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曼‧藍波安《天空的眼睛》新書發表會 報導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2/09/12

報導/盧育嫺

海洋文學作家夏曼‧藍波安,2012年最新著作《天空的眼睛》,於8月23日在「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舉辦新書發表會,夏曼老師的讀者們、聯經出版社副總編胡金倫先生、臺大中文系教授高嘉謙老師、臺灣原民文獻學家楊南郡老師、政大民族系笠原政治教授、臺大臺文所黃美娥教授、東海大學中文系洪銘水教授、攝影家潘小俠老師…等皆出席祝賀,並與夏曼‧藍波安老師互動座談。

到場嘉賓與作者合影
前排左起:高嘉謙、夏曼‧藍波安、胡金倫,等三位老師。
後排左起:黃美娥、笠原政治、徐如林、楊南郡、潘小俠、洪銘水,等六位老師。

聯經出版社副總編胡金倫先生是夏曼的忠實讀者,他指出讀者們若拿夏曼‧藍波安的文學與其他原住民作家的文學相較,會發現很特別一點,那就是「海洋」。海洋是夏曼‧藍波安的文學主調,他作品中獨特的時空魅力,就是來自於變化莫測,時而平靜時而憤怒的海洋。如果說海洋是夏曼文學的主調,那麼「蘭嶼」便是他文學繆思,夏曼是一位實在紮根於蘭嶼的達悟族作家,他寫的達悟神話、飛魚傳統、族群互動、生活情趣、現實難題…等,總是那麼親切動人,是因為這是他做為一個達悟人,真實生活在蘭嶼的親身經驗。

笑談閱讀本書樂趣的聯經出版社副總編胡金倫先生。

夏曼說書名《天空的眼睛》在達悟族語裡所指的就是漢族的「星星」,這是一則來自於自己的故事,做為一位小說家,他只是以一隻「魚瑞」(魚中的人瑞)的角度拉開故事序幕,很有魔幻寫實味道。他說這本書的起源,應該從爸爸的一句話開始。小時候,爸爸曾問他:「你知道什麼叫做海嗎?」這對他是一個很大的啟發,即便他長大後,來到臺灣求學發展,忙著過都市生活,但這句話始終藏在心底。1980年代末,他回到蘭嶼,重新學造船、潛海射魚、夜間捕魚…參與全部的達悟核心傳統,他近身見到平靜海洋裡千奇百怪的水母、孤傲的浪人鰺、各種美麗的掠食大魚、夜間跳出海面飛行逃逸的飛魚群…海洋的磅礡生命力天天震撼著他!這才想起爸爸說的每個奇妙故事,想起爸爸總在抓魚時,對魚歌唱的那種深情,這一切的原動力都是海!「你知道什麼叫做海嗎?」這句話其實是來自肺腑的崇敬讚嘆!

《天空的眼睛》寫一位達悟族外祖父母扶養一位原漢混血外孫,期盼他能自然融入達悟文化的真實故事。夏曼娓娓道出族人之間互相幫助的情誼、家人間的濃厚親情,以及流落外鄉的族人,為下一代打拼犧牲,以致與原鄉越發疏離的現實問題。他同時探討族群文化差異,藉由本書中的達悟外祖父母,處理在臺灣猝死的長女後事,突顯出達悟人、漢人,甚至基督教文明截然不同的生死觀。

「這種差異鴻溝會不會是不同族群間永遠的難題呢?」《天空的眼睛》結局似乎給了個開放性的回答。達悟外祖父帶著原漢混血外孫,上山造船下海捕魚,感覺到外孫代替了兒子,繼承達悟傳統。小外孫深以自己的達悟名字為傲,但與漢族的姑姑相遇後,卻也自然流露出親情依戀。而臺灣漢族姑姑與達悟族外祖父母的破冰,竟是因為一位中國內蒙古作家所寫的大漠之狼的故事。當海洋與大陸相遇,當魚的民族與狼的民族能夠感同身受,夏曼似乎暗示著,族群與物種的界限將越來越模糊,新生代將是創造更開闊的族群關係的新契機。

夏曼‧藍波安發表新書《天空的眼睛》。

臺大中文系高嘉謙教授認為,海洋書寫在臺灣及兩岸三地皆不足,夏曼‧藍波安卻很難得地堅持不懈,成為華人世界中海洋文學的優秀代表!更可貴的是,夏曼的海洋書寫不與漢人作家相同,漢人喜於從環保和生態的角度切入,而夏曼所選的視角是從達悟族的傳統,從自己部落的神話故事來看海洋,這本《天空的眼睛》就是用一隻熟悉達悟族的魚帶領讀者看人類世界。無論夏曼藍波安在寫爸爸說的故事或是媽媽說的故事,他自然流露的部落傳統與浪漫情懷,都讓臺灣文學的視野更遼闊、豐富!

高嘉謙教授與夏曼‧藍波安對談,妙趣橫生。

楊南郡老師讚美夏曼藍波安是「稀有動物」,因為「達悟族是臺灣唯一的海洋民族,人口又非常少,這麼小的族群竟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作家,夏曼藍波安真的是稀有動物!」,楊老師也分享了自己協助拍攝人類學家鹿野忠雄的生平紀錄片時,受到蘭嶼居民與夏曼的熱情招待。他還透露說,因為讀到另一位人類學家國分直一的筆記,裏面記載了達悟族人將失蹤於南洋的鹿野忠雄比喻為「天空的眼睛」,啟發他,在製作紀錄片結尾時,以玉山上的明亮星星,暗喻鹿野忠雄的最終歸處。

楊南郡老師讚美夏曼‧藍波安是「稀有動物」。

東海大學中文系洪銘水教授特別從臺中北上祝賀夏曼‧藍波安,他極喜歡夏曼寫出部落的故事,讓漢族讀者再次看到原住民族與自然相處的智慧與感情。他拿《天空的眼睛》舉例說,達悟族外祖父要砍樹造船前,跟樹一直講話,表達感謝深情後才慎重砍下樹,這與漢族常為了經濟利益砍伐森林是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在今天,兩族面對自然的態度高下立判。原住民文學給了我們許多的啟發,激起反省,是臺灣的大寶藏。

洪銘水教授盛讚原民文學是臺灣的寶藏。

臺大臺文所黃美娥教授先分享了多年前,因不知夏曼藍波安只吃自己捕獲的魚的達悟族傳統,魯莽請夏曼吃生魚片的糗事,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她也表達了漢人讀原住民文學的問題,黃教授認為各族原住民文學都有自己的宇宙系統、己的世界觀,目前的漢人讀者還很難完全進得去,她相信,原民作家還有很大的空間,整理自己民族的神話傳說,吸引更多漢族以至於全世界的讀者,進到臺灣各原住民族群的文學世界。她期盼像夏曼這麼優秀的作家,不僅在臺灣的原民作家群中發光,更能在兩岸原民作家,甚至是世界的原民作家光譜中發亮。

黃美娥教授透露與夏曼‧藍波安的陳年糗事,觀眾哄堂大笑。

攝影家潘小俠老師則以自己三十年來在蘭嶼拍照的經驗,與夏曼‧藍波安分享在蘭嶼工作的點滴往事,他謝謝夏曼老師與達悟族人長期以來的協助照顧,更祝賀夏曼的新書與寫作成果越來越豐碩。

潘小俠老師特地前來祝賀夏曼‧藍波安新書出版。

最後,夏曼‧藍波安回應黃美娥教授有關漢人不易進入原住民文學中的宇宙系統的提問。他表示,在達悟的觀念之中,海洋沒有疆界,是整個宇宙概念的起源,而海裏的魚又是達悟族生存的重要需求,因此海洋、魚與達悟民族有很深的連繫。對於讀者會不會因為不了解達悟文化而導致閱讀《天空的眼睛》的困難?夏曼‧藍波安認為不會,他說自己的文字很平實,讀者只要以享受一則故事的態度閱讀,不拘泥於虛構與現實,就能輕易看到一個達悟族的新世界。他相信一則好的故事,不管是發生在蘭嶼海洋或是蒙古沙漠,只要寫故事的人夠用心,看故事的人必能獲得相同的領悟與感動。全場發表會在熱烈的簽書活動中,畫下美好句點。

夏曼‧藍波安為讀者簽書。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