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歷斯‧諾幹2012:自由寫作的年代》發表會活動報導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2/11/19

文/盧育嫺

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企畫一年多,為作家瓦歷斯‧諾幹出版的最新著作《瓦歷斯‧諾幹2012:自由寫作的年代》在11月16日(五)下午舉行正式新書發表會。發表會上許多聽過瓦歷斯老師演講的同學及臉書好友前來道賀,藝文界的好友們也都齊聚一堂為他喝采,計有:擔任主持人的文學評論家浦忠成先生(鄒族)、擔任與談人的臺北教育大學林淇瀁教授、作家夏曼‧藍波安(達悟族)、原民電視台副台長丹耐夫‧正若(排灣族)、文史工作者郭明正(賽德克族)、瓦力司‧得牧(賽德克族)、臺大中文系教授曾永義,及臺大原聲帶社多位同學,熱鬧非凡!

《瓦歷斯‧諾幹2012:自由寫作的年代》記錄了瓦歷斯‧諾幹在2012年巡迴全臺各地演講的心得、他的閱讀體會、二行詩教學實況,以及與學生們互動的愉快過程;還收錄由瓦歷斯‧諾幹親自挑選,來自全國各地新手詩人的優秀詩作。

原民會孫大川主委推薦序上讚揚說:「本書是老師瓦歷斯為學生與現代人創建的文學舞台,也是詩人瓦歷斯以筆為劍開闢的文學獵場。」,臺灣大學圖書館館長陳雪華也大力推薦,認為此書可以鼓勵許多對藝文有興趣的讀者,進一步跨入詩人的行列。臺灣文學界著名詩人向陽更盛讚:「它就像蜜蜂傳播花粉,可以讓現代詩走進人群、社會。」瓦歷斯‧諾幹則謙稱說這本書是一個意外、是一本與大家的共同創作。

浦忠成:瓦歷斯是一座橋樑,融和了兩個民族的文學傳統。

文學評論家浦忠成先生擔任發表會的主持人,他先細屬瓦歷斯‧諾幹青年時期浪跡全台做田野調查的往事,強調瓦歷斯的文學是扎根在真誠實在的泥土裏,他對鄉土的愛,是用足跡來印證、用文學來實踐,就像本書記錄他跑到全台各地作「二行詩」推廣演講的點滴。他推廣的「二行詩」,其實有原住民族的傳統淵源。沒有文字的原住民族,自古就擅於以瑰麗的語言吟唱詩歌,演說故事,發展至今,可以發現原住民族的說唱表現,比漢族更具感染力,瓦歷斯的詩作就是根源於這個傳統中。更可敬的是,他深入掌握了「漢字」,他出版過一本漢字研究書《字字珠璣》,對漢字的形、音、義以及常用錯別字,作深入的解說,一舉突破原住民族的文字焦慮,精研文字到令許多漢族作家都望其項背的地步。

寫文章的人都知道,越短的文章越難寫,就像漢族的詩歌中,五言絕句寫得好的不多,大概只有王維可以奪冠。我們看「二行詩」的字數更少,像日本的徘句一樣,臺灣原住民作家中,由鍊字成精的瓦歷斯‧諾幹來寫、來推廣,不只是巧合。瓦歷斯‧諾幹是一座橋樑,他融和了兩個民族的文學傳統,並且將文學金字塔上的詩,散播進入民間。

向陽:他讓人們更靠近詩、親近詩,並且自然地寫起詩來。

七○年代正是原住民文學的萌芽期,全力在報刊上登載原住民文學作品的詩人向陽,也是瓦歷斯的伯樂之一。向陽說,瓦歷斯‧諾幹曾有過三個名字:吳俊傑、柳翱、瓦歷斯‧尤幹,這三個名字的變化,印證了臺灣原住民族在自己土地上不斷被殖民的血淚歷史。向陽對瓦歷斯的深入認識,也是來自於一場在美國舉行的後殖民演講,瓦歷斯主講、向陽評論,影響至今,他現在講授報導文學課,一定要學生必讀瓦歷斯寫的泰雅族先覺者Lusin Wadan的故事。或許因為深沉的民族傷痛,原住民作家開始用詩歌尋找出口,初期誕生三位令人亮眼的原住民詩人:莫那能、瓦歷斯諾幹、夏曼藍波安,但在夏曼藍波安,轉為全力經營小說之後,堅持寫詩至今只剩瓦歷斯諾幹。

向陽說寫詩就是一種「釋放」,讓想像力自由馳騁。因此,在本書的推薦序上,向陽特別肯定瓦歷斯寫詩、教詩的堅定不移,他認為一個作家不只有美學上的責任,也有一定的社會責任,瓦歷斯這本書就顯現了這個意義。他說:「在詩的社會教育與傳播上,它就像蜜蜂傳播花粉,可以讓現代詩走進人群、社會,讓每一個人,只要他喜歡,都可以更靠近詩、親近詩,並且自然地寫起詩來。」向陽的「十行詩」很有名,他笑說自己也要開始來寫有漢徘之稱的「三行詩」,並邀在場的作家夏曼藍波安一起寫。

瓦歷斯‧諾幹:翻開本書,找到你的自由寫詩之路。

瓦歷斯‧諾幹談起這本書的出版緣由,直說有些意外。他先從書名前半部《瓦歷斯‧諾幹2012》講起,透露說自己曾經還有個日本筆名叫「蒼田南」,就像向陽老師說的,這是一路被殖民的痕跡。書名後半部《自由寫作的年代》,是指他所居住的地方,叫「自由里」,他二行詩的旅行起點就是他任教的學校「自由國小」。他認為「自由」是名詞、形容詞,也是動詞,寫作是一種自由,也是爭取掌握自由的過程。

在他的生命中,九二一地震是一個轉折點,喚醒他想積極傳承文學給下一代的決心,從那時開始,他更用力推廣閱讀與寫作,這本書的雛形應該誕生在那個時候。他鼓勵自己的部落兒童寫作,也希望文學的力量可以散播出去,所以,他到各地去演講,教大家怎樣寫「二行詩」。瓦歷斯談到自己去教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媽寫詩的趣聞,他說,八歲小朋友到八十歲老太太都能寫二行詩,可見寫詩並沒想像中難,他當場唸了一首小朋友的二行詩:〈電視〉「看太多/會變笨。」,讓現場聽眾都笑了起來。瓦歷斯鼓勵大家說,就是這樣,只要讓想像力自由飛翔,展現自由的力量,靈感就會自由湧現。瓦歷斯請大家翻開這本書,從中定能找到自由的寫詩之路。

更多貴賓的肯定

夏曼‧藍波安說本書與他一直在思考的「原住民文學中的環境參與」相互應和,「自由寫作」的力量只在充滿了「風、雨、露、海」等環境力量的原住民文學中才能展現出特別的價值。

曾永義教授是戲曲專家,他說,瓦歷斯的文章好就好在「深愛鄉土、關愛族群」,這是他文學靈魂所在,因為只有真正誠懇的愛,才會無微不至,達到「滿心而發,適可而止」自然又飽滿的境界。曾老師還舉中國的「對聯」與「二行詩」對照,他說類似這種文體,創作要點就在「文字求少求精,捕抓生命的靈光」,「二行詩」更進一步從傳統的對聯語法跨進現代詩的形式,是瓦歷斯了不起的嘗試。

原民電視台副台長丹耐夫‧正若當場吟詠排灣族的美麗詩歌,呼應詩歌是原住民文學傳統的觀點。另外,文史工作者郭明正、牧師瓦歷斯‧得牧、及聽過瓦歷斯二行詩的演講後也開始寫起詩的陳儀威同學,紛紛發表看法,恭賀瓦歷斯‧諾幹新書出版,同時肯定了「二行詩」的自由寫作力量。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一, 2017/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