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夏威夷》映後座談會

by ann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8

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

時間: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文/吳慈恩   content-2-1                                                                                                                            

在夏威夷原住民文化中存在著一種性別叫「mahu」。「mahu」的意思即為中間之意,它代表著同時具備著男性與女性特質之人。而他們通常會被附予祭神的重大任務,並且在傳統的夏威夷原住民文化中mahu是相當受人尊重的,其扮演著照顧者、醫治者和古老傳統文化教師之職務。直到19世紀殖民者與美國傳教士們的入侵,使得mahu遭到剷除與抵毀,因為他們不容於mahu的存在。這部影片寫實地呈現了長久以來,在主流社會中,異文化遭遇「被汙名化」及被「邊緣化」的情形。為了讓更多人認識「性別」以致於「族群文化」的多元差異,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與臺灣大學原住民族學生資訊中心及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於2016年11月23日共同舉辦《跨性夏威夷》映後座談活動,並邀請臺灣原住民族基層教師協會及了原住民多元性別青年團(Colorful Wi)的講師董晨皓(Remaljiz Mavaliv,現就讀高師大性別教育研究所)以及臺灣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的童元昭主任擔任映後與談人,透過對談與討論之形式激發讀者對於性別議題與多元文化社會的認知與反思。

座談會一開始,便先請董晨皓講師及童元昭主任作簡要的介紹,之後進行影片播放。影片長度長達77分鐘,結束放映後,由董老師針對這部影片深入探討性別多元及原住民族群之議題。

首先董晨皓老師對夏威夷歷史做了簡單的介紹,從部族時期、夏威夷王國、英國占領、英國占領和法國占領、美國占領到現在成為美國第50洲,讓讀者對於夏威夷文化先有個初步的認識。接著帶領讀者們一同認識性別與其多元性,性別可分成四種類別,分別為生理性別、性別認同、性別氣質及性傾向。

  1. 生理性別即是人類在出生時生理結構上之差異,主要是來自遺傳和生物結果。(我的特質:我生下來是……)
  2. 性別認同為一個人對於自己性別上之認同。(我的特質:我覺得我是……)
  3. 性別氣質為一個人表現出來的氣質,其為陽剛或是陰柔。(我的特質:我看起來像……)
  4. 性傾向為一個人在感情與性上是傾向女生或男生,就是我們一般所說的同性戀或雙性戀。(我的特質:我喜歡的是……)

另外董老師又針對一些大眾對於不同性別文化給予的名稱加以解釋,分別為L、G、B、T、I、Q。

  1. L:Lesbina 女同志(性傾向)
  2. G:Gay 男同志(性傾向)
  3. B:Bisexual 雙性戀(性傾向)
  4. T:Transgender 跨性別(性別氣質)
  5. I:Intersex 陰陽人
  6. Q:Queer 酷兒

女同志、男同志及雙性戀的性別類別皆屬於性傾向,而跨性別則屬於性別氣質,此外陰陽人則是同時擁有男性與女性生理構造之人,而酷兒則為一群不想被定義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或是一個大眾給予的名詞框架之人。最後董老師強調,他認為跨性這個詞並不適當,也不適用在這部影片之中,因為他們就是mahu,不屬於任何一個分類群。Mahu為「做」性別,並非同性戀而是有屬於自己的文化脈絡。之後老師又分別介紹了不同國家其原住民部落的性別類屬,有來自北美原住民的「雙靈人」、印度原住民的「Hijra」(屬於生理男性,為閹人)、薩摩亞原住民的「法法菲妮」(屬於生理男性)與臺灣北排灣族的「姊妹」等等。這些不同性別類屬之人皆是在這主流性別文化裡受到歧視及邊緣化之人,因此董老師也提醒大家,往後當我們在制定法條、規範時,是否更應該具備多元文化的視角,我們必須認知、體悟到不同族群的性別文化皆不同,並且給予尊重與包容,讓他們像這部影片中的河娜,能勇敢的做自己、做mahu。

 Q&A

  • 若董老師覺得跨性這個詞並不適合套用在這部影片之中,那倘若能給這部影片下標,老師會給予它什麼樣的片名?

董:其實他們覺得mahu就是他們的性別類屬,並非我們所謂的同性戀者。因此若是我,這部片名我會把它取名為KUMU MAHU也就是mahu老師。

  • 這部影片中mahu與夏威夷文化有什麼關連?

董:片中的何娜老師曾說到:「我高中的時候常被嘲笑、被欺負,因為我太女性化,讓我找到歸屬的是自己夏威夷原住民的身分。」因此我覺得這部影片中的何娜老師其實就是想要利用文化附贈的方式來維持mahu的傳統性別類屬,希望能將mahu的歧視降低,並且透過mahu的傳統文化找到歸屬感。

  • 董老師覺得城市mahu與傳統部落mahu的差異?

董:從片中可以感受到城市mahu容易受到歧視及扭曲,因此他們需要利用文化附贈的方式來擺脫汙名化,而現代化不強的部落由於還保有自己的傳統文化所以能夠理解mahu並且給予包容,因此不像城市mahu容易受到歧視。

kumu-hina4

 

 

 

 

isang原影展:原住民紀錄片暨映後座談《靈山》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4

地點: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誠102

時間: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文/高紫瓊、圖/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原住民學生資源中心

content-2-1

isang原影展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族研究發展中心、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原住民學生資源中心主辦及本原圖中心協辦,分別於10月24日、26日及31日播映《只要我長大》、《靈山》、《灣生回家》三部原住民族紀錄片,其中《靈山》邀請導演蘇弘恩蒞臨並於映後座談。《靈山》曾獲得2016年臺灣國際紀錄片華人紀錄片評審特別獎、2015年南方影展南方首獎及2015年臺灣國際民族誌影展,此紀錄片是導演蘇弘恩的第一部紀錄長片,藉由拍攝過程,他重新找尋並認識自己的母文化,身為太魯閣族的驕傲。

紀錄片中的主角是位太魯閣族的耆老,亦是導演蘇弘恩的外公。透過鏡頭刻畫出他在部落的生活,以他最熟悉的語言緩緩道出自己的生命經歷與過往的歷史記憶,而片中亦穿插運用了1930年、1960年、1973年、1994年及2014年鐵路電氣化、國民政府宣導、臺灣原住民族正名運動及反課綱等歷史與現今影像的相互交錯、對比。因此,很明顯地從紀錄片可看見是兩個世代的故事走向,映後座談導演亦提及,當初拍攝紀錄片的初衷,單純想把太魯閣族文化做影像紀錄保存,因意會到文化正逐漸地流失,狩獵文化、傳統信仰及外來宗教的相互碰撞等等,經由深入訪談過程中,耆老不時會分享我們未見過的世代,為了解當時的生活狀況,翻閱相關資料及新聞畫面,才慢慢地將其放入紀錄片中。透過兩個世代雙向的呈現,亦說明著現今族人許多思維必須改變,導演提及紀錄片其中一個畫面,電視正播放原民臺的新聞,當下的新聞畫面正播放著原民臺始終無法獨立製作,仍隸屬於官方等等爭議,只是當這些新聞不停播放著的同時,無論外在環境與事局不斷地在改變,外公仍繼續過著他原有的生活。

觀看紀錄片時,令人意外地是畫面所呈現出的情感很真實、自然,毫無初次面對鏡頭的生澀,導演說明拍攝前期花費許多時間讓族人們習慣面對鏡頭這件事,先以拍攝照片的方式,之後才使用攝影機錄製,經過長時間的磨合和溝通,族人才逐漸習慣被拍攝並無視拍攝者的存在,才能呈現如此自然的畫面。原先,希望這部紀錄片能以客觀的視角陳述,但很明顯地,最後的成果仍屬主觀。透過主觀視角的切入及拍攝手法,其實能清楚看出導演對於自己身為太魯族及閩南人的雙重身份處於模糊地帶,始終無法清楚定位自己,因生長經歷與原鄉的連結較微弱,導演自身期許能夠了解母文化的渴望。

現場觀眾問及當有拍攝紀錄片的念頭時,是如何與外公溝通,導演說當下僅與外公說想拍攝外公在部落的生活日常,而拍攝過程中並無太多的訪談及對話,因過去與母文化的斷層,錯過了許多經歷,藉由拍攝此紀錄片亦慢慢地重新認識自己的母文化,雖然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導演也透露,紀錄片完成後將影片播放給外公觀看,剛開始外公並沒有太多的反應,直至畫面出現外公山上的工寮時,外公才認出影片中的主角原來是自己呀!山林間,才是外公最熟悉、最自在的生活場域啊!

 

因生活環境及社會結構的變化,族群間的融合已屬常態現象,透過映後座談的對話,導演蘇弘恩並未自己的雙重身份因生活環境與生命經歷的因素而捨棄任何一方,他身體力行,藉由紀錄片發聲,現今原住民所遇的困境及社會大眾容易漠視的議題,期許能找回我們應有的尊重。

歷史中的原住民土地問題

by kate
Categories: 活動報導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4

content-2-2

地點|國史館四樓大講堂
時間|2016年11月09日(三)下午2點

文/游凱婷、圖/國史館

國史館於2016年11月9日舉辦了第32場臺灣原住民史系列專題演講,主題為〈歷史中的原住民土地問題〉,由中央研究院臺史所副研究員詹素娟老師擔任主講人。詹教授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博士,長期從事臺灣原住民史、區域史與歷史教育研究。本次演講主題從日治時期開始,針對原住民與其他族群所發生的「土地」問題進行探討。

首先老師從幾張地圖向大家解說清廷與日本所認知的版圖與界外蕃地,從不同時期的地圖可看出因政策而逐漸縮小的原住民領域。所謂「蕃地」的定義與法令制定,可追溯至明治28年(1895)制定並發布的「官有林野及樟腦製造業取締規則」,其中第1條規定,缺乏可證明所有權的山林原野,全為官方所有,總督府將「民有之外」的林野地全部視為「官有林野」,隔年,總督府頒布「臺灣總督府撫墾署官制」,主旨在將「蕃地」視為「特殊行政區」,並訂立「蕃地」即「官有地」之原則,作為治理「蕃人」的法律依據,日本政府更能依此法將樟腦與森林資源封鎖壟斷,不許未經申請的本島人、內地人或外國人進入「蕃地」。

詹素娟老師

明治31-37年(1898-1904)間「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針對臺灣西部、宜蘭等普通行政區的田、園、宅地、魚池等地目,實行地籍調查、三角測量及地形測量,以釐清土地權利、區分土地等則與地目,明瞭土地的形態,並製成地籍清冊,繪製地籍圖,整合為「臺灣堡圖」。此後,不僅可以清楚呈現普通行政區內的次級行政區界,與普通行政區相鄰的蕃地也得以確立,蕃地與非蕃地的區隔,可以在地圖上清楚標示。

明治43(1910)年起,官方以二階段方式(1910-1914、1915-1925),對西部平原以外尚未完成調查的地區,展開精密測量、臺帳登記等地籍整理事業,以達成臺灣全土地籍整理的目標,此次調查以介於山地與平原間淺山丘林帶的林野為主,兼及總督府支配下的部分蕃地,以及普通行政區內尚未經過土地調查的未查定地,本階段完成了東臺灣的土地整理與劃入普通行政區。

日本政府在進行臺灣土地整理事業期間,也積極設置日人移民基地,明治41年(1908)調查臺灣全土的「移民適地」,評估後,認為東臺灣較西部更適於收容移民,而決定選擇東部做為建立「大和民族模範農村」的基地。為取得執行移住政策的集團地,對定耕於東部的平地蕃必須明確劃定其使用土地的範圍,以取得廣大剩餘土地的支配權。

總督府將東臺灣的土地區分為四種類型:指定內地移民預定區域、土著部落整理區域、別途處分區域、其他豫察濟區域。其中與原住民特別相關者為「土著部落整理區域」,在此「土著」指「蕃人」、「土人」(漢民、平埔族)。針對蕃人,總督府以每戶需耕地2甲7分、放牧地1甲,合計3甲7分的標準,再依據天然地型計算出各部落需要的總面積,集中整理於部落附近。1910年11月發布〈臺東、花蓮港二廳館內施行林野調查之決定案〉,其中,「土著部落整理區域」登錄為「共業地」,其形態為「共有」。但經實地調查後,總督府發現「平地蕃」有數十人或數百人共有土地的情況,部落公有地誰屬的問題,更對後續管理造成可能的困擾。因此,明治44年(1911)5月決定將「土著部落整理區域」的「共業地」登錄原則更改為「分割共業地」,並登錄在「土地臺帳」上。此一規劃與整理,對平地原住民的土地使用與地權觀念造成巨大衝擊雨影響,以原住民的傳統生活型態而言,耕地、獵場四處散佈是很正常的,但透過土地整理,官方以每戶3甲7分的標準估算部落所需土地,並集中於部落周邊後,原住民被迫轉向定耕農業,以每戶3甲7分所估算的部落土地也未考慮日後人口的增長。家戶土地狹小,促使耕地零細化,「平地蕃」的勞動力也從土地釋放出來為國家所應用。

大正14年(1925)起,總督府開始執行「森林計畫事業」,針對林野進行包括治水調查、區分調查、三角測量、周圍測量以及施業案編成等長達十年的延續事業。其中「區分調查」是地籍整理的核心,就治水、國土保安等目的,將臺灣山林區分為「要作為國有而存置者」(要存置林野)與「不要作為國有而存置者」(不要存置林野)兩類。昭和3年(1928)11月總督府更明文規定增加了「準要存置林野」名目解決「蕃人占有地」問題。「準要存置林野」的所有者是國家,作為保留地,原住民只有使用權,並無所有權,保留地的區分僅是圖面作業,實地並無境界標示,也未與原住民妥善溝通;加上其區分不符原住民的燒耕、輪作慣習,因此難以發揮約束作用。「蕃人所要地」的落實與完整處理,有待警務局接續推展的「蕃地開發調查事業」。

1945年,臺灣再經歷一次政權轉移,日治時代未編入普通行政區而施以警察行政的「蕃地」事務,也在行政體系中重新調整安排。1946年4月頒訂「臺灣省山地鄉村組織規程」,將遼闊的「蕃地」一地理環境、轄屬線,編組成30個山地鄉,成立鄉公所等機關。另一方面,將日治時期「準要存置林野」名稱廢除,命名為「山地保留地」,並訂定「臺灣省各縣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作為管理、使用山地保留地的主要依據,規定原住民保留地為國有土地,原住民僅能依規定使用耕地或採伐林木,原住民保留地及其地上物不得作為買賣、抵押、交換、贈與之標的;民國49年修訂「臺灣省山地保留地管理辦法」第15條:「山地保留地,應由民政廳地政局視各山地鄉村地理條件,及山地人民經濟情形、文化分準、分期編查,登記確定其使用權籍,俟山地人民有自營生活能力時,實施放領,其辦法另定之」,此為日後保留地所有權賦予原住民之種子。

民國55年續修「臺灣省山地保留管理辦法」,此法第7條,進一步確立原住民對保留地的耕作權、地上權等物權,及租賃權,且賦予原住民於耕作農地滿十年後,無償取得農地與建築用地之所有權。此為首次於法規上落實將「原住民保留地」歸還原住民的政策。然而,基於社會經濟的快速變遷、人口增加、國家與企業家之侵奪等因,原住民社會積極尋求「擴增」保留地,民國76年12月起,政府開始對山地鄉與花東等平地山胞聚居之行政區各公有土地進行調查,經民國77、78年兩次「還我土地運動」後,政府加速修訂新法「山胞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取得所有權年限由10年縮短為5年。而民國79年起,則對平地山胞進行劃編「山胞保留地」工作,將其居住使用的公有土地、尚未列入「山胞保留地」者,受理申請登記為「山胞保留地」。

時至今日,日治時代的廣義「蕃地」雖因東臺灣及若干延邊第待的劃入普通行政區,而分化為狹義「蕃地」與「分布於普通行政區蕃社」兩大空間系統。然而,所謂「蕃人保留地」僅為狹義「蕃地」上的「生蕃」住民所有,「普通行政區」的「生蕃」因已登記私有土地的業主權,與「蕃人保留地」並無直接關係。此外,日治時代警察與人類學者調查繪製的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其空間範圍、性質與「蕃地」、「蕃人保留地」的關係,亦應進一步比較釐清,才能真正掌握歷史上原住民的土地問題。

 

【圖書】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3-2《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

張照堂 著;遠足文化,2015

文/翁稷安

張照堂的《影像的追尋:台灣攝影家寫實風貌》,原出版於1988年的書籍,在時隔近三十年後的重新出版,絕對是臺灣攝影界甚或出版界的大事。該書內容介紹上世紀臺灣40年代到60年代的攝影家,藉著在當時新聞局轄下的《光華》雜誌的專欄連載,以三年的時間,紀錄了三十多位臺灣攝影家的身影,為了描繪這些前輩攝影人的身影,作者花費了大量的時間搜集資料、進行口述訪談,每篇攝影家文字所花下的心血,即便在資訊發達、本土資料被大量挖掘的現代,仍是難以超越的成就,張昭堂的論述和引介,成為了臺灣攝影的相關研究上重要的起點。這本書在二手市場上價格居高不下,成為愛好者或研究者珍藏的對象,實不難理解。

從歷史書寫的角度,這本書發揮了雙重的作用,不只紀錄了過去,也紀錄了成書的當下。本書所收錄的攝影家,皆生成於二次世界大戰前,成長於日本治下的臺灣,經歷了政權的易轍。他們多半和你我一樣,背景平凡,然後在偶然的機會下接觸到攝影,從此即為這項藝術所深深吸引,或以專業或以業餘的身份,將一生投入這令他們傾心的創作中。張照堂將這戰前出生的三十三位的攝影者,分為前後兩個世代,這兩代創作者於1960年代的交匯,風格或許各自迥異,在創作的精神上又有著某種傳承和延續,接連而成臺灣攝影界的早期風貌。如在原版序言中作者所言,在早期攝影者的作品中「人」都是最核心的要素,首先衝擊觀賞者的,一定都是「人」,其次才是事件和氛圍,在寫作本書的過程中,作者試圖捕捉「照片中的『人』與掌握快門取捨的『人』」,或許是以「人」為出發的寫作,不僅在各章節安排上,以個人傳記為主(僅最後一章為三人合編),每一文字段落無論是在講述照片內容或在介紹攝影者,都呈現出濃厚「人」的氣息,在字裡行間,宛如可以無距離般的感受到人心的溫度和脈動。張照堂確是當代臺灣最重要的人文紀錄者,不管是影像或文字,都能有著最鞭辟入裡的刻畫描繪(收錄於《造音翻土》中的〈陳達歲月〉即為另一則好例子),也因此,本書雖非歷史書籍,作者亦非史學專業,卻比任何一本專業書寫更貼近「歷史」誕生的原初精神和使命。

不只反應著過去的臺灣攝影歷史,《影像的追尋》也間接紀錄了作者寫作時的時代氣氛,1987年政府宣布解嚴,結束了38年的戒嚴時期,能達成這項歷史任務,引領臺灣走下民主的下一階段,是島內長期能量和期盼的累積,1980年代中期臺灣社會內部各種對體制的衝撞和反思,一次又一次最終鬆動威權的體制。政治變革的過程中,新的價值觀也逐漸成形,對本土文化的重視是其中最重要一項,從1970年代起就積極參與臺灣紀錄片和電影新浪潮的張照堂,本書對早期攝影家的一系列追索,是他對臺灣本土文化長期探索的一個面向,並能在官方出資的刊物上連載,顯示了這份對本土的渴望,在一定程度上,於此時已成為民間和官方皆能認可的願景和方向。「本土」一詞在這剛剛解除政治枷鎖的時刻裡,成為一種純粹而充滿能量的共同理想,本書紀錄了這份純真使命,當今日「本土」一詞因為世紀末的政治動員,已雜入太多色彩,並在文創大旗一揮下,流於片面和形式,前輩文化人的熱誠,似已成為只能憑弔的典範?

作為一本經典,自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理解,除了與現實緊密相契合的歷史角度外,美學的觀點是另解本書的另一重要視角,同為攝影大師的張照堂,解析每一幅前輩攝影者的作品的過程裡,已經超越了單純的賞析,近乎於對攝影美學或哲學的剖析,是不同世代攝影者之間對「什麼是一幅好照片」的對話,讀者在閱讀這一則則的影像簡介時,在理解這些照片之餘,也能進一步加深自己對攝影的理解,無論是實務技術層面,如構圖的方法,又或者是抽象哲學層面,如每一次按下快門的意義是什麼。這無疑是底片時代才會交集成的火花,甚至體現了更早期到那底片沖洗還未機器化的傳統,每一幅照片都經由反覆思索,於設計和偶然之間捕捉的一瞬,然後再於暗房之中再三斟酌,終於完成的傑作。如果說作者在書寫各攝影前輩的傳記時,呈現了他們人生的曲折,在解析這些照片時,則挖掘出了影像背後與攝影者的人生,甚或體現了與普世人性相共鳴共通之處。是以,這本書不單介紹台灣本土攝影歷史的殊相,同時也在訴說著攝影藝術的共相;不僅教導讀者如何去觀看這些照片,更試著引領讀者去觀看世界。

在再版序言中,張照堂指出解嚴之後,人們偏重於政治、經濟的變革,忽視了文化層面,是促成他撰寫本書的原因之一。然而同樣的評語,在二十一世紀的臺灣一樣成立,甚至更加嚴重,更多的斷裂橫生在藝術和文化的傳承之間,成為沒有歷史感的淺碟,所有的璀燦之下都是沒有根源的一瞬,如乍現曇花,雖或閃亮,終歸虛無。「或許,今天的影像充滿了活力與生氣,也傳達著煩燥或不安,是進化的過程、現代的徵象,但為什麼我們無能記取、守留住前人經驗中較美好的質素而加以發揮呢?一種謙抑的心胸、安靜的態度,似乎離我們這個時代愈來愈遠了。」這段寫於1988年的文字,是對近三十年後臺灣文化界的警鐘,也似乎是臺灣整體社會所該細細咀嚼的反省了。

【圖書】平埔客 : 從「去做番仔牛」到「嫁做番仔婆」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3-1《平埔客 : 從「去做番仔牛」到「嫁做番仔婆」》

楊毓雯 著;新竹縣文化局,2015

文/廖偉辰

《平埔客》主要是討論新竹平埔族群道卡斯族(Taokas)和客家族群在透過婚姻結合後,對道卡斯族在名制、喪葬、分家等各方面的影響,並將論述主軸特別放在竹塹社七姓之一的廖姓身上,總共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份主要是論述道卡斯族竹塹社在婚姻制上的變化,透過族譜的整理,作者發現一個現象,錢、衛、廖三個姓氏,在族譜最早的三代以內,都依循著以下的慣例來進行嫁娶,亦即潘姓女子嫁給關西系統的衛姓男子,關西系統的衛姓女子嫁給皆只系的衛姓男子,皆只系的衛姓女子嫁給廖姓男子,廖姓女子則嫁給三姓男子。而三姓女子嫁給誰則因為史料無徵,只能推論是嫁入竹塹社的其他氏族內,形成一種循環性的間接交換婚制。

到了第四代之後,錢、衛、廖三個家族開始與族外女子通婚,少與族內女子行間接交換婚制,為什麼會發生如此顯著的變化?作者以為這是因為在清朝政府的政策下,平埔族群擁有遼闊的土地給漢人耕作,生活富裕,衣食無缺,具有強大政經影響力,在地的客家望族,自然願意將女兒嫁入平埔族群中,成為「番仔婆」,以強化自身的影響力,這些女子自然也帶入了許多客家文化的元素。

其次,作者在整理廖豪邁派下族譜中發現一段敘述指出,他們的祖先廖監州因案為避免連累家族,由廣東陸豐來臺,並偽裝成土人,改名豪邁加禮,並與土人結婚,生子合歡、合喜,並遷入竹塹社,後成為竹塹社族人。雖然有研究者以為這是為了要合理化自己的祖先是漢人,是另外一種「脫番」的手法,但作者認為豪邁公派下的廖姓族譜故事正好符合清代早期的歷史情境,大量漢人正由中國沿海前往臺灣生活,需要土地的他們,也是有強大的意願接受招贅,成為平埔族群的贅婿,也就是「番仔牛」。作者以為這是一個長期被忽略的問題,也值得後續好好的研究。

第二部份主要是從名制,來看道卡斯族逐漸漢化或者是客家化的過程。根據研究,傳統的道卡斯族名制使用「親子聯名制」,即自己的名字加上父或母名,例如南茅.少力,南茅是名,少力是南茅的父或母名,主要出現在嘉慶(1796-1820)中期以前。而竹塹社則會加上房族名,這並沒有出現在其他道卡斯族群中,一開始自己的名字然後加上房族的名字,後來則有漢姓,例如廖.合歡.加禮。廖是漢姓、合歡是名字、加禮是房族名。

竹塹社道卡斯族人加上漢姓,一般傳統說法是林爽文事件之後,由清朝政府賜姓所致,作者則指出,從古文書來看,雍正晚期到乾隆早期(1730-50)之間,與竹塹社相關的古文書就已經出現漢姓的使用,所以或許地方官員的鼓勵或是皇帝的賜姓,可能只是做個順水人情或是追認既成事實的做法而已。爾後,到了道光(1821-1850)後期,房族名完全消失,完全變成了漢式名字。

第三部份則是從喪葬、鬮分觀念的出現到「嘗業」的出現,來看竹塹社廖姓漢化的過程。

首先是喪葬,根據作者的研究,早在乾隆晚期,廖姓就很重視風水,也有二次葬的習俗,但由於目前對道卡斯族群過往的喪葬習俗仍然是未知,只能說至少在此時,廖姓就已經完全採用漢化的習俗來對待喪葬這件大事。

其次是鬮分,漢人社會在家長或戶長年老之後,會將家產分配給每一個兒子,而在客家社會中,為了應付不時之需,會將祖先家產保留一部分作為「嘗業」,也就是公共田業,也在乾隆晚期,廖姓族人也開始模仿漢人,立有鬮書分產,並有「嘗業」的設計。

從對喪葬完全採用漢人的方式,以及「嘗業」的出現,在乾隆晚期,道卡斯族群廖姓,至少在豪邁公派下,就已經十分漢化或是客家化,成為了「平埔客」,亦即「客家化的平埔族」。

讀畢本書,從作者的討論中,看到了與過往平埔族群研究的不同面貌,亦即平埔族人與漢人之間的婚姻結合,除了漢人男子迎娶平埔女子,繼承平埔族的家產,使得平埔族逐漸消失的傳統看法外,也有成為平埔族群贅婿的漢人男子,及為媳婦的漢人女子故事,是另外一個讓我們了解漢人與平埔族群如何交互影響的新的切入點,展現另外少為人知的不同面貌,給與後來的研究者新的刺激,所以推薦給大家閱讀。

 

延伸閱讀:

1.陳其南(1990)。家族與社會:臺灣與中國社會硏究的基礎理念。臺北市:聯經。

2.陳秋坤(1997)。淸代臺灣土著地權 : 官僚、漢佃與岸裏社人的土地變遷,1700-1895 。臺北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3.施添福(2001)。清代臺灣的地域社會:竹塹地區的歷史地理硏究。竹北市:新竹縣文化局。

4.柯志明(2001)。番頭家:清代臺灣族群政治與熟番地權。臺北市: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5.洪麗完(2009)。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臺北市:聯經。

6.邵式柏(John R. Shepherd)著 ; 林偉盛等譯(2016【1993】)。臺灣邊疆的治理與政治經濟(1600-1800)。臺北市: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16原圖中心12月週六電影院】

Categories: 影片播映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201612_web
本月份原圖中心週六電影院聚焦在擁有豐富動植物資源的亞馬遜雨林,將播映的影片為《永續亞馬遜》及《夢遊亞馬遜》。

《永續亞馬遜》從部落、社會、政治、環保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從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角度,重新看待並定義這片全世界最大雨林的永續未來。
《夢遊亞馬遜》描述兩段不同年代的白人探險家,從各自深入熱帶叢林的故事,描繪縈繞死亡的亞馬遜叢林;以神祕傳說暗喻原住民遭受的侵擾和剝削,亦凌厲控訴殖民者的貪婪魔性。

播放日期│12/3、12/10、12/17、12/24、12/31
播放地點│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臺大圖書館B1中庭廣場旁)

◎場次一

片名:永12_1續亞馬遜(普遍級)
片長:50分鐘
播放時間:10:00~10:50

從部落、社會、政治、環保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從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角度,重新看待並定義這片全世界最大的雨林永續未來。當大家開始討論人類對環境的影響,「永續亞馬遜」紀錄片分析了世上最大熱帶雨林在社會、政治與經濟上的意義與價值。

要把雨林的價值化為數字,這個關係到全地球生命的生態系統的保存與平衡,必須與其經濟潛能一起考慮。在此前提下,企業主管、政治人物與環保人士,加上原住民部落與河邊社區,一起致力於建造一個模式,可以利用資源,同時創造工作與收入,而只有極小的環境影響。
「永續亞馬遜」探討這些成功的計劃,來讓這片熱帶雨林永存。

◎場次二

12_2片名:夢遊亞馬遜(輔導級)
片長:125分鐘
播放時間:14:00~16:05

在哥倫比亞境內的亞馬遜雨林內實際取景拍攝,魔幻與寫實交織的拉丁美洲電影風格,為所有消逝的無名文明寫下紀念的詩歌。

1909年,一名德國科學家於亞馬遜叢林中罹患了怪病,他向碩果僅存的原住民巫醫卡拉馬卡德求助,他們順著蜿蜒的河流搜尋能治病的神秘植物以及失散的族裔。然而一路映入眼簾的卻是殖民勢力肆虐的無盡傷痕。

四十年後,一名美國植物學家再度踏上雨林大地,請求年邁的巫醫再次帶領他找到德國科學家記載的那神秘植物,隨著兩人深入雨林,雨林中沉睡的黑暗記憶逐漸被喚醒,過往留下的瘋狂與災難,亦如熱帶植物經年累月滋長,蔓生成更形扭曲的瘡疤。
片中的亞馬遜叢林是失落祕境,也是死亡縈繞的人間煉獄,巫醫口中的神祕傳說,暗喻原住民遭受的侵擾和剝削,亦凌厲控訴了白人殖民者的貪婪魔性。

=============================================

※週六開放六歲以上讀者入館:

一、6-11歲讀者請由家長陪同入館。

二、十二歲以上請憑學生證換證入館。

三、請遵守本館閱覽規則。

※觀賞假日電影院時,請攜帶證件登記入館,並遵守中心閱覽規則,請勿任意移動椅子。

【電影】夢想海洋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3-3《夢想海洋》

王威翔導演 ; 沈盈礽製片 ; 得利, 2015

文/Cihek Sin

《夢想海洋》是一部以海洋為主題的紀錄片,其真實記錄退休教授蘇達貞率領16人設法打造獨木舟從自家划向大海,由訓練到準備啟航日本與那國島的尋夢歷程,他們沒有專業知識背景、沒有十八般武藝,憑藉著不凡的勇氣突破重重困境,甚至計劃轉往關島、夏威夷……一路划到舊金山地浩蕩出海!

蘇貞達教授,一名海洋學者,曾任教於國立海洋大學輪機系,一雙拖鞋行遍天下,人稱他為「拖鞋教授」,目前定居花蓮縣壽豐鄉鹽寮村「追夢農場」,並將畢生積蓄全數信託創設了「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擅長海洋體育休閒運動的他,為推廣親海愛海教育,致力於發展海洋活動,歷年海洋冒險創舉無數。

臺灣雖四面環海,但我們從小接受的卻是恐海教育,長輩耳提面命「不要去海邊玩」「海很危險不要靠近」,甚至留下了民間信仰的鬼月抓交替印象,使我們失去對海洋的嚮往,離海洋也愈來愈遠,忘記了祖先曾是航海的民族。然而,熱愛海的蘇教授以實際行動教導人們與海和平共處,帶我們認識這片人們長久以來懼怕的湛藍海洋、並重回她的懷抱。
(more…)

【網站】The Ojibwe People’s Dictionary Ojibwe族語辭典

Categories: 好站推介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4-1網站連結:http://www.daanriver.org.tw/

整理:林恬慈

Ojibwe族語辭典是線上的Ojibwe語-英語雙語字典,並且提供Ojibwe真人錄製的發音,裡面也提供明尼蘇答歷史博物館(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的Ojibwe文物館藏連結。除了詳盡的檢索結果和音檔之外,你可以找到動人的文物、相片與相關的歷史文獻片段。我們也盡可能展示以Ojibwe書寫的文件。
Ojibwe族語辭典有上千條詞條與發音範例,每週持續增加中。讓這個辭典能夠持續擴充Ojibwe語言和文化資源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more…)

【網站】西拉雅國家風景區

Categories: 好站推介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1/23

content-4-2網站連結:http://www.siraya-nsa.gov.tw/

整理:曾薔

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的傳統文化中,以「西拉雅文化(即平埔族文化)」最具代表性。漢人先民來到臺灣以前,嘉南平原上散佈著平埔族群的聚落,主要是洪雅族、西拉雅族等原住民。他們以狩獵、簡單的游耕與漁業為生,天災與高山原住民是他們生活中的兩大威脅,為了集體防禦,過著不固定移居生活,且聚落規模都不大。

漢人來臺之後,帶來原鄉的農耕技術,平原上開始有儲存灌溉用水的埤塘,因而可以栽種稻米,後因漢人掌握技術與資本的優勢,因此,產生一種「割地換水」的合作方式:即漢人興建埤塘,平埔族人則讓出部分土地給漢人以交換用水。久而久之,隨著漢人的大量移入,平埔族被迫遷徙,雙方的合作關係也成了歷史的記憶。
(more…)

【電影】只要我長大

Categories: 館藏導覽
Tags: No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Published on: 2016/10/31

content-3-1《只要我長大》

陳潔瑤 編劇、導演,渠愛倫製片;飛擎國際,2016

文/高紫瓊

本片是電影《不一樣的月光》導演陳潔瑤Laha Mebow,歷經五年的嘔心瀝血,終於完成該片。電影劇情圍繞在三個於環山部落長大的小男孩,並以三個小男孩幽默又純真的視角呈現他們所看見的人、事、物。

瓦旦,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因酗酒而過世,母親也不見蹤影,哥哥家虎因在外地求學,瓦旦就和阿嬤在部落生活,自給自足。

晨皓,從小雖沒有母親的呵護與陪伴,但身邊有位愛他的父親,倆人相依為命;只是晨皓心中一直有個願望,希望能與多年未見的母親見上一面…

林山,父親是樂團鼓手,他以父親為傲,期許有一天父親能於舞台上唱自己的歌,讓更多人聽見與看見;而母親年輕時便懷了他,家中有4個弟弟妹妹;不過讓林山最難以忍受地是,父親總以酗酒逃避現實的壓力。

環山部落位於臺中市和平區,四面環山,部落居民多以務農維生,主要種植雪梨、水蜜桃、甜柿或高冷蔬菜等等。本片一開始則以瓦旦和阿嬤倆人於高麗菜園拍攝照片,攝影師要求祖孫倆所呈現的必須讓人憐憫的感受,才會提升社會大眾購買高麗菜的意願;直接破題切入部落真正的需求確實需要「被看見」,不過如此刻意地「被包裝」,是正確的嗎?

拉娃老師曾有機會能成為歌手,卻因一場意外的發生,使得拉娃老師往後的生活必須倚靠著輪椅,但拉娃老師並未因此放棄人生,她回到部落開設課輔班,幫助需要的家庭和孩子。對部落的孩子而言,拉娃老師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尤其在瓦旦心裡,拉娃老師是他的另一個依靠。現實生活中確實有此人物的存在,陳潔瑤導演則用拉娃老師的故事編寫,從電影中可以深刻感受到拉娃老師的溫柔、剛強與堅毅。

家虎從小在部落生活,長大後到都市求學,但都市的環境讓他無法適應,毅然決然回到部落,想要擔起照顧阿嬤和瓦旦的責任;當他回到最想念的部落、最嚮往的生活,這份思念,見到拉娃老師後再也壓抑不住……而家虎為了讓阿嬤和瓦旦有更好的生活環境,經濟壓力也隨之增長,在現實與道德間的拉扯,家虎又會如何抉擇?

一群部落長大的孩子,到陌生的城市旅行,對一切事物充滿新奇。他們到了動物園,導覽員告訴這群孩子說,「山羌是保育類動物,所以要跟獵人們說不可以獵殺牠們喔!」但孩子們感到疑惑,「爸爸說山羌不可以殺母的和小的,……。」這段劇情直接切入了原住民的狩獵文化與傳統山林智慧議題,也呈現出現今社會所訂定的法規及規範與原住民文化衝突、矛盾之處。

本片的每段劇情以幽默的方式且真實地呈現部落現況,讓隔代教養、酗酒、部落青年流失及部落醫療資源不足等等問題不至於是沉重地口吻道出,部落真正的需求又是為何?原住民族真正是處於「弱勢」嗎?這些問題不僅讓社會大眾省思,另一方面原住民自身也應該反思外界對於原住民的刻板印象是否也該擔負些責任。

看似無憂無慮地他們,心裡都有自己的煩惱,但他們卻以樂觀、純真地角度看待這個世界。長大後我們看世界的角度雖然不同了,因此有些時候我們更需要回到最初、最純真的自己。

 

「人生嘛!你怎麼知道後面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Welcome , today is 星期六, 2018/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