抒發都市原住民的苦難、感嘆山地雛妓的悲哀、原住民生活調適的問題,是作者生活中所經歷或所擔憂的問題,作者將這些小故事結合成冊告誡世人,也提醒自己,身分認同的過程是坎坷的、是辛苦的;雖然如此,她仍會像這顆小小不起眼的琉璃珠一樣,閃耀光芒,只要她心裏相信!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4/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