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噪音:港、中、台的時代配樂》新書發表會活動報導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2/07/27

時間:2012年7月26日16:30~18:00

地點:小哲食堂地下室(台北市泰順街60巷9號B1)

主持人:徐明瀚(愛上噪音責任編輯)

主講人: 黃燿明(香港著名歌手,「達明一派」成員) 、張曉舟(中國重要樂評人,音樂策畫人)、張鐵志(本書主編)

文/黃政

《愛上噪音》此書是由《陽光時務》總策劃,訪問19位中港台兩岸三地音樂家、詞曲創作者,講述其創作理念,音樂與社會現狀的連結,透過音樂為社會、理想發聲。而這次的新書發表會也請到了黃燿明、張曉舟和張鐵志來和大家分享兩岸三地的"噪音″對於世代、社會的影響以及價值,也和大家聊到港、中、台的政治和社會現況。

發表會一開始主持人先問黃耀明為什麼會使用《愛上噪音》這個名稱,黃耀明表示其實會使用"噪音″這個詞是受了張鐵志《時代的噪音》這本書所影響。"噪音″其實不單是音樂、聲音方面的,可能也是一種意識形態,一種不被主流社會所喜愛的。主持人也問到關於黃耀明所說「音樂比上街更重要」的觀點,對此黃耀明表示,因為他是一個音樂人,他對於音樂、藝術的喜愛,因此他將音樂與反動結合,藉由音樂這個媒介來表達出對主流社會的反抗,但他也表示有時候"上街"還是有其必要性的,每一個人還是該有表達自我的權利。

 

 

 

 

 

 

 

 

 

黃耀明從在《達明一派》時期就將音樂與政治、文化上的反抗做連結,創造出政府當局、主流社會所不能容納的"噪音″,但就像他所說,那是意識形態上的,而在於美學上、音樂性、藝術性來說都是悅耳的、美好的。對此張曉舟也提出一個觀點,他說砲彈有兩種,一種就是真正的砲彈,豪不避諱的、直截了當的反抗;而另一種就是"糖衣砲彈",外在包裹著美好的糖衣,但內容卻是批判的、反抗的。而在反抗、批判的噪音中也必須將美學、音樂性提升到一定的層次,這樣才能夠長久的留存。

 

 

 

 

 

 

 

 

張曉舟也點出許多中國抗議歌手的問題,第一就是政治上的打壓,他笑著說:台灣太奢侈了,能夠為了"LiveHouse"上街頭跟政府抗議,這在中國根本是天方夜譚,中國對於自由的壓迫讓許多獨立音樂人失去了生存的空間。而第二個問題可能更嚴重,就是消費主義的影響,讓許多獨立音樂人為了生存而不知不覺迎合大眾的口味,漸漸的被市場所收編。他也說道,比起中國,他認為台灣太安全了,太過安全的環境對於創作是有很大影響的,於是他提出一個反思:當禁忌越來越少時,當"噪音″被接受之後,要如何再挑戰?要如何防止自己成為自己抗議的一部份?

張鐵志也回應到,台灣早期許多的批判性歌手也漸漸的力不從心了,漸漸地流於一種懷舊,無法召喚現代。並且現今台灣的社會有保守主義越來越高張的趨勢,人們為了追求所謂更美好的生活品質,而漸漸無法容忍"噪音″的存在;無法接受次文化的存在,以至於衍生出最近許許多多的爭議,當然這是有更多層面需要去探討的。但張鐵志表示,他希望獨立創作是能夠真正從土壤中生出的,筆者也非常贊同這個觀點,唯有真正從土地紮根生長,而非在官方所建造的溫室中成長的,這樣才能夠有屬於自己的生命力。而發表會的最後張鐵志也說到「我們的社會確實是需要不同的聲音的,而每一種"噪音″也都是每個大時代的配樂。」

 

 

 

 

 

 

 

 

 

 

 

 

這次的發表會吸引了許多愛好音樂、關心時事的朋友到場參加,會場座無虛席,還有許多人是站在後面聽完整場的,三位主講人分享了兩岸三地的社會現況,也談到了獨立創作者在現今所遇到的問題,也對聽眾提出的問題給予回應。雖然許許多多的政治、社會、環境問題都是難以解決的,但若是能用文藝活動、藝術美學給予批判與省思,甚至改變,那將會是最美好的事。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日, 2018/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