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原住民族圖書資訊中心電子報第三期

2007年9月

音樂影像館-歷屆參展影片

自2001年的第一屆至今年的第六屆,流浪之歌城市音樂節共播放了56部,包含吉普賽流浪之歌、吉普賽樂師傳奇、都市原住民遷徙、部落變遷、薩米族民族認同音樂演化、等影片與紀錄片,其中2005年更是以音樂為主題,播放嘻哈歷史、探戈、爵士樂、以及音樂大師的紀錄片。

音樂影像館歷屆參展影片

下表將先以地區分,再以參加時間排序,樂團及樂手名以中文為主做一些簡單的介紹,
若有原名則以括符列於中文譯名後,*表示參與年。

 

2001開幕影片

中央車站

朵拉在里約熱內盧最主要的火車站-中央車站為不識字的人寫信。寫一封信收一塊錢,如果需要代寄,就再加一元。這一天,安娜帶著她九歲的兒子約書亞來,因為約書亞一直很想見他素未謀面的爸爸。朵拉和鄰居艾琳以念白天寫的信取樂,她們認為重要的信就寄,其他的信則統統扔掉,如果兩人意見不同,就把信收進抽屜改天再決定,約書亞給父親的信就在其中。第二天,安娜與約書亞又來到中央車站,口述了第二封信給約書亞的父親,但一出車站,安娜就發生車禍身亡,母性的驅使下,朵拉答應帶約書亞到東北部去找爸爸,沿途的風景越來越陌生,兩人卻變得越來越親近...

史崔特先生

「史崔特先生的故事」是一部很平淡的電影,描述一個平凡老人的心願。
筆直的公路通向無際的天邊,兩旁的麥田一望無際。老人駕著改裝過的割草機,後面牽引著一輛自製的小拖車,慢吞吞地向前行。目的地是三百哩外,去探望最近中風的哥哥。十年前,兩人因一場小誤會而從此不相往來。沿途刮風下雨,露宿荒郊野地、墓園。公路上遇到大拖車呼嘯而過,有如泰山壓頂。上坡無力,下坡更是險象環生。雖然有善意人士願意幫忙,開車送他過去,也不過一、二天就可以來回,老人婉拒了。他自己罹患糖尿病,視線不佳,又不良於行,拄著枴杖,堅持一切自己來。這件事總要自己去完成。一步一腳印,兩個月後,兄弟終於相會面。老人默默地望著天空,良久良久。心願已了,沒有遺憾,也不必再多說什麼了。

何處是我朋友的家

1987年,阿巴斯拍攝了一部第一次為他帶來國際聲譽的影片《何處是我朋友的家》,在這部只有90分鐘的電影裏,憑著那份撲面而來的純真感動每一位觀眾。
8歲的小主人公阿默錯拿了同桌同學的作業本,如果同桌因此而交不出作業,他會被老師責罵,於是阿默毅然拿起錯換的作業本跑去很遠的地方找他朋友還給他。阿默幾經艱辛都找不到他朋友的家,夜幕降臨了,最後的希望也泯滅了,回到家的時候夜已深了,他決定做一回槍手幫他朋友做作業……阿巴斯在一個小村莊裏找到了這個非常可愛的孩子拍了這部紀實風格的影片,1991年,那個村莊發生了地震,阿巴斯惦記著那個小男駭,便驅車回去找,他也把這一尋覓過程拍攝下來成為影片《生生長流》;1994年阿巴斯再次重臨那個村莊,拍攝了《橄欖樹下的情人》,三部影片合稱“村莊三部曲”。

生生長流

1990年,伊朗發生前所未有的大地震 。一對父子走訪災區,想尋找當年《 何處是我朋友的家 》片中的兩位兒童演員是否安好無恙。一路行來,遍地是災變後尚未清除的斷垣殘瓦與路障,交通嚴重癱瘓。
在尋訪的過程中,父子二人漸漸發現,其實這些 劫後餘生 的人們並沒有因為背負太過沈重的傷痛而一蹶不振,反而是以一種充實樂觀的態度,繼續「生活」。導演阿巴斯以寫實紀錄的手法敘述著大地震後,人的強韌生命力。

好心

Tomas Doruska (捷克吉普賽)

吉普賽流浪之歌

吉普賽女皇-
Esma的故事
(Gypsy Queen-Esma) 馬其頓吉普賽
*2001

台通社所製作報導的藍色巴爾幹系列之一,被全世界吉普賽社區禮讚為吉普賽女皇的艾斯(Esma)是報導的主角。報導雖多著墨於艾斯瑪的善心而非音樂,但穿插減輯艾斯瑪與樂團珍貴的黑白演出畫面,得以看見這位吉普賽大歌星較完整的側影。艾斯瑪的樂聲綜合多種元素,演唱風格大眾化、娛樂性高且感動力強,所到之處,總能引起吉普賽或非吉普賽人強烈的回響。

一種聲音- 凡妮雅(Vanya Lazarova)
馬其頓吉普賽
*2001

這部短片較不同於音樂影像館的其他紀錄片,是由駐馬其頓的台通社所製作的巴爾幹文化報導系列之一。簡短的採訪當然不能囊括馬其頓71歲國寶級女歌者凡妮雅的一生(詳盡資料請參見大舞台);但親探她居所的訪問,使我們見到被喻為「幾個世紀以來罕見的好嗓子」的凡妮雅生活的一面。從高中就開始演唱生涯的凡妮雅,以複雜的轉音著稱,音樂學者至今仍無法完整紀錄她演唱的音符。報導中,她清唱了多首馬其頓傳統民歌,雖然這些歌謠,她演唱了近五十年,唱至動人處還不斷拭淚。凡妮雅的先生,馬其頓極受景仰的民族音樂學者杜斯可˙迪米特洛斯基(Dusko Dimitrovski) 也在報導中精闢地分析了馬其頓傳統音樂的特色(Dusko Dimitrovski也將在9/9的旅者說故事單元中談馬其頓傳統音樂)。

女性的回聲
(Echoes of Woman Soul--Ida Kelarova)
捷克吉普賽
*2001

紀錄伊達˙蓋拉羅娃(Ida Kelarova)這位捷克家喻戶曉的吉普賽女演員/歌者。伊達並未受過任何心理輔導訓練,使得她自創的課程備受爭議,但她成功地以音韻節奏開發女性 身體潛能,成為捷克演藝界的重要話題人物。此片紀錄伊達的生活、創作、與女性 學員間的互動、家庭、成名故事等。其中也可見到伊達的妹妹伊娃˙碧多娃(Iva Bittova)、吉普賽歌者維拉˙碧拉(Vera Bila)等樂人的精彩演出片段。

身體語言的秘密(--Ida Kelarova)
捷克吉普賽
*2001

捷克著名吉普賽女演員/歌者伊達˙蓋拉羅娃,在其所居的鄉間,開始一個開發女性 身體潛能的課程。課程中邀請源於不同民歌文化源流的著名女歌者,以節奏與旋律啟動 身體的極限。來自各國的女性學員,透過發自心底的聲韻節拍,探見黑暗中未知的自己

烈火炙樂
*2003

吉普賽樂師傳奇
導演:拉夫 馬沙勒

本鄉人中無先知
吉普賽
*2003

當今世上最受歡迎的吉普賽樂團【綠林好漢】(Taraf de Haidouks),是世界各大民謠與世界音樂節爭相邀請的貴賓。受到他們知名度高漲的影響,他們所代表的羅馬尼亞村落吉普賽樂聲,也成為近幾年來吉普賽樂聲之大宗。羅馬尼亞小村的吉普賽民謠樂師,雖已步上了世界的舞台,瘋狂的舞台風格讓世人震驚,樂聲中的活跳生命與風霜仍隨著他們的世界巡迴一站一站註記。

美麗拼裝車
(Pretty Dyana─A Gypsy Recycling Saga)
塞爾維亞吉普賽
*2006

以流浪於首都貝爾格勒(Belgrade)郊區的吉普賽難民為主角。他們靠著將雪鐵龍的報廢車輛改裝成造型奇特的雜牌再生車,開著車去拾荒。這些拼裝車有時候跑得很好,大多時候誰也拿它沒辦法。在這群難民的生活與對話中,瀰漫著矛盾的國際政治現實與無奈,但也看到吉普賽人泰然浪漫的處世態度。

馬其頓之心

木笛—Kaval
風笛--Gajda

無相關資料

薩米

穿上薩米族的認同
挪威薩米
*2003

無相關資料

糜鹿夢
挪威薩米
*2003

無相關資料

媽媽,生日快樂
挪威薩米
*2004

這是一位薩米族媽媽過六十歲生日那天所發生的事。那一天全家齊聚一堂,原本歡樂的場面,卻因為身為知識分子的大兒子發表了一些言論,而開始有了爭執。酒酣耳熱之際,薩米族的認同問題,身分困擾與歷史糾結,慢慢浮上了檯面……

新手上
挪威薩米
*2004

這是一部以「舞蹈電影」形式,呈現薩米認同問題的影片。14分鐘的片長全發生在一艘漁船上。搖搖晃晃的船上,這個從沒當過船員的年輕人開始因為暈船而昏眩,同時,他原本堅信的那個世界也正搖搖欲墬。

比自己重
挪威薩米
*2004

2003年的挪威【海岸風暴音樂節】招集了近三百名義工投入支援。這些累積多年經驗的音樂節義工,有的捨下工作或學業,有的將小孩託給臨時成立的「Riddu Riddu托兒所」,專心在各自的崗位上忙碌。為何這些義工願意付出這麼多時間來支援這個活動?他們在組織這個活動的過程中,又遭遇到什麼樣的矛盾與問題?這部影片紀錄了這個發生於北挪威海岸,海岸薩米人的認同運動。

風在呢喃
(The Wind Whisper)
挪威薩米
*2007

一部沒有對白的舞蹈電影,舞動薩米歷史

夏日音樂風暴
(Riddu Riddu)
挪威薩米
*2007

Riddu Riddu是挪威北方海岸的地形氣候:海岸風暴。這個以「海岸風暴」為名的音樂節慶,已經在挪威北方海岸的曼德藍村(Mandelan)延續了十六年。自1991年始,由三位19歲的年輕人大膽展開一場以文化、音樂、手工藝、母語為基礎的民族運動。每到夏天,曼德藍小村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與少數民族樂人,透過音樂、影像、演講、服飾等確認自己的身分與認同。此片是挪威廣播電視公司作的記錄,訪問了曾參與2004年流浪之歌音樂節的回聲(Vajas)、與參與今年音樂節的水之聲(WAI),以及音樂節主席Camilla Bratland。

來跳舞吧!?
(Let's Dance!)
芬蘭薩米
*2007

情竇初開的薩米少年Lassi第ㄧ次參加舞會,邀請心儀已久的Saara跳舞。從此,暗無天日的極地之冬,開出春的花朵,一如薩米少年的初戀。

極地之愛
(The Story of Arctic Love)
芬蘭薩米
*2007

北地的薩米族人在冰天雪地中,如何移動?形似重型機車的「雪上摩托車」是重要的交通工具。Lisko-Matti是雪上摩托車技工,人長得英俊,卻是個窮小子。沒有半隻麋鹿的他,卻愛上富有的麋鹿蓄主的女兒Aletta,愛情故事在一望無際的雪地展開…….。影片呈現了難得見到的薩米族傳統葬禮與習俗。

【極地之愛】與【來跳舞吧!】是薩米族導演Paul-Anders Simma不同時期的劇情短片。雖都以愛情為題,卻同時反映了現代薩米族人的生活、儀式、價值與生存之道。以薩米族人的生存空間為拍攝背景,並以薩米語為對話語言,對於芬蘭境內極少數的薩米族人來說,有重要的象徵意義。

最後的薩米吟唱
(Last Yoik in Saami Forest)
芬蘭薩米
*2007

芬蘭國營公司Metsahallitus未擁有有合法的森林使用權,即在芬蘭北方薩米族人居住的原始林區伐木。此舉破壞了冬季林地的生態,同時對薩米族賴以維生的麋鹿畜養傳統造成極大傷害。伐木造成生態的不平衡,進而使得麋鹿失去食物。然而芬蘭政府卻放任伐木工程的繼續,激起薩米族人的抗爭與綠色和平組織的進駐。此片記錄了伐木工人與為土地抗爭的薩米族人的衝突。在薩米族人的土地上,土地使用權的爭議仍在繼續中……

雙重身份
(A Bloody Yoik)
瑞典薩米
*2007

雙重身分記錄了著名的薩米吟唸人 Lars-Ante Kuhmunen的雙重身分與生活;在挪威奧斯陸錄音室錄製新專輯的他,以及在瑞典北部山區以畜養麋鹿為生的他。Lars-Ante Kuhmunen說:「我居住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身為樂人我深受景仰,作為麋鹿畜養人我備受憎厭。」

薩米之路
(Sami Nieida Joik)
瑞典薩米
*2007

「Nieida,女兒」,導演隨著薩米語教學帶重複著。【薩米之路】,片名原意「薩米女兒的吟唱」,是導演Liselotte Wajstedt自傳性的公路電影。故事始於Liselotte血液中的薩米認同不斷鼓動,於是她離開所居大城斯德哥爾摩,開始孤獨的尋根之旅。不同於傳統紀錄片,【薩米之路】影像活潑,並輔以大量動畫與特效,音樂/音效與影像生動搭配。影片也以極自然地方式穿插處理薩米族的權利議題。

台灣‧客家

台灣南歌-
交工樂隊紀錄片
*2001

台灣南歌的系列影片,總共製作了九十九集,最後一集選擇交工樂隊作為系列影片的完結片。
交工樂隊這支音樂隊伍,曾被樂評人譽為「拆除創作攔水壩,奠定昕創作里程碑」,此影片的拍攝場景以交工樂隊的第七小組菸樓錄音室為主,雖然拍攝時間緊湊,但仍碰觸到交工樂隊一些核心的思想及問題,其中還調閱了與美濃人命運交關的新聞歷史場景,交互詮釋交工樂隊的音樂脈絡,把交工樂隊的創作主軸──為什麼做音樂?如何做?作給誰聽?…等問題,呈現出來。

八音
*2004

片名《八音》恰與「爸音」為諧音,而「爸爸的聲音」就是本片拍攝的母題。這是一部從年輕客家女性的角度看父親,以及父親和家人關係的紀錄片,在片中角色的互動中,也再現出客家族群間共通的一種保守、含蓄甚至壓抑的情緒氛圍。

穀子、穀子
*2006

「今年的寒假作業很特別喔。老師給我們一包穀子和一包泥土,我們要帶回去育苗,等到開學後就要插秧了……」
從插秧、除蟲、測量稻苗成長的速度、灌溉、到最後的收割,這群國小學生在手忙腳亂的培育與耐心等待過程中,心中也漸漸長出對大地的尊敬。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影片雖短小,卻是龍肚國小小朋友們共同創作的成果,在某些場景的拍攝過程中,更有全校師生一齊努力的痕跡。在台灣媒體全面性地以成人觀點論述議題時,本作品的誕生更顯珍貴。本片並於2006台灣國際兒童電視影展獲選「兒童人氣獎」。

台灣‧原住民

Pancah媽媽-築屋的女人
台灣阿美族
*2001

自花蓮春日部落出來工作的阿美族婦女多半從事著建築業的木工。總是為了生計艱苦奮鬥著,當學徒時,連鐵釘都拔不起來,到最後可以一個人扛起四尺見方的模板。她們逐工地而居,這個月在汐止,下個月在松山,不久又搬到迴龍去,從小睡在工地、玩耍的小孩,因不斷遷移,唸書時連地址都不曉得怎麼寫,因為裸露的鋼筋水泥中就是他們的棲息之地。總是在蓋別人的房子,當然也希望能有自己的房子,但願望總是看起來遙遙無期。在西部打拼的她們,雖然也許在西部落地生根,但心中最深最深的願望還是「總有一天我會再回到我的部落」。

急馳的生命-八翁翁車隊
台灣阿美族
*2001

卡車可以討生活,可以是兄弟的結婚場合,可以是許多人的歌唱舞台,急馳的卡車車隊上 ,則載著能夠發達的夢想。一天有十多小時花在路上,一週五天,幾乎沒有休息,週末就是放鬆休閒,與族人捕魚、烤肉、歌唱、歡樂的最佳時間。他們在路上奔馳,載著理想、拖著忙碌,努力打拼,希望有更好的生活。

板模裡的歌聲-檳榔兄弟
台灣阿美族
*2001

一個是板模工人,一個從事原住民表演活動,兩孿生兄弟迴谷與阿比是保存阿美族音樂的生力軍。年輕時聽到吉他優美的聲音,決心將祖先的歌曲保留下來,也譜出一些自己文化中美妙的生活情形。板模工作的單調無聊,常使迴谷一邊工作一邊歌唱,往往一日下來就可以寫出一首歌。這些在板模間創作的素人音樂家,傳承了阿美族音樂的真摯與熱誠。不論這樣的力量有多微薄,他們會一直唱下去,不忘記自己的寶貴文化。

如是生活,如是 Pangcah
台灣阿美
*2003

阿公今年94歲,仍然過著純粹Pangcah(阿美族)的生活,雖然現代文明和法令對他的生活有很大的限制,他卻依舊上山打獵、看海、編藤。
當強勢文化迎面而來,身為Kakitaan no Makutaai(港口部落的領袖)在矛盾與衝突之間,他的妥協與無助,使那微駝的身影更顯渺小。
但是他對Pangcah文化的珍視和堅持,讓他成為Pangcah文化的巨人,身為Pangcah子孫的我們,因為有了「巨人的肩膀」才能看得更高更遠。

親愛的米酒被我打敗了
台灣
*2003

在港口部落 即將進行晉升mama no kapah儀式 喝大碗酒象徵部落給予的最高榮耀 這樣的榮耀卻帶給晉升勇士的恐懼 於是 他們面見頭目勒加馬庫 問說是否可以改變這樣的傳統? 很大的生氣阿公說 難道你們不是阿美族男人嗎 忍耐你的呼吸 ㄛ…ㄛ…ah…乾了 你是勇士 你已打敗了米酒(恐懼) 你們是部落的領導。

走一趟故事 (Cilangasan)
台灣
*2003

描述一百多年前,Makudaai「港口部落」的年輕人Kafo’c,為了反抗清兵欺壓,遂將當年駐守在港口的大官林東涯殺害;經過三次戰爭之後,部落族人因為不敵清兵連番攻擊,迫不得已便由頭目Mayaw Apin率領,帶著族人前往部落西北方的Cilangasan躲藏。如今,部落裡的Lekar阿公,希望這一代的年輕人能夠走這一趟路,來紀念與緬懷先人抵禦外侮的精神。他相信,記憶是「走出來的」,只要經歷爬山走路的身體勞動,內心必然記得當年祖先走這趟路的心路歷程,逐漸刻畫,並寫在行走的身體上。

親愛的影展......
台灣阿美
*2004

從旁側寫【阿美影展】策劃及執行過程中所遭遇到的挑戰以及這樣一個影展對你我的意義。

檳榔兄弟十年記錄
台灣阿美
*2006

舞台上、麥克風前,他們是「檳榔兄弟」。舞台下,迴谷和布都上山下海做粗工,達克達是外科醫生,阿比在舞團工作。他們來自東台灣海岸旁的水璉村。這組有著家族血緣關係的兄弟/表兄弟,從未學過音樂,卻能以成熟的彈唱、創作與編曲能力自阿美族傳統土壤中種出壯麗的音樂新樹。這部紀錄片歷時十年拍攝,呈現檳榔兄弟活躍的舞台姿態、隨興而至的生活態度以及創作的方法及精神。

彩虹的故事
(The Stories of Rainbow)
台灣泰雅
*2007

泰雅族的傳說中,人死後會經由彩虹到達泰雅的天堂,而紋面是通往彩虹的唯一憑藉,此紀錄片是紀錄百歲紋面老人自己對紋面的看法,及呈現紋面老人山中平時的實際生活,再者年老的她們對己故的親人、對原鄉的思念及對即將回到彩虹的心情故事。

土地到哪裡去了? (Where Have All Our Lands Gone?)
台灣泰雅
*2007

小時作者和族老常游走在部落的土地上,族老說:「這些土地是屬於部落的。」但當作者再度回到這片土地時,發現地上插有一面告示牌,上面寫著:「私有土地,不准進入」 讓人為之一震,屬於全部落的土地,何時有了變化?本片紀錄族人對祖靈的祟敬及對土地的尊重,土地是族人的生命,族人的母親,是何種原因使這片土地權消失了呢?

馬拉卡照酒 (Malakacaway)
台灣阿美
*2007

本片紀錄了從1997年到2006年Makutaay部落三屆的「馬拉卡照」青年在祭典中的工作,從升級前的聚會和準備,第一年倒酒的生疏窘迫,第二年的漸入佳境,畢業時的了悟和不捨。
從Pangcah觀點呈現敬酒的文化與深層意義花蓮的Makutaay部落傳承了Pangcah的傳統文化和生活方式:老人家記得許多古老傳說和歌謠,年輕人的年齡組織仍堅固不衰,每年的Illisin和海祭都依古禮進行,還有其他部落不容易看見的一種族人對Pangcah文化的堅持和自信。
年齡組織是Pangcah珍貴的集體合作的文化。Makutaay部落的青年有八個年齡組織,年輕人從15歲開始加入第一年級,之後每四年升一級,「馬拉卡照」就是第六級,他們負責各項祭典的經費收集和採買,也負責倒酒。

山上
(Hla Huy)
台灣泰雅
*2007

Hla Huy是泰雅語山上的意思。小龍有三種在主流社會中不利的身份:原住民、孤兒、有前科。父母過世後,小龍在福山上的童年生活並不愉快,下山之後有一段時間以幫派和監獄為家。當他決定學好回到山上,卻發現原本住的家沒了,而身上的刺青,也讓他在找工作時充滿阻礙。小龍有一個平地女友小雨,兩人會因為不穩定的工作爭執。他喜歡到山上打獵抓魚,那是原住民的傳統,但他卻沒有辦法一直留在山上...

部落地圖:阿里山‧鄒
台灣鄒族
*2007

台灣原住民各族傳統領域究竟何在?其意涵為何?只有生活在該片土地的族人才有能力述說。部落地圖是原住民族以現代資訊設備,將部落周邊的土地、河流、森林、獵場、人文史蹟、自然生態等資料記錄下來,其中蘊藏的豐富知識是原住民族珍貴的文化寶藏。阿里山的鄒人認為從Patukuonu玉山到台南海邊的札哈姆公園都是鄒族的領域,並計畫以部落地圖來宣示主權,中華民國和台灣國,你們準備好了嗎?

希雅布書卡嫩─沒有飯吃的人
台灣達悟
*2007

本片講述蘭嶼人如何面對人的老去、生病和死亡。張淑蘭:「我是蘭嶼衛生所的護士淑蘭。這幾年,我試著去感受,族人如何去面對人的老去、生病和死亡。我忽然發現,這些和我熟悉的西方醫療概念之間,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我開始靜靜的去體會,那些我全然不熟悉的母體文化。」

回歸故土之夢
台灣邵族
*2007

邵族,世居日月潭邊,目前人數約500人,擁有獨特的文化、語言、保存完好的祖靈信仰和豐富的歲時祭儀。由於錯誤的政策,使得邵族土地被巨量剝奪,不僅生存困難,文化與母語傳承也受到嚴重干擾。1999年921大地震讓邵族瀕臨滅絕,為了讓族群與文化得以傳承,族人決心建立一個完整屬於自己的部落。本片記錄邵族人如何自力打造安置社區、重建過程的坎坷、土地被剝奪的經過以及土地被剝奪後的困境。而邵族人最終的期盼,是重回祖先的懷抱。

亞洲風暴:成吉斯汗子孫
俄國
*2004

故事描寫在戰亂中飽經磨難的一位青年,他的政治與社會意識覺醒的過程。背景設定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蒙古戰線。普多夫金將壓迫與人性的貪婪化作精采的影像語言赤裸地顯現在螢幕上,卻使此片的完整版本長期被封鎖。

音樂演化(2005年以手風琴為主題,影像館亦以音樂為主軸)

嘻哈歷史
*2005

本片紀錄了80年代紐約的South Bronx區,嘻哈文化如何興起的過程。這部不僅是嘻哈文化最早的紀錄,更揭示了在被高度商業化、庸俗化、與全球化之前,嘻哈為一種來自草根社區的文化自覺運動,是如何與在地的黑人社群緊密連結,並成為年輕黑人重拾族群自信的手段。片中融合虛構與紀實手法,風趣又考究地檢視了包括饒舌、放克、霹靂舞、碎拍(break beat)、DJ文化、以及街頭塗鴉等風格的歷史根源,以及這些元素與黑人社群的政治、經濟、與族群文化等社會結構的緊密關連。在當年輿論仍充滿疑慮的脈絡下,非但沒有妖魔化嘻哈音樂,反倒具有同理心地將其視為來自草根的一股文化運動,並正面地肯定嘻哈的盛行,大量避免了青少年幫派惡鬥,更成為凝聚社區意識的重要力量。影片包括嘻哈先驅DJ Kool Herc、Afrika Bambaataa等的珍貴訪談,對美國社會文化史與嘻哈文化有興趣者,不可錯過。

探戈大師—皮亞佐拉
*2005

大提琴家馬友友曾說,他最大的遺憾就是從來沒有見過皮亞佐拉。17歲起定居在阿根廷的皮亞佐拉,原本得意於自己古典音樂創作,但因為一句「皮亞佐拉,你的古典作品寫得很好,但真正的皮亞佐拉在探戈裡,千萬別放棄它。」的鼓勵,使他重燃探戈創作的熱情。但不走舊路的他,在他的探戈音樂裡加入了古典音樂的嚴謹和爵士音樂的即興等要素,使探戈脫離酒館配樂的刻板印象,而有了自己創新的生命,容納整個文化的厚度。本片中,導演Mike Dibb串起皮亞佐拉30年的表演史與珍貴的歷史鏡頭,及當代樂人向他致敬的演出片段。

魔鬼的手風琴
*2005

影片記錄了加勒比海音樂之父Pacho Rada在哥倫比亞加勒比海海岸的音樂之旅。他經驗了與加勒比海樂風共同成長的樂人與歌者的音樂世界。這些樂人將哥倫比亞的昆比亞(Cumbia)樂韻與鬥牛歌轉化為大樂隊形制,產生震憾的音響性,Alfredo Gutierrez也出現片中。巨星級的樂人、被稱為瓦言那多樂(Vallenatos)之王的Israel Romero,在片中與他的甥兒以手風琴雙奏彈出讓人屏息呼吸的樂曲。
雖然Pacho Rada是加勒比海音樂之父,他的成名卻是因為馬奎斯在他的小說《百年孤寂》中向Pacho Rada致敬。以手風琴與化身音樂的魔鬼對抗,贏回靈魂的吟唱詩人正是以Pacho Rada為靈感來源 。

瘋狂樂音
*2005

1966年,前衛爵士音樂家Ornette Coleman受邀為名為《Who's Crazy?》的實驗電影編寫配樂。本片紀錄他與貝斯手David Izenson及鼓手Charles Moffett至巴黎錄音的過程。在這段旅行之前,Ornette Coleman已經因為大膽地打破了爵士樂過往的編曲方式,而以「自由爵士」開創者之名而飽受爭議。
那是一個充滿各種可能性的年代。爵士樂,不再只是燈紅酒綠男歡女愛的「安全」背景,更可以是銳如剃刀、毫不妥協的前衛藝術。3位音樂家對於何謂創作自由,以及獲得這種自由所需付出的代價,做出精彩且個人的詮釋:過去的音樂典範被打破,並不代表創作者從此就毫無羈絆,他反而更急迫地需要質問,作為人,他的本質究竟是什麼?當外在束縛被解除了,人又能從自己的內在挖掘出什麼?
片中並完整紀錄了Ornette Coleman三重奏〈Sadness〉一曲的精彩演出,熱愛現代爵士者,不可錯過。

噪音?樂音?
*2005

影片的兩位主角分別是現代音樂家/理論家John Cage,以及雙眼失明的爵士吹管音樂家Roland Kirk。導演用實驗的影像風格搭配巧妙的交叉剪接,讓事實上沒有相遇,更未交談的兩位音樂家,在片中彼此辯證,互相對話。我們在片中看見John Cage宛如神秘的哲學家,不斷地在溜滑梯、玩轉輪、騎單車的過程中,唸著自己關於「聲音」概念的思考札記。片子另端,則是狀似巫師的聲音實踐者Roland Kirk,時而嘴裡插著五、六把薩克斯風同步吹奏,時而把電子器材發出的無調性聲波當作創作背景,時而分發玩具樂器給眾人,希望用業餘者共同即興參與的方式,顛覆專精才是音樂的概念。

誰是桑尼‧羅林斯?
*2005

爵士音樂家桑尼‧羅林斯紀錄片,紀錄了薩克斯風大師罕為人知的一面。羅林斯在爵士界發跡甚早,50年代便以二十出頭的天才少年之姿,與Miles Davis、Thelonious Monk、Max Roach等巨匠合作,並被認為與John Coltrane齊名。但出乎眾人意外的是,1959年突然退出樂壇,1961年復出。60年代,他開始嘗試現代爵士風格,並為了追求自我靈性,開始修習東方宗教,他在1968年二度遠離樂壇,1971年才再度復出。
總在眾人認為事業高峰之時,因為對藝術本質與自身技巧充滿疑慮,加上感慨於爵士樂總是離不開毒品、酒精、俱樂部等惡性循環,而多次急流勇退。原來那身材魁武,總大辣辣地吹著薩克斯風的音樂巨人,私下卻極為纖細敏感。那些退隱的時光裡,桑尼‧羅林斯常深夜獨自到紐約的Williamsburg Bridge上,對著急速往來、喧囂吵雜的車流,來回踱步、安靜冥想、獨自練習。他說,那是他最自在無比的私密吹奏空間。
羅林斯這段退出樂壇、自我沈澱、橋上練功的樂壇傳奇,幾乎從未被攝影機拍攝下來。正因此,導演這部紀錄了羅林斯當年二度退隱時,形單影隻地與薩克斯風佇立橋上,訴說對爵士樂大環境的不滿,以及他對自身的懷疑與反思,也就更顯得真誠珍貴。

爵士使者
*2005

爵士樂宗師 亞特‧布雷基 與他的樂團「爵士使者」,多年來一直是維繫爵士樂傳統最重要的橋頭堡。「爵士使者」就像個沒有文憑的音樂學院,孕育出無數天賦異稟、才氣秀異的新生代爵士樂手。如今已獨當一面的Wayne Shorter、Wynton Marsalis、Terence Blanchard、及今年暑假曾來台表演的Kenny Garrett,都是這所學校的優秀畢業生。無怪乎Dizzy Gillespie說 亞特‧布雷基 在爵士樂史的地位極為重要,因為「沒有人像他培育出如此多的後輩音樂家。」
這部影片紀錄了80年代,亞特‧布雷基 與爵士使者到英國,與當地年輕樂手(例如曾來台表演的Courtney Pine)合作的過程,並回顧「爵士使者」60年來的成就與貢獻。被Dizzy Gillespie譽為「火山」的 亞特‧布雷基 ,台上台下似乎總有無窮的精力。布雷基說,「因為無論好壞,爵士樂就是我們最純正的文化,也是美國真正的音樂資產。我們的使命,就是將它傳承下去。」

鴉之城(嘻哈歷史之二)
*2006

《鴉之城》是迪克.方登持續探索嘻哈文化的成果。延續第一部中對於饒舌、DJ文化等黑人社群文化呈現的考究,本片場景依舊設定在紐約的South Bronx,而焦點則集中在街頭塗鴉傳奇人物 'Brim' Fuentes,以及最早為嘻哈文化命名,人稱嘻哈教父的DJ Afrika Bambaataa。片名「Bombin’」在嘻哈黑話中意指街頭塗鴉,片中流竄著半虛構半紀實的風格,就如同嘻哈先驅者混接美國文化與各國文化的努力,觀眾有如親臨黑人草根運動的萌芽現場,可以輕鬆看待,也可拋開對嘻哈文化所有的成見,一起搖擺。

做戲、唱歌,幹啥?
(香港)
*2006

本片為黑鳥首部十六厘米紀錄片《黑鳥:A Living Song》後,持續紀錄樂隊、劇場和演出行動的自傳式紀錄片。時空上承接了八○年代中期至九七回歸當晚。影片中呈現了樂隊的自我省思,並檢視以創作衝撞社會和政治現實時所衍生的各種問題。時序性的剪接迴避了論述式的理性分析,取代的是更多感性的人文分享。

斷翅飛翔
(香港)
*2006
導演於2002年得悉黑鳥正在錄製最後的唱片《黑夜驪歌》時,所決定進行的作品。影片中紀錄Lenny到台北參加電影演講及紀錄片映演過程。其中與水晶阿達討論專輯的片段,因論及「反中國併吞」,而在放映時遭馬賽克處理。影片中更紀錄了Lenny對黑鳥過去歷史的總結,及反戰音樂會演出的片段。