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真相:賽德克族與霧社事件》發表會活動報導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2/11/14

繼去年10月出版《真相‧巴萊》之後,霧社事件馬赫坡社遺族後代郭明正更加確定,用全然賽德克的觀點完整說明賽德克族文化並還原霧社事件真相,是祖靈給他的任務,這是無可推諉的天職,因此在訪問了霧社事件餘生之後,便集結出版了新書《又見真相:賽德克族與霧社事件--66個問與答,面對面訪問霧社事件的餘生遺族》。

原圖中心於10月30日舉辦「《又見真相》新書發表會」,當日上午先在中心放映電影《賽德克‧巴萊》,讓來賓重新回憶那段歷史,下午則邀請本書作者郭明正老師以及文史工作者邱建堂老師對談。兩位老師分享了許多霧社事件終不被知悉的真相。而郭明正老師也談到了在記錄這些口述歷史時的困難,因為部落族人一直將談論「霧社事件」視為禁忌,但在許多文獻、專著出版後,開始相信事件的真相終會水落石出,並在克服了種種外人難以體會的複雜因素與心理掙扎後,把30年來親訪餘生遺族的紀錄一一歸類整理,完成了本書。


本次發表會先請臺大歷史系周婉窈教授致詞,周教授表示《又見真相》和前一本書最大的不同便是和電影脫鉤,將清流部落耆老傳述的賽德克族的歷史、文化以及霧社事件的真相盡量忠實地保留下來。另外周教授也提到,臺灣的歷史,尤其原住民歷史常給人們很深的悲哀之感,但是悲哀是歷史給我們的,而希望是我們自己給的,且歷史只有在人們願意參予的情況下才能夠活過來,我們必須努力讓社會大眾更了解臺灣過去的歷史,今天郭明正老師的新書便是努力的代表,讓我們的歷史認知又往前走了一大步。


接著由邱建堂老師先做發表,邱老師說他從前就一直在思考,為什麼臺灣的歷史學者都不寫自己的歷史,而是寫大陸的歷史,為什麼連短短五十幾天的事件都沒有辦法被書寫下來,雖然說事件本身已經很難找到所謂的真相,因為參與的族人都已經過世了,但仍然希望能透過我們將每一家的歷史集合起來,形成真正的真相。

郭明正老師發表時先就清流及周邊的部落以及早先的部落生活做了簡單的介紹,接著講到他一開始的初衷是紀錄賽德克的歷史與文化,但不可避免地皆會觸到「霧社事件」,於是決定將「霧社事件」記錄下來。尤其在寫了《真相‧巴萊》之後,郭老師深深地感覺到沒有屬於自己的歷史,而其他的「霧社事件」紀錄也都只寫到迫遷川中島,便沒有了後續的紀載,因此認為他非寫不可。


接著是兩位老師的對談時間,邱老師提到「霧社事件」之後,族人初遷川中島時,日本人花了大約半年的時間在餘生族人之間調查,蒐集參與抗暴的漏網之魚,而後逮捕了三十二位有嫌疑的族人處以極刑,自那時之後,談論「霧社事件」變成了部落的禁忌,因此在做調查之初遇到了不少的困難。而《又見真相》這本書其實大部分都是在講文化,其他都是在解釋名詞,因此希望歷史系的學生們將來能夠用所學的專業將「霧社事件」書寫成真正的歷史。接著郭明正老師也分享了許多從耆老口中聽來的,不曾紀載在書中的故事。

本次發表會來了許多對歷史有興趣的讀者以及歷史系學生,因此在最後的詢答時間提問非常踴躍

第一位讀者提問:為什麼事件當時要先攻打距離較遠的能高越嶺道上的駐在所?是為了奪取武器嗎?還是有其他原因。
這個問題由邱老師回答:邱老師表示,會先攻打那邊是因為族人們最痛恨那邊的警察,因為所有的血汗、血淚都在那邊發生。

第二位讀者提問:請問餘生在遷到川中島時有沒有人逃跑?
這個問題由郭明正老師回答:其實在遷到川中島的這個過程,族人大概都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活下來了,因此沒有聽說過有人逃跑的。只有一個人在遷到清流後還是帶了幾個親戚又上去霧社,要直接殺到多達部落,但最後還是被抓了。


發表會的最後便由兩位老師為讀者簽書作為結束,許多讀者紛紛在現場購書給老師簽名,並要求合照,這次的發表會便在老師的精采分享和讀者踴躍的互動下圓滿的結束。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四, 2018/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